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貪念作祟
loading...

“你打算去殺他們?”無涯子驚訝的問。


“不錯,這兩人留不得,一旦他們逃回龍門山,到時候不光我會死,前輩您也會受到牽連,聽袁華說,龍門派如今有五位靈境長老,大長老更已經是煉氣化神巔峰,隻差一步就能進入煉神反虛境界,我想前輩眼下的狀態,怕是毫無還手之力!”


“你太誇獎我了,莫說是靈境,現在隨便來個真元境的我都對付不了!”無涯子淡淡的說。


“那袁華也不過是真元境,為何前輩就能對付……哦,我知道了,是因為有定魂珠!”王元澤本來有些疑惑,但瞬間想到了關鍵之處。


“不錯,其實這枚魂珠根本就不是定魂珠那麽簡單,而是一枚噬魂珠,產自南荒冥海之中,乃是一種罕見的天材地寶,這龍門派不識貨,竟然丟給一個練氣境的弟子,活該他們倒黴,龍門山的這兩個小家夥心思歹毒,的確留不得,你去試試看也好,但說清楚,老夫眼下沒多少力量幫你,最多嚇唬一下山野虎狼等野獸,若是遇到妖獸之類的厲害玩意兒,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前輩放心,我自有分寸,殺人者人恒殺之,兩人掉落的位置還沒出朝陽峰的範圍,看起來也就七八裏遠,我小心點兒便是,何況他們身上還有儲物袋,定然有不少好東西!”


“原來是貪念作祟,老夫可要警告你,人心不足最容易陷入歧途,我輩修仙問道,最忌貪心,不然遲早道心崩潰身死道消,若想要提高實力,還是老老實實打坐修煉,淬煉道心驅除雜念,這才是長生久視之道!”無涯子語氣有些不悅的提醒。


“嘿嘿,前輩說的我自然謹記在心,但眼下清河派窮的吃土,不弄點兒好東西怎麽行,眼下山上要什麽沒什麽,仙丹靈藥樣樣都缺,我也是想盡快提升實力,不然下次再遇到這種事,說不定我就嗝屁了!”王元澤幹笑著說。


“唉,也罷,你的確是太渣了,這麽久了還沒練氣入門!”虞無涯歎氣。


王元澤臉皮發黑,“前輩,眼下我才修煉了個把月而已。”


“哼,個把月如何,個把月入門的人大有人在,三十歲就煉氣化神的天才我都遇到過好多!”虞無涯冷哼。


“他們也和我一樣這麽窮?”王元澤一邊跑一邊問。


“呃,那倒不是!”虞無涯訕訕住嘴。


……


伏牛山,本是秦嶺一條餘脈,據說以前並沒有這樣高大巍峨。


隻是兩千年前那一場天地巨變之後,山川大地就像吃了大力金剛丸一般,呼呼啦啦之間竟然長大了無數倍,小山變大山,大山變巨山,這朝陽峰據說不過是百丈高一座小山嶺,竟然也變成了一大片綿延巍峨的崇山峻嶺,朝陽峰更是高達數千米。


滄海桑田的變幻,自古有之。


傳說地球上的陸地以前也是一塊盤古大陸,板塊撞擊之下才四分五裂,喜馬拉雅山和秦嶺都是地殼運動擠壓生長出來的,但那是經曆了幾億年的時間才完成。


而神州的變化,卻幾乎是一夜之間變了。


王元澤雖然有些不太相信,但穿越這種事都能發生,這個世界還有什麽不可能發生的。


他唯獨有些興趣的是當初這場天地巨變的原因,不過當他問及無涯子的時候,無涯子卻三緘其口不願意過多談論,隻是告訴他修為不到,打聽這些隻會壞了道心。


清河派以前最輝煌的時候,這朝陽峰四周七八座山頭都是山門範圍,道觀廟宇層層疊疊。


但如今破落千年,這些建築早就全部被森林覆蓋,建築也全都垮塌,淹沒在了莽莽山嶺之中。


密密層層的森林之中,到處都是參天巨木,各種認識不認識的植物相互糾纏生長在一起,苔蘚和落葉累積無數年,早已成為了腐土,樹林間根本就沒有路,許多看看似平坦的地方一腳下去能夠身陷尺餘,即便是這深秋時節,落葉石縫之中,到處都是淅淅索索爬行的毒蟲,而樹林之間,除開許多飛鳥蛇蟲之外,一聲聲或遠或近的野獸嘶吼和打鬥聲音,更是讓遮天蔽日的山嶺顯得恐怖而寂靜。


而就在王元澤去追殺袁華和林秋雅的時候,山腰不同位置也有兩個人在密林之中往二人掉落的地方而去。


一個頭戴鬥笠,身上布滿紋身圖案的壯漢,此時手裏端著一架奇怪的武器,動作十分敏捷的在樹木巨石間跳躍前行。


這個壯漢就是王元澤當日看見在清河鎮上賣鐵爪妖狼的男子。


另一個方向是一個女子,身穿道袍手提寶劍,不過行進的速度並不快,從一條峽穀出來之後小心翼翼的繞過一些危險區域,慢慢往目標接近。


而這個女道士,就是逃出清河觀的七煞蘇小蓮。


青荒七煞霸占清河觀十年之久,自然也不會隻有一個據點,作為刀口舔血仇家遍布的江湖惡人來說,狡兔三窟是必須的。


這條峽穀之中有一座山洞,以前也算是清河派的產業,當初他們逃到清河鎮附近躲避,首先就是在這裏藏身,後來發現了祖師洞的秘密之後,這才霸占了清河觀當起了假道士。


自從王元澤在祖師洞殺掉了六煞之後放走蘇小蓮,這個女人情知自己的處境,一旦孤身離開清河鎮被仇家或者朝廷認出來,隻怕就是死期,因此她離開清河觀後就直接躲到了這個巢穴之中隱藏起來,至於有什麽打算和想法,也隻有她自己才知道。


這兩天清河觀突然變得比較熱鬧,她躲在山腰附近也有所了解,因此一直便在暗中觀察,沒想到突然有兩個仙人從天上一頭栽了下來,似乎就在距離不遠的地方。


若是平日看見仙人,她自然隻有敬畏。


但眼下兩個仙人,她親親眼看到掉落下來,並且還有慘叫。


因此她猶豫許久之後還是壯起膽子決定過去看個究竟。


不管這兩個仙人情形如何,對她來說都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