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天胄乾元甲
loading...

原始荒寂的一處密林之中,一個渾身氣息淩亂臉色蒼白的年輕男子正從厚厚的枯枝敗葉之中慢慢爬起來。


“噗~”


男子剛搖搖晃晃爬起來,張口就噴出一口鮮血,然後摟著一棵樹幹喘息了許久之後驚恐的四周辨認了一下方向,然後一邊吐血一邊踉踉蹌蹌往不遠處樹枝掉落的地方而去。


很快,他就走到了幾根枯枝折斷的地方,隻見幾根盤根錯節的巨大樹根之間,一個綠裙女子用一個非常扭曲的姿勢躺在地上。


“師妹~師妹~”男子使勁搖晃女子,許久之後女子身體才微微抽動了幾下,慢慢睜開眼睛。


“師兄,我們……我們這是在哪裏?”


女子同樣口鼻流血,特別是臉上,一個搬磚印記非常明顯,從額頭到下巴,看起來血肉模糊非常狼狽,可見王元澤當是那一板磚,真的是用盡了全身力氣,沒有拍中袁華,直接將林秋雅拍昏過去。


“噓,師妹別說話,眼下我們還沒逃出去!”


袁華如同一個嚇破膽的普通人,一把捂住林秋雅的嘴巴,然後靠著樹根坐下來,伸手從懷裏掏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金色儲物袋,喘息凝神許久之後,這才伸手一抓,手中多了一個小小的玉瓶。


“噗~”玉瓶出現的同時,袁華再次噴出一口血,然後趕緊打開玉瓶,從裏麵倒出來一粒淡綠色的丹藥塞進嘴巴裏,接著又倒出一粒喂給林秋雅,這才盤腿坐下來運功療傷。


此時已經距離他們從天上掉下來過去了近一個時辰,除開王元澤因為距離最遠還在一裏開外,紋身壯漢和蘇小蓮已經搜尋到了附近。


“哢嚓~”


一聲枯枝折斷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打坐中的袁華猛然睜開眼睛,臉上的恐懼更加明顯。


“誰?”


袁華低聲喝問,但樹林之中卻再無動靜。


“呼!”袁華鬆了一口氣正待再次閉上眼睛繼續療傷,卻聽見噗噗啦啦一陣枝葉折斷的聲音,同時還有利刃破空之聲,頓時情知不妙,趕緊一個翻滾躲在樹根後麵,隻聽咄咄幾聲,隻見七八根閃爍著寒光的鐵箭齊刷刷釘在了四周的樹幹和樹根之上。


“鬼鬼祟祟,滾出來,區區凡間兵鐵也想殺死本仙!”袁華躲在樹根後麵大吼。


不過山林中依舊寂靜無比,剛才那襲擊之人並沒有出現。


袁華驚恐不已,此時他身體的傷到沒有什麽大礙,隻是元氣幾乎耗盡,最讓他無法抵抗的是靈魂的傷害,在山頂因為強行控製攝魂鈴,他本來就神魂受到極大震蕩,加上被無涯子驅動噬魂珠強行奪走控製權,更是導致神魂受損,最可怕的是最後無涯子那輕飄飄的一指頭,看似隔著數百丈遠,但卻將他的神魂幾乎擊潰。


眼下的他幾乎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方才吞服的丹藥雖然能夠療傷補氣,但因為神魂紊亂無法支持,簡單的煉化丹藥都完全做不到,因此元氣紊亂完全無法使用。


“哢嚓~”密林之中又是一聲輕微的響聲,就在袁華警惕的轉身之時,隻聽噗噗啦啦利刃破空的聲音,七八道閃爍著寒光的鐵箭再次換了一個方向撲麵而來。


“咄咄咄咄……噗嗤……”


接連一陣密密麻麻的響聲之中,夾雜著一聲慘呼和悶哼,袁華踉蹌著重重撞在粗大的樹幹上,一支尺餘長的鐵箭直接從他小腹貫穿,汩汩鮮血如同泉水般流淌下來,瞬間染透淩亂的衣衫。


“嘿嘿,仙人也不過如此!”


隻聽一陣冷笑,隻見一個帶著鬥笠的紋身壯漢雙手抱著一個看起來像一把加大號獵槍的武器從一棵大樹後麵慢慢走了出來,槍管足有大腿粗,密密麻麻的黑孔仿似蜂窩煤。


大汗雙手往後微微一頓,隻聽擦擦一聲,似乎又有弩箭上膛的聲音。


“是你!你……你是墨門的人?”袁華臉色慘白,說話之時大口吐血,已經認出就是前天在清河鎮賣鐵爪妖狼的男子。


“不錯,好好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可以留你一個全屍!”紋身壯漢慢慢走到距離大樹三丈左右站定。


“嘿嘿,墨門也敢來趟我們仙門的渾水,就不怕仙盟將你們趕盡殺絕麽?”袁華一邊吐血一邊冷笑。


“趕盡殺絕……那也要他們有這本事才行,何況仙盟本就一盤散沙,我在這裏殺了你,誰都不會知道!”


“難道我仙門的神魂禁製牌都是拿來看的不成,我一死,師門即刻知曉我的位置,隻需用回光朔影大法一照你就無所遁形,實話告訴你,清河派有重寶,你若護送我逃出去,我就把得到的寶物送你!”


袁華雖然看似受傷嚴重,但其實普通的肉體的傷害對一個仙人來說並不嚴重,隻要不是正中要害,即便是缺胳膊斷腿,隻要有仙丹靈藥一樣能夠慢慢複原,仙人最怕的就是神魂受損。


眼下袁華就是如此,神魂的損傷遠遠超過肉體。


若是在平日,莫說弓弩這種武器不可能傷害他,將他逼到如此境地更不可能。


可惜的是他今天已經連續兩次遭受凡人的物理攻擊,王元澤一板磚,壯漢這一箭,將幾乎已經油盡燈枯的他逼上了絕路。


壯漢撇撇嘴搖頭:“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怎會上你的當,你一旦恢複了元氣,首先殺的就是我,既然你身上有寶物,那我殺了你一樣能得到!”


“哈哈哈哈,殺我!”袁華張開滿口鮮血的嘴發出一陣狂笑,隻見一股白光從他胸口噴射而出,轟的一聲就將壯漢撞飛出去。


“哢嚓~”壯漢重重撞在一棵大樹上滾落下來,就在袁華以為得手之時,那大汗竟然又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隻見大漢胸口稀爛,肌肉骨骼似乎都翻露出來,但卻沒有絲毫的血水流出來。


“你……你怎麽沒有死?”袁華目瞪口呆。


“嘿嘿,你既然知道我是墨門中人,當知道墨門有一樣寶物,叫做天胄乾元甲!”壯漢吐出一口血水冷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