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攝魂鈴
loading...

完了,看來還是露餡兒了。


王元澤隻好硬著頭皮拱手:“不知袁師兄和林師姐還有何事?”


“嘿嘿,王掌門,我們走的匆忙,的確是忘記了一件事,原本是要留下一些錢財給王掌門重建道觀……”


袁華嘿嘿幹笑著手拿出一個布滿符文的金色小口袋,手在袋口憑空一抓突然手中就多了一個黑色的小鈴鐺,同時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猙獰許多。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七星金蟾這種寶物你們清河派不配擁有,明明有寶蟾在手,卻隻拿兩張蟾皮敷衍我們,既然如此,也莫怪我不客氣了,今天就用長老賜下的攝魂鈴拘你神魂搜查一番,看看你們山上到底還有多少寶貝……”


“當啷~~”


袁華手中的鈴鐺搖響。


王元澤瞬間頭昏腦漲。


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冰冷大網裹住了自己的靈魂,要被強行拖出體外。


“你們兩個強盜,想幹什麽?”牛道士情知不妙,抓住一根木棍大吼著跑過來。


“滾!”袁華袖袍一卷,牛道士頓時如同騰雲駕霧一般飛了出去,噗通一聲砸在廣場上沒有了動靜。


王元澤此時渾渾噩噩自身難保,看在眼裏也根本沒有任何辦法,但就在他搖搖欲墜之時,突然眉心深處那顆一直沒有動靜的黑色珠子微微一抖又開始轉動起起來,很快化作一個小小的黑色旋渦,將這股看不見的力量吸了進去。


沒有了這股奇怪的束縛,王元澤瞬間清醒過來,彎腰便撿起一塊磚頭。


“砰~”


王元澤一板磚結結實實呼在了袁華臉上。


“你,你怎麽沒事?”


袁華蹬蹬蹬連連倒退幾步,英俊的臉上多了一個板磚印記,鼻孔之中有一縷鮮血沁了出來,眼下他雖然有元氣護體,但卻疏於防備,卻沒想到王元澤竟然沒有被攝魂鈴攝住魂魄,因此這一磚頭也挨的不輕,不過疼痛還是次要的,讓他驚恐的是攝魂鈴竟然對王元澤無效。


“嘿嘿!”王元澤也不解釋,舞著板磚再次撲了上去。


“當當當當……”


袁華此時竟然有些慌亂,拚命搖動手中的鈴鐺,同時大量元氣如同流水般湧入攝魂鈴中,刺激的攝魂鈴發出震破神魂的聲音,而同時也散發出恐怖的氣息撲向王元澤。


王元澤紫府中的魂珠也被刺激的更加活躍起來,呼呼啦啦旋轉的如同龍卷風一般,將侵入王元澤神海之中的陰冷氣息全部吞噬進去,而且這股吸力磅礴如海,直接透出王元澤體外,化作一個呼呼啦啦的漆黑旋渦,要把噬魂鈴也要吞噬進去。


“師妹快助我一臂之力!”


看著麵目猙獰撲上來的王元澤,還有自己身體中如同江河決堤般消失的元氣,袁華此時已經幾乎忘記了自己還有其他無數種殺人法術,驚恐後退大聲呼救。


眼前這一番變花兔起鸛落,短短不過數秒鍾攻守雙方便交換了位置。


站在旁邊的林秋雅腦袋一片空白。


攝魂鈴可是師門不多的幾件威力巨大的三品法寶,對付靈境以下的仙人幾乎百發百中,從未聽聞失手。


方才二人飛離清河派數裏之後袁華猛然醒悟,掏出兩張蟾蛻細看之後發現了貓膩,兩人一番合計之後感覺清河派這次恐怕收獲不小,絕非一對七星金蟾甚至兩張蟾蛻那麽簡單。


兩千年積澱,幾百年無人前來打攪,若是真的出現一對七星金蟾,積累下來的筆財富必然無法估量,豈會隻有區區兩張。


一想到清河派不僅有一對寶蟾,甚至可能還會有數不清的蟾蛻,袁華和林秋雅最後的道心也完全被貪戀衝垮,決定立刻返回清河觀,不惜殺人也要將這筆財富奪到手中。


因此這也是返回之後袁華不再虛情假意直接動手的原因,而且一動手直接就是最陰毒最厲害的手段。


林秋雅也知道攝魂鈴的厲害,因此袁華動手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緊張和防備。


眼下看到袁華竟然驚恐呼救,林秋雅嚇得不輕,也忘記了自己同樣身懷無數瞬間製住王元澤的手段,想都沒想飄然一步上前,手掌輕輕拍在袁華後背上,渾身元氣滾滾輸入袁華體內。


有了林秋雅的幫助,袁華瞬間感覺自己幹涸的元氣得到了補充,但定魂珠吸力絲毫未減,旋轉的越發淩厲,恐怖的氣息呼呼啦啦瞬間將兩人都籠罩進去,而袁華手中的攝魂鈴也叮叮當當亂撞,漸漸有不受控製的跡象。


“師兄,我快堅持不住了!”不過幾息時間,林秋雅體內的元氣便消耗一空,驚恐無比的發出尖叫。


“王元澤,你……你到底是什麽境界?”袁華左右閃避著王元澤的板磚臉孔扭曲的大吼。


王元澤獰笑著也不答話,一板重重磚往袁華臉上扣去。


此是生死存亡的境地,他一個人凡夫俗子麵對兩個練氣境的仙人,若是不能速戰速決,隻怕下場淒慘之極,何況即便是死,他也要先拉一個墊背,不能墮了清河派大掌門的麵子。


“砰~”


“啊~~”


袁華側頭躲過了搬磚,但身後早已驚恐到神魂失守的林秋雅卻沒躲過去,這一磚頭重重拍在了林秋雅嬌美的臉上。


元氣已經被抽空的林秋雅慘叫一聲就翻滾出去。


“師妹!”袁華更加驚恐,隻感覺丹田之中的元氣即將也被攝魂鈴抽空,情急之下竟然舍了攝魂鈴,轉身一把抓起林秋雅就跑,幾步之後丟出法寶騰空而起,瞬息便已經飛出太乙殿的範圍。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


浮現在王元澤眉心的黑色旋渦中傳出一個男子的聲音,隻見一隻虛幻透明的手指從漩渦中伸出來,對著空中的袁華輕輕一點。


“啊~~”


本已飛上高空的袁華慘叫一聲,兩道身影一前一後便從空中栽倒下來落入了山峰之下的莽莽山林之中。


這一番猶如電光石火,變化讓王元澤目瞪口呆。


“攝魂鈴,沒想到龍門派竟然修煉南海冥荒的功法,而這魂珠定然也是從南荒得來,神州的仙門如今都墮落到這個地步了麽?”無涯子仿佛自言自語的聲音在王元澤腦海中響起。


此時透出王元澤體外的黑色旋渦已經消失不見,攝魂鈴也被魂珠吸了進去,懸在眉心紫府恢複了平靜。


王元澤此時無暇多顧,趕緊跑過去將牛道士扶起來,發現還有呼吸,於是招呼躲在附近的四個道童過來將牛道士抬進旁邊的廂房照看,等一番忙碌安頓下來之後,這才找個角落一屁股坐下來興奮的說:“太好了,前輩您終於醒了!”


“廢話,我再不醒你就完蛋了,本來我還打算在這枚魂珠之中將元神溫養的更加強大一些再現身的,但沒想到遇到這兩個貪心的小家夥,導致我一番溫養和辛苦差點兒白費,不過這攝魂鈴中殘留有七八道元境修士的神魂,對我來說也是大補,不算吃虧,眼下這兩個人已經知道你弄到了七星金蟾,又吃了個大虧,還丟了攝魂鈴這件法寶,恐怕龍門派以後不會善罷甘休。”


“他們還沒死?”王元澤驚訝不已。


這朝陽峰一柱擎天,足有幾千米高,從剛才袁華和林秋雅掉下去的位置看已經是山腰位置,至少有上千米,照理說掉下去要摔成肉醬才對。


“仙人哪有這樣容易死,方才我那一擊,也不過是簡單的神魂攻擊,力量有限,還殺不了他們,最多重傷罷了……”


無涯子話未說完,王元澤一咕嚕爬起來,撒腿跑進廂房提了一把劍就直奔山下而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