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過往煙雲
loading...

山中無甲子,歲盡不知年。


對於修道之人來說,時間概念非常淡薄。


雖然王元澤剛剛穿越到這個奇怪的世界,但在這與世隔絕的山嶺之上,不需要為了車子房子錢財等操心,而修仙的美景又給他打開了另一扇通往逍遙長生的大門,因此王元澤也每天沉迷其中。


練武功,看典籍,食野果,幫忙翻修整理道觀,打坐修心,看日出日落雲卷雲舒,與清風為伴,與鳥獸同行,慢慢有了幾分餐風飲霞的隱士風骨,幾乎完全忘記了城市的繁華喧囂,忘記了前世的勞碌奔波。


牛道士帶著清風明月四個道童每天忙忙碌碌。


經過一段時間的翻修整理,道觀一些地方也開始有了不同的變化。


太乙殿四周的荒草都已經清理幹淨,地麵的磚石也重新整理一遍,經常來往的地方和幾棟還算完好的建築周圍,荊棘也砍掉不少,整個山頂看起來整潔幹淨不少。


而且每天牛道士都早早起床焚香打坐做功課,念經敲鍾的聲音和飄散的香燭味道也讓道觀有了一些活躍氣氛。


而牛道士做這些的時候,一般也會把四個道童都帶上,一段時間下來,清風明月流雲觀海四個道童也已經學的有了些模樣,無論走路打坐都有了幾分道門弟子的風采。


時間一晃轉眼月餘過去,山上秋色更濃,四周山嶺的許多樹木全部變成紅黃兩色,期間還夾雜大量蒼鬆翠柏,色彩繽紛讓整座山峰看起來更多了一種盎然的秋色意境。


天高地闊,秋高氣爽,但山頂的溫度也一日比一日寒涼。


而這個把月當中,王元澤的拳腳刀劍功夫也長進不少。


入門吐納功夫也終於有了一絲感覺,似乎觸摸到了練氣的皮毛,感覺到身體裏麵隱隱約約有了微微一絲氣息流動的跡象。


而接下來隻要打通經脈,把這一絲氣息煉化進入氣海,則就真正踏入了修真練氣的門檻。


牛道士對王元澤的進步感覺到不可思議的同時也激動不已。


因為清河派的入門功法他自己練了一輩子,也隻不過有這種感覺而已。


這也說明王元澤真的就是祖師顯靈點化的人物,將來成就一定不可限量,而牛氏家族尊崇組訓守護清河派一千多年,也總算有一種撥雲見日苦盡甘來的感覺。


大道三千,玄門無數,但隻有練氣一途可以長生。


清河派的功法屬於玄門正宗,遠不是一些小門小派或者民間那些武功可以相比的,要不然青荒七煞也不會為了祖師洞的仙家寶貝苦苦守候十年之久。


民間武功即便是練到極致,哪怕成為先天高手,總歸隻是表示你能打抗揍,但卻不得長生,即便是你練到刀槍不入真氣外放,牛逼哄哄的成為武林至尊號令群雄,百年之後也不過是一抔黃土而已。


這就是真正的仙道法門和凡俗武功最大的區別。


所謂先天高手,不過是將身體中殘留的先天元精用用簡單的吐納方法加上淬煉肉體的方式強迫擠壓進入奇經八脈之中,配合十二正經的運行,達到洗毛伐髓強身健體的作用。


但修仙功法,卻是以先天元精為種,從外界吸納元氣補充自身,這樣實力就會不斷增強。


兩種方法雖然都是利用人體先天帶來的先天元精進行修煉,但過程完全不一樣,結果也相差不可道裏計,就像一種是用煤取暖,一種用煤發電,對能量的理解和利用完全不是同一個檔次。


牛道士雖然自己修煉不行,但對於基礎的修煉還是略有心得,這一個多月王元澤在修煉的過程中,遇到不懂的就問,而牛道士自然也不敢藏私,將自己的理解和心得體會細細講解,這也是王元澤這短短一個月就摸到門檻的關鍵。


有老師和沒老師的區別很大,宗門弟子和江湖散修的區別更大。


眼下清河派雖然已經破落千年,但畢竟底蘊足夠深厚,哪怕千年之後,這留下來看守山門的外門弟子家族留下來的傳承,就足夠令無數江湖豪門和絕世高手羨慕嫉妒恨。


而在和牛道士的交流之中,王元澤也對清河派的前生今世有了一個大致清晰的了解。


兩千多年前神州地界還是一個叫大秦的國度,但突然就發生了一場天地巨變,山海翻覆生靈塗炭,為了拯救神州蒼生,祖師無涯子在清河鎮附近的伏牛山中創建了清河派。


至於為何會發生天地巨變牛道士也並不知曉。


隻是解釋傳說有神人降臨人間,爆發一場神仙大戰,然後就天崩地裂日月無光。


人類因為這場巨大的災變幾乎死傷殆盡,等這場災難慢慢平息之後,存活下來的人才慢慢發現,他們生活的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光山河大地擴大了無數倍,身邊也開始出現各種傳說中才會有的妖魔鬼怪。


隨著人類生活慢慢安定,重新聚集繁衍生息,更多的消息也開始流傳,原來他們生活的神州隻不過是一個叫山海古國之中的一隅而已,而山海古國更是廣袤到無法計數,內有四海,外有八荒,比之當初的大秦,要廣大千倍萬倍不止。


至於神州是不是王元澤熟悉代指中國的神州大地,大秦帝國是不是中國曆史上曾經橫掃六國一統華夏的秦朝,牛道士不知曉,王元澤更不知曉。


清河派初創之時,猶如災變之後神州人族的一麵旗幟,四野修道之人紛紛來投,一時間清河派名聲大噪,很快就成為了神州重歸山海古國之後的第一大修仙門派,門下長老十餘,真傳弟子數百,外門弟子上萬,而且還有一些隱士高人相助,加上環境變化導致天地元氣變得充沛,因此短短不過百年時間,清河派便實力大增,人仙境界達到近百人,甚至開始有人突破地仙境界,而這些修道有成的高手也紛紛投入到拯救神州蒼生的運動之中,讓清河派在民間的聲望更是如同驕陽一般光芒四射。


可以說天地巨變之後神州人族能夠很快在惡劣的環境和大量未知的疾病災難中快速站穩腳跟,重新聚集起來生存繁衍,清河派功不可沒。


但隨著神州回歸山海古國,神州人族整體孱弱的本質很快就暴露出來,相鄰的明州越州和東荒西海也有不少修仙門派,實力比神州要強大無數倍,因此隨著外來修仙者開始進入神州,清河派和神州原來隱藏的一些仙門道門就顯得實力非常單薄,很快就開始被外族修仙者打壓潰散,甚至還有不少古老傳承的門派煙消雲散。


清河派因為是神州首屈一指的大派,因此遭到外來仙門的衝擊和打壓最為厲害,清河派在短暫的繁榮之後又很快衰敗下去,門下弟子也都死的死走的走散的散。


而開派祖師無涯子就是那個時候受到打擊,丟下山門出去闖蕩。


當時的無涯子已經是化靈境高手。


這種修為在神州仙門中已經是頂尖的存在,但相對於外來的修仙水平來說,差距太大,那些地方隨便來一個門派弟子或者野修散仙都有這種水平,至於更加強大的已經不屑於欺負神州的仙界同道了。


因此對於神州首屈一指如日中天的清河派,迎來的自然是無情的嘲諷和調戲,踢山門砸場子的事層出不窮,打又打不過,逃又不能逃,因此在這種憋屈的狀況下,遭到羞辱的清河派弟子大量離開,整個神州修仙界也是一片愁雲慘霧。


無涯子一發狠就走了。


這一走就再也沒有任何音訊傳回來。


留下鎮守山門的二代掌門水輕柔祖師也因為在一次外出之後不知所蹤。


兩位開派祖師先後失蹤,讓本就搖搖欲墜的清河派更是雪上加霜,三代掌門陳全經過努力衝破到真靈境,又得到新近崛起的終南道場的支持,讓清河派又再次殘喘了兩百餘年,後來陳全真人兩次衝擊神靈境失敗之後也離開山門出去雲遊尋找兩位祖師,這一去同樣再沒有音信。


連續三代掌門先後失蹤,門下高手也越來越少,清河派再也無法支撐,很快就樹倒猢猻散。


又百年之後,清河派已經再也看不到騰雲駕霧高來高去的神仙,山門也被後來尋仇或者覬覦的仙人擊毀,再後來,清河派就隻剩下了一些舍不得祖宗基業的外門弟子看管照顧,這一晃就是千餘年過去,神州大地的格局一變再變,神州和山海古國其他地方的來往交流也越來越頻繁,但清河派卻是越來越破敗,直至到了眼下幾乎要斷絕傳承的地步。


而且曆代掌門也越來越水。


開派祖師無涯子創建清河派的時候隻是開元境界,但離開的時候是化靈境,這種水平即便是在山海古國其他修仙門派中屬於墊底,但在神州卻是最高的。


二代祖師水輕柔失蹤前隻是丹元境。


三代祖師陳全真人離開時境界最高,已經是神靈靈合體之境,在整個神州仙門中首屈一指,但因為他的離開,有中興跡象的清河派還是沒有挺過來。


但後來的掌門就不行了。


後麵好幾代掌門還是有真傳的內門弟子擔任,但都沒有突破煉氣化神境界,有的出門遭遇不測,有的半途而廢,還有兩個衝擊丹元境失敗坐化。


再後來,內門弟子因為相互之間產生了爭鬥,有人被殺有人逃走,掌門位置變來變去,五年十年換一個人,內門弟子死光之後,外門弟子也開始當掌門,修為也越來越差,到了如今王元澤接任掌門,竟然變成了一個連外門弟子都不是的凡人。


清河派的崛起、輝煌和頹敗,相比山海古國悠久到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紀年的漫長曆史來說,不過是曇花一現的瞬間。


而牛道士這些從未見識過真正仙家人物的神州修士,也根本就不知道其他仙門到底是什麽樣,隻是謹守祖訓,守護這個破敗的山門,希望有朝一日前輩祖師能夠回歸,讓清河派再次輝煌。


王元澤的突然出現和神速的進步,讓牛道士一下看到了希望。


因此最近對於重建清河派也更加的帶勁和充滿了信心。


而就在牛道士信心十足,王元澤也感覺信心大增之時,大掌門的煩惱也隨之而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