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物壯則老
loading...

“都是垃圾,丟了吧,帶上山隻會留下把柄!”腦海中響起虞無涯的聲音。


“丟了多可惜!”王元澤十分不舍,特別是儲物袋,這東西他兩世為人,還是第一次看見。


“垃圾就是垃圾,想當年我的第一把劍就是寒星隕鐵,這劍不過是稍微好一點兒的凡鐵罷了,還有這儲物袋,也是最垃圾的品階,隻有數尺見方,放個火鍋都嫌擠!“


“火鍋?”王元澤張大嘴巴。


“嗯,好懷念當年和恩公一起吃火鍋的歲月,唉!罷了,你要留下就留下吧,以後惹來麻煩可別怪我沒提醒!”虞無涯歎口氣不再說話。


王元澤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依依不舍的將寶劍丟入了不遠的懸崖之下,至於兩具屍體也不打算埋了,這荒山野嶺野獸如麻,等不到晚上就會被吃的屍骨無存,完全是一群大自然的清潔工。


就在王元澤準備離開的時候,蘇小蓮趕緊跟上來說:“掌門,其實這裏還有一個人!”


“還有一個?”王元澤嚇了一跳。


“是,一個墨門的人,先前龍門山的仙人自爆精元,就是因為被墨門的人逼到了絕境,我當時也不敢露麵,躲在附近看的清清楚楚!”


“人呢?”王元澤趕緊問。


“在那邊的樹林之中!”蘇小蓮指了一個方向,王元澤立刻緊張起來。


“膽子像螞蟻,那不過是一個凡人罷了,已經昏迷!”腦海中響起虞無涯的聲音,王元澤這才放下心來,收起寶劍大步往空地邊緣走去。


果然,在距離數十米開外一堆殘枝敗葉和碎石之中,一個皮開肉綻的男子正蜷縮成一團躺在其中。


“是他?”王元澤一下認出了這個壯漢。


“咦,有點兒意思,竟然是個女子!”腦海中響起虞無涯驚訝的聲音。


“前輩,您眼睛沒壞吧,這明明是個五大三粗的爺們兒啊!”王元澤本來打算說你是不是眼瞎的,但對比了一下武力值,感覺自己還是用語文明點兒比較好。


“嘁,你才眼瞎,此人外麵罩著一層很奇怪的甲胄,竟然有些眼熟的樣子,不過做工粗陋不堪,你把他的甲胄扒開就能看到真身了!”無涯子明顯知道王元澤的心理活動,但也沒生氣。


此時蘇小蓮已經把四周的荊棘石頭都搬開一些,王元澤看的仔細,發現的確有些不正常。


此人身上皮開肉綻,許多地方似乎骨頭都露出來了,但竟然渾身上下一點血跡都沒有,再仔細一看,果然不是正常血肉,就像一層層疊在一起的橡膠海綿,裏麵的骨骼還有散發著一些金屬的光澤。


“掌門,方才我也聽此人說了,此甲叫做天胄乾元甲,竟然能夠抵擋仙術攻擊!”蘇小蓮目睹了方才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兩人的對話自然也是聽的清清楚楚。


“天胄乾元甲,好大的口氣,看來墨門這些年還是有些長進,不過此女受了重創,五髒六腑都已經受損,若是不及時治療,怕是很快就完蛋了,你要麽趕緊帶她回山救治,要麽撒手不管,墨門的人可是很難纏的!”虞無涯淡淡的說。


王元澤猶豫了一下,還是和蘇小蓮兩人將壯漢抬到空地上,然後把壯漢翻來覆去的檢查一番,最後還是在虞無涯的提醒下,在後腰位置找到了一個奇怪的卡扣,打開卡扣之後,包裹在壯漢身上的這件厚厚的甲胄終於有些鬆動,然後廢了老鼻子勁將甲胄脫下來,竟然露出來一個短裙抹胸幾乎赤身裸體的少女,與先前的壯漢相比,完全就像美女和野獸的區別。


“咕咚~”王元澤眼睛放光的咽了一把口水,但很快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脫下來的天胄乾元甲上。


他絕然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高大壯實的漢子竟然是個如此嬌小的少女,而這甲胄材質也很奇怪,厚有兩三寸,外麵布滿了奇怪的花紋,很輕很軟不說還卻韌性十足,關節和脖頸位置竟然都看不出絲毫接口,若不是因為破碎的緣故,他絕對看不出來是一層甲胄,無論顏色還是材質,就和人的皮膚相差不大,用手中的寶劍竟然都割不開。


“蘇姐姐,這甲胄你見過沒有?”王元澤一邊看一邊嘖嘖讚歎。


“沒有,墨門是一個很神秘的組織,平日並不與凡俗之人打交道,而且聽聞門規極其嚴厲,我以前隻是聽聞,但從未真正接觸過!”蘇小蓮回答。


“別看了,墨門這甲胄和神族的神甲有些相似,但隻得其形不得其神,垃圾裝備罷了,此地不宜久留,你還是趕緊回山門安全一些!”腦海中無涯子提醒。


“前輩,您說的神族到底是個什麽種族?”


“這些還不是你眼下需要了解的事,山海古國廣袤無垠,種族也是千奇百怪,等你以後有能力離開神州,自然慢慢都會知曉,現在還是保住小命最重要!”


好吧,王元澤知道自己又被鄙視了。


但也心知肚明,眼下自己的確就是個戰五的渣渣,因此隻能遺憾的丟下破破爛爛的甲胄站起來,心頭一轉讓蘇小蓮把這套甲胄拿到空地不遠的樹林中找個地方埋起來。


蘇小蓮雖然不知王元澤想幹什麽,但還是很順從的在空地不遠用寶劍掘了一個坑,將一堆破爛不堪的厚甲放進去埋好,等她從附近找到少女的武器回來的時候,王元澤已經脫下自己的道袍蓋在了少女身上。


看著這把加加加大號火神炮一般的奇怪武器,王元澤驚訝無比的接過來觀看一番,大致明白是一種弓弩,和前天在清河鎮看到的神火筒有點兒類似,隻不過是純機械裝置,但做工和精密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這東西一看就是高檔貨,很有一些蒸汽朋克那種黑暗風格的感覺。


“掌門,這個女人救還是不救?”蘇小蓮小心翼翼的問。


“當然要救,這荒山野嶺的丟在這裏她必死無疑,走吧,回去再說!”


……


距離清河鎮萬裏之外的大周國都城洛陽,正南,有龍門山。


龍門山和清河鎮附近的山嶺皆是秦嶺餘脈,同屬伏牛山係,不過龍門在北,清河在南,因為隔著綿延數萬裏的伏牛山主脈,因此氣候截然不同。


此時的清河還是滿山黃葉秋意正濃,但龍門山已經大雪紛飛漸入寒冬。


神州大地,所有的地名和王元澤所知的曆史地名大多沒有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彼此之間的距離擴大了無數倍,而那座矗立在洛水河畔並不算高大的龍門山,同樣被放大無數倍,成為一片高逾萬丈的崇山峻嶺,那綿延起伏的巍峨山嶺之中,奇峰迭起白雪皚皚,雲霧繚繞之中,時常會露出一些金碧輝煌古香古色的道觀廟宇,那就是人間傳說的龍門道場仙人的居所。


這些仙門高高在上,凡人不得一見,裏麵的仙人也都是飛天遁地之輩,很少在凡間現身,偶爾砍柴的樵夫,采藥的山民能夠看到那驚鴻一瞥的仙人蹤影,如同流光一般騰雲駕霧來去。


龍門山最高接聖峰上,有一座宏偉無比的建築,這裏就是龍門道場的山門核心所在,山門曆代祖師都在這裏修煉,幾大長老和核心弟子也都是這裏的常客。


這一日,山頂大雪紛飛萬籟俱寂,山頂長老院一間靜室之中,一位身材瘦高,身穿八卦紫金道袍,須發銀白仙風道骨的老者突然睜開眼,手指微微一掐立刻開口:


“門外何人值守?”


“啟稟三長老,弟子許年今日值守,還請長老吩咐!”一個身穿白色道袍的年輕人推開房門進來。


“速去養魂殿看看內門各峰弟子的神魂禁牌有沒有動靜!”


“是,弟子這就去!”


年輕人退出房間,抬手丟出一把飛劍,跳上去化作一道流光往另一座山峰而去,片刻之後,一道流光疏忽而至,年輕人從飛劍上一躍而下衝入房間,臉色有些發白的稟報:“三長老,三師兄袁華和龍首峰門下林秋雅師妹的神魂禁製牌突然全都碎裂,想來已經遭遇不測!”


老者眉頭一皺再次掐指推算片刻,眼中的殺機一閃即逝,“你速去一趟南陽,位置大概在清河道場附近,袁華和林秋雅乃是老夫安排去打探十年前秦鋒失蹤一案,沒想到他們竟然也都遇難,可見有人專門針對我們龍門道場,此事必須查個水落石出,為了安全起見,你帶上兩位同門作伴,另外去丹堂各自領取十枚小元丹,老夫這裏還有兩道雷符、三道護身符、一道斬元符,你且收好以備不時之需,切記小心行事,一定要將此事打探清楚,此事若是辦好,老夫賞你一枚真元丹,老夫到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敢與我龍門道場為敵!”


老者手指一彈,六張各種顏色的不同玉符便漂浮在年輕人麵前。


“是,弟子這就去打探!”白衣青年滿臉驚喜的將玉符都收入儲物袋中,然後喜滋滋放出飛劍化作流光瞬間離開主峰。


兩位開元境弟子死亡,對於家大業大的龍門道場來說並不重要,但這個兆頭卻非常不好。


特別是十年前失蹤的內門大弟子秦鋒,手中尚有一件從南荒送來的重寶,對於門派來說至關重要。


龍門派的修仙功法出自清河派,然而並不完整,煉氣化神就是頂點,根本就沒有煉神還虛的修煉方法,突破的方法更是沒有。


大長老青陽子靈境已經一千二百餘年,年齡接近一千五百歲,但化神之後再無寸進,已經卡在化神巔峰近五百年。


修煉一途有若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道經有雲:物壯則老,是謂不道。


而修煉也是如此,當修煉達到了一種最強大的狀態,若是無法繼續突破煥發生機,就必然開始老化衰退,所以往往最強大的時候,也是最危險的時候,這就是天道,不能進入太上之境,便無人可以抗衡。


因此沒有煉神還虛的功法,就是龍門派的死穴。


眼下龍門派看似輝煌,但其實已經開始搖搖欲墜。


青陽子如此,剩下四個進入煉氣化神境界的長老同樣如此,雖然他們還沒到大長老的境界和地步,但也不得不暗中開始籌謀自己和門派的將來。


因此旁門左道之術便成為了幾位靈境長老的目標,這枚定魂珠,就是門派費盡心思從神州之外獲得的一種突破方法,隻是這方法過於陰狠毒辣,他們也不敢親自出麵,隻能讓門下弟子去跑腿。


結果這就接二連三的死了兩個徒弟,還搭上了一個龍首峰的女弟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