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妖猴
loading...

男女搭配,幹活兒不累。


說說笑笑之間,整理出來一大堆關於藥材和煉丹的材料,雖然大部分都殘缺不全,更多的毫無用處,但王元澤也根據這些資料畫出來幾張圖紙,上麵密密麻麻標明了各種藥材的名字,甚至還找到了當初養殖七星金蟾的位置,竟然就在上次抓到金蟾不遠處。


“對了,你是不是還會製符?”王元澤一邊畫圖一邊漫不經心的問。


蘇小蓮臉色微微一變趕緊站起來,滿心忐忑的說:“是,青蓮的確會一些製符之法,但都是些凡俗紙符,恐怕入不得掌門法眼!”


王元澤無所謂的擺擺手,“不要緊張,坐下來吧,我對紙符不感興趣,隻是當日看見你房間遺落下來幾張空白符紙,因此比較好奇而已。”


蘇小蓮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坐下來,“掌門問起,青蓮不敢隱瞞,製符之術乃是我家祖傳,先祖曾是龍虎山外門弟子,便被允許傳承了一本符書,十多年前家中突遭大難,合家十餘口都被仇家殺害,當晚家父急切之下動用唯一一張遁符將我送走,因此隻有青蓮一人逃脫,那本符書也被我帶了出來,雖然有符書,家父在時也曾經教過我製符之法,但青蓮資質愚鈍,這些年也不過能畫三種紙符,並沒有什麽大用,其實青荒六煞也是看我會符數,這才收留我……”


聽完蘇小蓮的話,王元澤放下毛筆笑著說:“那符書可還在你手上?”


“在在,符書我藏在山腰的山洞之中,明日便取來送給掌門!”蘇小蓮趕緊點頭。


“放心,我也不是覬覦你祖傳的符書,等你踏入仙道,成為真正的仙人,這凡間的符紙便半分沒有用處,我隻是略微有些好奇而已。行了,今天差不多先這樣,明日一早我們先去旭日峰尋找伏地玄參和黃精,若是順利,五六天就能找齊煉製培元丹的材料,夜深了,你也趕緊去休息吧!”


看看窗外,此時已經是深夜了,王元澤打著哈欠不想再弄了。


“是,青蓮送掌門回房間!”


一番相處,蘇小蓮的心態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對王元澤的態度在恭敬之中也多了許多溫柔,眼眉間竟然流露出一種嬌媚的滋味,把王元澤送回房間之後幫忙整理被褥,甚至還想幫忙寬衣解帶。


可惜今時不同往日,王元澤也沒有了自薦枕席活命的想法,即便是知道這個女子有陪睡的打算,他也沒有半分心動。


眼下山上就七個人,蘇小蓮武功最高,一旦自己和她發生了關係,就會丟了威嚴,以後許多事恐怕就不太好辦了,特別是自己身上還有無涯子這個秘密,更不能讓她知曉。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起床之後王元澤就去看望那個墨門少女,但情況並沒有絲毫的好轉,甚至情形更加嚴重起來,臉上毫無血色,口鼻之中都是幹枯的血漬,呼吸也極其微弱。


“看來真的沒救了!”王元澤遺憾不已。


這小妞年紀不大,膽子不小,竟然敢一個人去殺兩個仙人。


可惜即便油盡燈枯的仙人也不是凡人能夠輕易幹掉的。


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無論是袁華林秋雅還是這墨門少女,最後都沒一個討到好,笑到最後的隻是王元澤而已,


吃罷早飯,吩咐清風明月四個好好照顧牛道士和墨門少女,王元澤和蘇小蓮收拾了一下行李,帶上食物飲水和一些應急的傷藥紙符之後出發。


本來王元澤想把少女的那把加加加大號的鐵箭弩槍帶上的,可惜裏麵機關複雜,昨天研究了個把小時也沒弄清楚,何況裏麵的箭矢已經用盡,因此隻能作罷。


……


清河派山門廣闊,縱橫至少百餘裏,朝陽峰最高,一峰獨秀。


四周還有七八座山峰高矮不一。


這些山峰之間有山嶺溝壑,有懸崖峭壁,因為千餘年逐漸破敗,四周山峰上那些長老弟子居住的道觀院落早已被古樹藤蔓占領,湮沒在密林之中垮塌崩潰,隻剩下了長滿荊棘青苔的殘垣斷壁。


旭日峰距離朝陽峰最近,而且同屬於一座山嶺,山上原來本有道路相通,不過眼下早已被落葉荊棘遮蓋,隻能憑借感覺慢慢尋找。


山風呼嘯,落葉繽紛,山林雖美,但時不時響起的虎嘯猿啼,讓王元澤還是心驚肉跳。


一路小心翼翼戰戰兢兢,足足兩個時辰之後,王元澤和蘇小蓮才滿身汗透的來到了旭日峰腳下,此時太陽已經當頭,半天時間已經過去。


看著前麵陡峭懸崖上麵的一段殘垣斷壁,兩人終於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根據記錄,這座建築是旭日峰上外門弟子平日修行的地方,而藥園就在附近,再往上,山腰處是一些內門弟子修行的場所,至於山頂的道觀,那是門派長老們的住所,他們平日都不出門,即便是要出門,也都是騰雲駕霧高來高去,外門弟子根本就見不到蹤影。


懸崖陡峭無比,開鑿的石梯已經被落葉荊棘和苔蘚覆蓋,而且大量古藤如同蟒蛇一般糾纏在一起,如同藤網直接將上山的路徹底封死。


上山無路,兩人隻能攀援著這些荊棘古藤慢慢往上爬,又是一個小時之後,兩人才終於爬上數十丈高的懸崖。


眼前是一片還算平坦的區域,一座規模不小的道院早已垮塌的不成樣子,隻能看到古樹枯藤之中垮塌的磚石,而且四周到處都是蛇蟲鳥獸淅淅索索的聲音,王元澤手軟腳軟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青蓮長老,我們吃些東西休息一下吧,藥園已經不遠了!”


蘇小蓮趕緊打開包裹,取出麵餅肉幹和水筒。


就在兩人吃喝休息的時候,王元澤腦海中突然想起無涯子的聲音:


“小心,有妖獸靠近!


“妖獸?”


王元澤一抖,嚇的麵餅和水筒都掉到地上。


而王元澤驚呼而出的妖獸兩個字,也把蘇小蓮嚇的臉色蒼白,一把抓起寶劍站了起來。


普通野獸,哪怕是虎豹這類猛獸,在武功高手眼中,也並不是那麽可怕,甚至還專門有獵人到處獵殺猛獸為職業。


但妖獸就不一樣了,妖獸已經有了些許的靈智,知道吞噬一些草藥或者其他物品能夠增強實力,就像人練武一樣,變得比普通猛獸厲害不少。


一階妖獸,至少要後天境的武功高手才能對付,強大的甚至先天高手才行。


而二階妖獸已經開始進化,就和練氣境的修士差不多,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比如釋放一些近似於法術的攻擊,這種妖獸凡人已經無法抵抗,剛練氣入門的仙人遇上也隻能屁滾尿流的逃跑。


“哢嚓!”


就在兩人心驚膽戰之時,隻聽一聲樹木斷裂的聲音,隻見不遠處的廢墟之中樹木一陣劇烈搖晃,仿若有一頭猛獸正從密林之中橫衝直撞而來。


“吼~~”


隻聽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兩人眼前一花,猛烈搖晃的參天樹林之中,一頭接近兩米高的人形怪獸跳了出來,轟的一聲就砸在距離二人不到十米的位置。


二人張皇後退,但幾步之後就是懸崖。


這是一頭巨猿,渾身赤褐色的皮毛,眉心一塊白色斑紋,高額凸眉,巨嘴獠牙,雙臂垂地,仿似傳說中的金剛一般。


“吼~~”巨猿似乎對於王元澤二人進入它的領地非常不滿,再次衝著二人大吼,長臂一揮,一顆碗口粗細的小樹被打斷,噗噗啦啦的殘枝斷葉四麵橫飛,一股令人心驚膽戰的恐怖氣息撲麵而來。


“臥槽,完蛋了!”


王元澤瞬間心頭發涼。


早上出發到一直走到這裏,山林中遇到了不少動物,甚至野狼黑熊都看到過好幾次,但都有驚無險的躲過,而且許多動物看到人類也都會避讓,不會主動攻擊,但眼下這可是一頭妖獸,看起來霸道凶殘猛一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果然是一頭妖猴,青蓮不是對手,還請掌門出手。”


蘇小蓮雖然開始有些驚恐,但想到王元澤可是剛剛打敗過兩個仙人的存在,心底竟然很快平靜下來。


王元澤腿肚子打了個哆嗦,但想到腦袋中還有一個大boss,因此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一步擋在前麵,同時在腦袋裏麵溝通:


“前輩,這妖怪還得您出手才行!”


“唔,昨天對付那兩個小家夥消耗太大,眼下若是出手肯定會再次沉眠,這妖猴看似凶猛,但並非純野生品種,應該是當初山門遺留下來看守山門的靈獸,隻不過繁殖無數代之後有了野性,你不要表現的太過害怕,嚇唬它一下說不定就跑了!”


呃!王元澤心頭再次一顫,但想到無涯子也不會騙他,於是壯起膽子再次往前兩步,抬起手中的寶劍指著妖猴:“呔,你這猢猻難道眼瞎,竟然敢嚇唬本掌門,若不速速退去,本掌門拿你去山門受罰!”


“吼~”妖猴再次吼了一聲,但這次聲音明顯小了很多,情緒也有些焦躁不安起來。


王元澤一看有戲,頓時膽子大了不少,再次往前一步大吼:“還不退去更待如何?”


“嗷嗚~”妖猴發出一聲嗚咽,竟然往後退了幾步。


“好了,它害怕了,老夫用這攝魂鈴再嚇它一下,必然奏效!”


無涯子說話之時,王元澤眉心黑光一閃,隻見一個漆黑的小鈴鐺浮現出來,然後輕輕搖晃發出當的一聲,妖猴噗通一聲就栽倒地上,片刻之後爬起來,驚恐的看了王元澤一眼轉身就逃,隻聽稀裏嘩啦一陣樹枝搖晃,四周轉瞬便恢複了平靜。


“呼~~”


王元澤抹一把額頭的虛汗。


“掌門好厲害!”蘇小蓮激動的臉色漲紅,看著王元澤滿眼都是小星星。


“青蓮長老說笑了,這妖猴本是清河派以前看守山門的靈獸後代,不過眼下有了野性,隻能暫時把它嚇走,我們還是趕緊去找藥園吧!”王元澤強忍著噗通噗通亂跳的心幹笑。


嚇走了一頭妖獸,蘇小蓮的膽子一下大了很多,仗劍在前麵賣力開路,很快兩人便繞過了這片廢棄的道觀,來到觀後一片平坦開闊的地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