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日夜操勞
loading...

……


回到山頂,太陽已經偏西。


這一來一去花了四個多小時。


王元澤雖然累的手軟腳軟,但還是心情很暢快。


這一趟不僅解決了袁華和林秋雅,還得了一個儲物袋,算是圓滿達到了目的。


而蘇小蓮的歸服,也讓他多了一些底氣,畢竟山上老老少少六個男人生活還是很艱難的,蘇小蓮怎麽說也算是一個武功高手,而且江湖閱曆不凡,有她相助,以後許多事做起來也順手的多。


被袁華打暈過去的牛道士已經蘇醒過來,雖然有些筋骨受損,但身體並沒有大礙,修養一些時日也就康複了。


眼下最麻煩的就是墨門的這個少女。


受傷比較嚴重,在袁華的自爆衝擊之下五髒六腑乃至魂魄都遭到重創,雖然有青荒七煞留下來的許多江湖救急的藥物,但這些藥物也都隻能治療普通的拳腳刀劍的傷勢,對於仙元造成的創傷幾乎無能為力,因此安排道童和蘇小蓮給她服藥之後,雖然暫時還不會死,但看來也沒啥希望。


忙忙碌碌很快天黑,王元澤連驚帶怕的度過了一天,吃了一頓簡單的晚餐之後早早的回房間休息。


因為王元澤霸占了蘇小蓮的房間,因此蘇小蓮便收拾了另外一間房子歇息,不過好在剛好山下送上來許多衣物被褥,她還是非常感激和滿足。


其實王元澤也沒睡,而是讓無涯子幫忙打開了袁華的儲物袋。


此時床上零零散散堆了不少物品,除開兩張被搶的蟾蛻之外,有金銀玉石、玉符瓷瓶和一些亂七八糟的物品,王元澤基本上都不認識,其中大部分在無涯子看來都是垃圾貨色,隻有少數兩樣他還看得入眼。


一是玉瓶中的一種淡綠色丹藥,叫做小元丹,是仙門最常見的補充元氣的丹藥。


另外就是一粒指頭大小赤紅如豆的野果,叫做浮生果,不過這粒果子並非仙人用的,而是給凡人用的,吃下之後配合道家功法,有兩三成幾率打通任督二脈,成為武功高手,若是用來煉成培元丹,則有五成以上的幾率打通奇跡八脈,一步跨入武術宗師境界,成為先天高手。


若是達到先天境界,輔以玄門功法,煉精化氣幾乎水到渠成。


因此這培元丹號稱仙丹之下第一品,是凡間江湖中最受人追捧的丹藥,沒有之一。


後天境界的高手,在江湖已經屬於絕頂的存在,而超越後天的先天高手,在江湖更是是鳳毛麟角,每一個都是武林中的扛把子,力負千鈞日行千裏,無病無災百毒不侵,已經有些仙人氣象,就連朝廷都得籠絡巴結。


甚至許多仙道門派的入門弟子都幹不過這些先天高手。


正因為如此,不管是各國朝廷還是江湖門派甚至是各仙門道場,都將培元丹視作非常重要的戰略物資。


而且對於江湖人物來說,一旦突破到後天境界,也便有了一絲尋仙問道的機會,許多仙門道場在收徒的時候,除開對於有靈根的人非常注重之外,對於這些資質比較好的凡俗高手也很籠絡,願意收做外門弟子,傳授一些練氣入門功法或者簡單的法術,練的成練不成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種人多了,門派在凡俗的勢力也會變得很強大,借這些凡俗的勢力,一些事情做起來也就順手的多。


仙凡兩道看似隔的很遠,但其實依舊緊密相連,相互之間結合的很深,隻是沒有接觸過的普通人不了解罷了,這就像商場一樣,還是一個層次和圈子問題。


百萬富恩和億萬富翁,接觸和了解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而對於眼下的王元澤來說,雖然他已經有了強大的修仙功法,但培元丹對他依舊有莫大的吸引力,若是眼下有這樣一枚丹藥,再輔以衝虛真經,或許很快就能進入練氣境,以後再遇到青荒七煞這種渣渣抬手就滅了,即便是袁華這種心懷不軌的仙門弟子,自己也有了一戰之力,起碼不會像這次一樣狼狽到不堪一擊的地步。


在得知了培元丹的功效之後,王元澤很不服氣的把儲物袋中的所有東西都挨著仔細檢查了好幾遍,發現的確沒有,唯獨有用的就是這顆浮生果。


看王元澤鬱悶神情,沉默中的無涯子突然開口說:“其實有了這枚浮生果,還是有機會煉成培元丹的,餘下還需幾味藥材,說不定在山門附近都能找到。”


王元澤苦笑搖頭:“找到這些藥材有什麽用,我們沒人會煉丹啊!”


虞無涯歎氣:“想老夫堂堂天仙,竟然眼下為一粒凡丹操心,若是仙丹,老夫沒把握幫你,但區區凡丹,何須煉製,隻要你找齊了藥材,用瓦罐也能熬出來!”


“用瓦罐煉丹?”王元澤嘴巴張開,下巴都差點兒脫臼了。


“凡丹而已,隻是有些雜質無法清除罷了,功效肯定沒問題!”虞無涯肯定的說。


“那就好,隻是不知道剩下還差幾種藥材?而且山門這麽大,也不知道在哪些地方能找到?”王元澤欣喜不已。


“唔,當初創辦清河派,除開主峰朝陽峰之外,四周還有不少藥園,這培元丹算是一種常見丹藥,除開三日浮生草很難培育之外,幾種藥材都有種植,我記得南麵的小青峰有玄參和黃精,東麵的旭日峰有九轉菩提根,剩下三味分別是滴水蓮、歸元和通心草,都是常見藥物,你查閱一下山門典籍說不定能夠找到位置,實在不行就挨著去慢慢找,橫豎不過七八味藥,浪費不了多長時間。”


“前輩說的是,我這就去看看有沒有記載!”


王元澤覺也不睡了,將床上的一堆東西都丟到床頭,然後下床去隔壁的書房。


無涯子一提醒,他真的想來一些,因為今天早上他還翻看典籍尋找煉製合氣丹的方法,似乎見到過一些相關的內容。


天色已經很晚了。


牛道士和清風明月等四個小道士每天都睡的很早,眼下各自房間裏也都靜悄悄的沒有聲音,隻有蘇小蓮的房間還亮著油燈。


王元澤也沒打攪,披著一件棉袍子端著油燈走進書房,關好房門之後開始仔細的翻看起來。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功夫不負有心人,王元澤雖然沒有找到煉丹的方法,的確還是找到了一些關於清河派藥園的記錄,雖然不全,但方位和種植的一些品種大致有了眉目,王元澤用一根禿毛的毛筆畫了一幅簡易的地圖,然後標注上自己要找的藥材。


“篤篤篤……”


房間的門被敲響。


“誰啊,這麽晚了還不睡?”王元澤有些莫名其妙。


“掌門,是奴家,眼下已經天寒夜深,我泡了一壺熱茶給您送過來!”外麵響起蘇小蓮的聲音。


王元澤頓時有些古怪起來,這黑燈瞎火大半夜的,又是孤男寡女,莫不是她想完成上次那件事。


不過想歸想,王元澤還是把門打開,就看著蘇小蓮穿著一件薄薄的秋衫站在門口,端著一個茶盤,上麵放著一把古舊的茶壺和一個粗陶茶杯,茶壺口還有嫋嫋的熱氣,散發出來的溫度和茶香讓他都感覺到心裏竟然有些溫暖。


女人到底心細一些,在山上呆了個把月,牛道士和四個小道童可從來都沒這個覺悟幫自己這個大掌門泡茶,一般是自己吩咐啥做啥,不吩咐的時候簡直就是四個小二哈,在道觀裏麵到處亂竄。


“進來吧!”王元澤點頭,蘇小蓮進屋後把茶盤放在書桌上,轉身又把房門關上,搖晃的油燈這才慢慢穩定下來。


“掌門每天都睡的這麽晚了嗎?”蘇小蓮斟上一杯熱騰騰的茶水之後,恭恭敬敬的站在書桌旁邊。


“嗯,我秉承祖師無涯子的吩咐,要重建清河派,但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兩個龍門道場的仙人前來搶奪寶物,我差點兒就打不過他們,清河派眼下就我們幾個,都還是些凡夫俗子,沒有實力怎麽在仙門立足,因此我打算整理一下門派典籍,把急切能用的東西都規整起來,這樣才能慢慢積累實力!”


“掌門日夜操勞,奴家卻幫不上什麽忙,若是有用到奴家的地方還請盡管吩咐!”


“嗬嗬,你如今入了清河派,不用如此稱呼,以後就叫青蓮長老好了,重整清河派的事自然需要你多多幫忙,你既然還沒睡,那就幫我翻看這些典籍,把種藥和煉丹的都先找出來,然後歸集在一起,日後查看也方便一些!”王元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熱茶,感覺一股熱氣瞬間遊遍全身,秋夜的寒涼也瞬間消退了不少。


“是,謝謝掌門賜下法號!”蘇小蓮驚喜不已,然後小心翼翼的問,“掌門這是準備先從種藥開始嗎?”


“不錯,我清河派傳承兩千餘年,朝陽主峰和四周七八座山峰都是山門範圍,當初開辟有數十處藥園,種植有不少煉丹的珍貴藥材,雖然眼下破敗,但應該還是有不少存留下來,若是能夠找到並開園種植,以後門派也多了一樣儲備,眼下山上加上你我一共七個人,但幾乎都是凡人,我打算先收集煉製培元丹的材料,若是能夠煉製一些培元丹,大家服下之後打通全身經脈,即便不會仙術,起碼實力也會大增,至少在這山門附近來去也方便一些!“


“培元丹!”蘇小蓮捂嘴驚呼,在寂靜的黑夜中聽起來極為清晰。


“嗯,培元丹雖然不入品階,但在凡丹之中也算不錯!”王元澤端著茶杯微微點頭。


蘇小蓮激動的嬌軀亂顫,飽滿的胸脯急劇起伏。


聽王元澤口氣,這培元丹也有她一份。


培元丹啊,那是多少武林高手夢寐以求的仙丹靈藥,聽說隻需一粒,就能造就一位先天高手。


青荒七煞縱橫江湖數十年,馬嘯風打通任督二脈十多年,也不曾得到過,這種丹藥一旦在江湖現身,立刻就會引起軒然大波。


但沒想到自己今天剛剛歸服清河派,竟然就有了培元丹。


雖然眼下還未到手,但看王元澤這種輕描淡寫的說法,那自然是唾手可得。


瞬息之間,蘇小蓮心中最後殘留的一點兒恨意也煙消雲散。


而激動之後,蘇小蓮也知道要拿到培元丹,自己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因此便也坐在旁邊幫忙翻看典籍,記錄位置,同時王元澤也詢問一些江湖消息和青荒七煞以前的經曆。


特別是詳細詢問了定魂珠的事情,不過蘇小蓮也不太清楚,隻能把當日馬嘯風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那龍門山的大師兄秦鋒果然是被馬嘯風殺了!”


聽完王元澤有些唏噓,同時也感慨自己穿越真的是運氣,當日若不是馬嘯風使用定魂珠,估計自己就不可能穿越。


“那黑沙之地你可熟悉?”王元澤問。


“黑沙之地在東南方向,距離清河鎮差不多三千裏,在南陽國和宋國交接之處,那裏有一片地寸草不生,縱橫不下千裏,荒野連綿隻有黑色的細沙,這種黑沙據說帶有一種死亡之氣,什麽東西沾上都會慢慢枯死,不過在黑沙之地之中會出產一些特殊的草藥果實,價值不菲,藥門會長期收購,而聽說在黑沙之地深處,還有更為珍惜的物品,仙門都為之爭奪,至於是什麽卻無從知曉,據傳那黑沙中央有一眼冥泉,直通南荒冥海,偶爾還會有可怕的冥獸鑽出來,連仙人都無法對付……”


“原來是這樣?”王元澤反正也不懂,隻能裝模作樣的點頭。


這些資料紈絝小世子的記憶中並沒有,也隻有青荒七煞這些縱橫江湖的人才大致了解清楚。


若是猜的不錯,恐怕龍門山那位大師兄是在黑沙之地深處受了傷,才被馬嘯風撿漏得到定魂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