第33章 蜘蛛精
loading...

“這裏應該就是當初的藥園了!”


王元澤此時心情也已經平複下來,拿著簡陋的地圖對照看了幾次之後確認已經找到位置。


不過眼下這裏同樣被樹木遮蓋,其間各種野草荊棘密密層層糾纏生長,要想找到兩種藥材也並非那麽容易,因此二人隻好慢慢搜尋。


好在這塊藥園並不大,以前也隻是外門弟子看護的普通藥材,價值不高,這千餘年廢棄之後,也並沒有什麽人前來破壞,差不多一個小時,兩人就把藥園搜完,果然沒有讓王元澤失望,不僅找到了玄參和黃精這兩味煉製培元丹的材料,而且還找到了其他幾種尋常凡間難覓的藥材。


這些藥材這千餘年下來在這裏天生地長,都是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成熟老貨,用來煉丹製藥效果強大。


因為難得來一趟,王元澤也沒客氣,將所有無涯子點到的藥材各樣都弄了不少,用不用的上暫時不說,先弄回去撐一下家底,因為清河派眼下實在是太窮了,到時候找個門路賣給其他仙門說不定還能換一些丹藥。


又一個小時之後,王元澤和蘇小蓮各自背著一大包藥材回到懸崖邊,不過讓王元澤膽戰心驚的是,那頭妖猴竟然堵在下山的路口。


“呔,你這猢猻,莫非想死!”


有了前次的經驗,王元澤裝著膽子再次指著猴子大吼。


妖猴似乎有些害怕,微微哆嗦了一下,然後不斷用爪子指著倒塌的道觀深處嗚嗚叫喚。


“這妖猴看來有事求你,你且跟著去看看!”腦海中響起無涯子的聲音。


看著這頭比自己還高一個腦袋的金剛猿猴,王元澤雖然有些腿肚子轉筋,但還是吩咐蘇小蓮放下藥材,妖猴瞬間興奮起來,連蹦帶跳的在前麵開路。


二人跟著猴子穿越了無數倒塌的青磚碎石和層層疊疊的殘垣斷壁之後,終於來到了道觀深處一處看起來保存還算不錯的建築前麵。


大範圍的牆壁已經垮塌,幾棵巨樹將整座建築都遮蔽其中。


此時深秋時節,大部分樹木都已經樹葉凋落,其中有一顆大樹上纏繞著胳膊粗細的一根紫色藤蔓,仿似一條蟒蛇一般,光禿禿的藤條上掛著幾顆金紅色的果實,散發出一股令人心醉的味道。


“咦,你運氣不錯,這是天紫藤,果實是煉製合氣丹的一味主材,眼下你有了七星金蟾,又得了此果,說不定慢慢也會把合氣丹的材料湊齊,等你開元境圓滿,此丹就有了大用場!”腦海中響起無涯子驚奇的聲音。


王元澤頓時興奮不已,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清河派果然底蘊深厚,隨便轉轉又發現了好東西。


妖猴本來準備進入建築立麵,但看王元澤站在樹下沒動,便嗚嗚提醒幾聲,王元澤用手指了一下上麵的果實,那妖猴瞬間就懂了,幾步竄上大樹,很快就將上麵的果實丟了下來。


“哎呀,慢點兒慢點!”王元澤心疼的招呼蘇小蓮趕緊把幾顆果實都找回來,解下腰間一個小布口袋裝好。


摘完果實,妖猴跳下來衝王元澤再次嗚嗚叫喚幾聲,連蹦帶跳的就從一段倒塌的牆壁位置鑽進了建築裏麵,王元澤和蘇小蓮也隻好小心翼翼跟了進去。


從妖猴的表現來看,應該是沒有什麽敵意。


裏麵雖然磚石遍布,但比起外麵那種樹藤纏繞荊棘遍地的情形要好不少,最裏麵一間大殿竟然還沒有完全倒塌,大殿之上的神龕和神像都還在,隻不過也都被荊棘遮蓋了大半,隻留下斑斑勃勃露在外麵的胳膊和腦袋,此時日頭已經偏西,陽光透過樹枝和還未倒塌的簷頂照下來,場景靜謐而又詭異,就和古墓麗影中那些場景十分相似。


妖猴此時站在了神龕前麵,對著下麵臉盆大小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不斷發出吼聲,同時揮動兩條長臂對著神龕一陣猛烈敲打,情緒非常激動和憤怒。


“你們小心,這洞裏麵有妖物!”


就在王元澤靠近神龕的時候,腦海中再次響起無涯子的聲音。


王元澤的虛汗一下就下來了。


尼瑪怎麽這山上到處都是妖怪,還讓不讓人好好尋個寶,自己隻是來找個藥材而已。


不過顯然妖猴在被王元澤嚇唬了一下之後,不僅潛意識的從血脈深處蘇醒了曾經作為守山靈獸對清河派的一絲親近,同時也把王元澤當做了一個可以求助的對象。


在妖猴的嘶吼和猛烈敲打之中,隻聽洞裏麵一陣淅淅索索如同金屬刮擦地麵的聲音,很快一條金燦燦毛茸茸的爪子伸了出來。


就在王元澤二人緊張後退之時,接連又是幾條毛茸茸的勾爪伸出來,然後一頭長著八條金黃色長腿,通體布滿五彩斑斕花紋的大蜘蛛爬了出來,整體有臉盆大小,相貌猙獰醜陋至極,拳頭大小一雙通紅的眼睛仿若探照燈一般閃閃發光。


沃日,好大的蜘蛛精!


王元澤渾身緊繃,汗毛一下全部豎了起來,而蘇小蓮更是不堪,雖然曾經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但麵對這種毛茸茸的東西還是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驚恐的哭喊轉身就逃。


蜘蛛精爬出來之後也沒多看王元澤和蘇小蓮一眼,因為二人身上的氣息它感覺不到絲毫危險,唯獨就是四肢著地在旁邊咆哮的妖猴讓它十分警惕,毛茸茸的勾爪慢慢勾著藤蔓爬上神龕。


兩隻妖精四目相對,妖猴的情緒越發暴躁,看了王元澤幾眼之後大吼一聲就撲了上去,而蜘蛛精也突然跳起來丈餘高,毛茸茸的爪子中彈出鋒利的足勾,閃爍著黑色的光芒如同鐮刀一般對著妖猴抓了下去。


“砰砰砰……”


瞬息之間,兩頭妖物便混戰在一起,劈裏啪啦之中,糾纏在空中的藤蔓紛紛折斷,神龕上的磚石也稀裏嘩啦的破碎倒塌,勾爪過處,一切都如同豆腐一樣被斬斷,而妖猴同樣力大無窮,每一巴掌落下,也是磚石粉碎,翻翻滾滾打鬥之中橫衝直撞,搖搖欲墜的大殿頓時發出哢嚓哢嚓的響聲,許多磚頭瓦片本震落下來。


“前輩,怎麽辦?”王元澤心驚膽戰的往後退。


“這頭妖蛛快要突破三階了,怕是不容易對付,不然妖猴也不會找你們做幫手,攝魂鈴雖然可以短暫的控製它一下,但並不敢保證一定能夠奏效,還是觀察一下再說!”無涯子的聲音有些嚴肅。


無涯子這麽一說,王元澤也感覺心頭毛紮紮的,有一種轉身逃走的衝動。


兩頭妖物似乎彼此很熟悉,打鬥看似很激烈,也很粗暴,但卻都沒有受傷,隻不過來回衝撞之下,大殿受損嚴重,甚至在一次撞擊中,神龕上的神像竟然被打斷了一條腿,搖搖晃晃許久之後轟隆一聲翻倒下來。


神像一倒,連帶著背後一段石牆也支撐不住垮塌下來,一個方圓丈餘的大窟窿出現在大殿中央。


“難怪這妖猴要找人幫忙了,原來是覬覦裏麵的一株血神草!”無涯子驚訝的聲音響起。


“前輩,血神草是什麽寶貝?”王元澤此時已經退到大殿入口處。


“血神草乃是煉製化靈丹的主材,一旦煉精化氣圓滿,就可以開始衝擊化靈境,但光靠本身的元氣想要溝通靈氣破開紫府非常困難,但有了化靈丹就容易的多,而這種破階丹藥本就稀少,血神草自然也是難得的天材地寶之一,當初我突破到化靈境就是因為找到了一株血神草,但此物培植極其困難,而且也十分殘忍,需要用大量妖獸或者練氣境修士的血肉,我記得當初是禁止在山門種植血神草的,也不知為何這裏還有一株!”無涯子簡單說了幾句。


“前輩,我大概猜到了,說不定這妖猴有同伴或者子女被這蜘蛛精捉來養了這血神草!”王元澤說。


“唔,極有可能,血神草一般都生長在一些煞氣很重的汙穢之地,依靠煞氣吞噬的生靈血肉生長,清河派條件不成熟,隻能用這種方法。”無涯子很同意王元澤的觀點。


“吼~~”


果然,似乎感受到血神草的氣息,妖猴的情緒更加暴躁起來,兩條鐵爪長臂舞的如同一片光影,砰砰砰砰幾下重重砸在妖蛛身上,妖蛛身上瞬間出現幾道鮮血淋漓的血痕,受到刺激的妖蛛也不甘示弱,張嘴吐出一團金光,迎風化作幾條金晃晃的絲線,一下將妖猴的雙腿纏住,然後猛然就撲了上去,兩條勾爪彈出,噗噗兩聲,妖猴心口腹部便出現兩條尺餘長的傷口,皮肉翻卷的同時,鮮血如同瀑布般灑落下來。


“嗷~~”


妖猴發出一聲慘嚎,轉身想逃但雙腿卻被纏住,噗通一聲就栽倒在地上,蜘蛛精一招得手,又是一團金光噴出,一團蛛絲將妖猴徹底困住,這才八爪劃動如同一片光影從神龕上跳下來撲向妖猴。


“當~~”


就在妖蛛落地之時,突然一聲輕靈悅耳的鈴鐺聲響起。


妖蛛一震,如同渾身被抽掉了骨頭一般吭哧一下栽倒在地上。


“吼~~”掙紮的妖猴得到了逃生的機會,兩條粗壯的手臂往外猛然張開,噗噗幾聲,指頭粗細的金色蛛絲便被嘣斷,接著妖猴又刷刷幾下扯斷了捆住雙腿的蛛絲,翻身躍起撲倒妖蛛背上,張開大嘴露出鋒利的獠牙狠狠咬在妖蛛的背上。


“吱~~~”


妖蛛發出一聲劇烈的慘叫,八條長腿支撐起來,驚恐的看了王元澤一眼背著妖猴就往窟窿裏麵爬去。


“當~”


又是一聲鈴鐺響起。


爬動的妖蛛腿爪一軟再次栽倒下去,和妖猴一起滾入了黑漆漆的洞窟裏麵。


“吼~~”


洞窟裏麵再次響起妖猴的狂吼,接著又響起吱吱的聲音,繼而又是轟轟轟轟的激烈打鬥聲音,洞窟四周的磚石泥土稀裏嘩啦往下掉。


王元澤也不敢湊近觀看,隻能心驚膽戰遠遠看著,但其實什麽都看不見。


足足過去十多分鍾之後,洞窟之中的聲音才慢慢減弱,又是七八分鍾過去,隨著嘩啦嘩啦一陣聲音,一隻毛茸茸的長臂從洞窟邊緣伸了出來,然後一隻渾身傷痕的妖猴慢慢爬了出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