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憋屈
loading...

“後果?”既然已經撕破臉,袁華也在沒有開始的溫文爾雅,站起來居高臨下看著王元澤,滿臉冷笑。


“殺你不過猶如碾死一隻螞蟻,但眼下大師兄的養魂袋在你身上,那你就逃不脫幹係,何況定魂珠是我派化靈境長老吩咐必須要找到的東西,若是你繼續狡辯頑抗,那怪不得我不顧及同道情麵,帶你回山門交給幾位長老發落,到時候那搜魂大法施展出來,練氣境的修士也會變成白癡……”袁華臉色猙獰的威脅。


“你們龍門派欺人太甚,你們若膽敢對我們掌門搜魂,等以後清河派祖師歸來,你龍門派必然有滅門之禍!”


門外突然傳來一個蒼老而憤怒的聲音,隻見牛道士須發怒張的大步走進來指著袁華怒吼。


袁華輕蔑一笑,“清河派最厲害的兩個就是開派祖師虞無涯和三代掌門陳全,但這二人早已失蹤一千多年,眼下屍骨還在不在世上都難說,何況他們即便是回來又如何,我們龍門山今時早已不同往日,有五位靈境長老坐鎮,大長老更是已經達到神靈境巔峰,隻差一步就能進入傳說中的煉神還虛不死不滅之境,放眼神州甚至是山海古國,那也是頂尖的存在,你清河派如今這幅模樣,難道你們以為還有掙紮的餘地?”


牛道士老臉瞬間慘白。


王元澤同樣臉色難看。


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雖然認慫不是他的性格,但眼下不認慫絕對是死路一條。


剛才袁華輕描淡寫的手段讓他第一次體味到了仙術的恐怖,那根本就是一種無法抵抗的力量,除開思維之外,渾身上下沒有任何地方能夠動彈,若不是袁華收手,再堅持一兩分鍾,王元澤相信自己絕對窒息而死。


因此王元澤隻能垂頭喪氣的說:“還請袁師兄手下留情,但定魂珠我的確不知道下落,青荒七煞前段時間躲避江湖追殺藏在清河觀,不過月餘之前突然慌亂離開,這個養魂袋就是我從他們居住的房間裏找到的,我並不認識法寶,隻是看它做的精巧就留在了身上,若是知道它的來曆,早就丟到懸崖下麵去了!”


聽王元澤似乎有服軟的口氣,袁華臉色略微舒緩下來,“說實話,大師兄失蹤已經十年之久,作為我來說,的確相信不是王掌門所為,但師門長老可不會和我一般考慮周全,他們沒閑心逸致來和你麵對麵的分辨,後果自然你也能夠想象,今日我和師妹前來,其實也並非想要得到什麽答案,隻需拿回大師兄的遺物回師門交差就行,因此這件事對我們來說可大可小,王掌門可懂我的意思?”


“不懂!”王元澤微微搖頭。


“那我提醒一下,你要想活命,從這件事中擺脫出來,就交出七星金蟾,我和師兄即刻離去,以後也不會有人來找你麻煩!”林秋雅終於說出了目的。


尼瑪滴個葫蘆瓢,這對狗男女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咋咋呼呼威逼利誘,果然打的是七星金蟾的注意。


“你們說話可算話?”牛道士情急開口。


糟了,王元澤在心裏哀歎一聲。


果然,牛道士話音未落,袁華和林秋雅二人抑製不住驚喜的幾乎同時站起來,一起激動的看著王元澤。


“王掌門,清河派果真還有七星金蟾?”


王元澤情知掩飾不下去了,於是隻能無可奈何的點頭,“不錯,不過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哈哈,王掌門切莫再狡辯推諉,這七星金蟾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豈會還有別樣的說法,你若今天把七星金蟾交給我們,這樁舊案我可以做主,再也不會牽連到清河派身上!”袁華暢快大笑,方才咄咄逼人的氣勢徹底消失。


“王掌門,你還是乖乖的趕緊交出來吧,我和師兄定然說話算話!”林秋雅的臉色也和善了許多。


“實話告訴兩位,我們並沒有七星金蟾,隻是在翻修道觀的時候撿到兩張不知哪代前輩落下的蟾蛻而已,前日道童小孩心性,在清河鎮與人鬥嘴說了出來,惹的兩位聽錯了而已,既然話說到這份上,那兩張蟾蛻我可以送給二位,這件事也希望就此了結,不要再來打擾我們清河派!”


“蟾蛻……也行,那就一言說定!”袁華短暫的猶豫之後爽快點頭。


王元澤沒辦法,吩咐牛道士去取蟾蛻。


很快牛道士去而複返,拿著兩張品相完好的蟾蛻過來。


王元澤一看便再次哀歎一聲。


這牛道士一輩子都在山上修道,很少與人打交道,心性淳樸完全毫無社會經驗,方才王元澤不好明言交代,於是隻能說的比較隱晦,若是牛道士稍微想一些,就會拿出兩張殘破陳舊的蛻皮來敷衍一下便算了,但眼下竟然拿來兩張品相最好的,這明顯是個漏洞。


不過事已至此,王元澤自然也隻能硬著頭皮把兩張蟾蛻接過來遞給袁華:“袁師兄,這便是那兩張蟾蛻,你且收好,還望二位言而有信!”


袁華仔細分辨一下,發現兩張金燦燦的蟾蛻果然都有七顆毒腺,和普通的蟾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雖然他從未見過此物,但看牛道士和王元澤的表情不像是作假,因此也就放心的收入儲物袋之中之後笑著站起來。


“都說清河派底蘊豐厚,果真不假,這七星金蟾在神州已經銷聲匿跡千年了,沒想到竟然還殘留下這等難得的寶物,既然王掌門誠意滿滿,那此事就如此了結,今日就不打攪了,告辭!“


寶物到手,袁華已經興奮的有些迫不及待了,這次出門本來是一場苦差事,但沒想到竟然機緣巧合得到了這樣兩件寶物。


同樣一想到這兩張蟾蛻的價值和即將拿到手的合氣丹,林秋雅更加激動。


以她在師門的能力和地位,一輩子都不太可能有這一番機遇。


而一想到袁華對她的允諾,竟然感覺體內有一股抑製不住的熱流開始湧動。


目送這一對狗男女滿臉歡喜的踏上飛行法寶飄然離去,王元澤除開羨慕嫉妒恨之外,終於是長舒一口氣。


看來七星金蟾的誘惑的確太大,袁華和林秋雅竟然沒有去仔細深究。


就這樣解決也好,兩張目前對自己沒用的蟾蛻化解一場未知的凶險,也算是物盡其用。


隻是過程太他媽憋屈了。


而最讓王元澤鬱憤難平的是,明顯這次自己又給青荒七煞背了一次黑鍋。


但片刻之後,王元澤摸摸額頭的位置,心裏又不怎麽鬱悶了。


隻是這顆定魂珠怎麽會落入青荒七煞手中的,這也是一個很詭異的事情。


就像袁華所說,青荒七煞不過是一介凡俗武夫,那秦鋒的實力比應該袁華還要強大,怎會弄到手上的。


不過不管怎樣,這一關看來算是扯過去了,接下來自己就必須加緊修煉,爭取早日進入開元境,不然下次再來一個什麽小門小派的貓貓狗狗都能欺負自己這個曾經的神州第一大門派的掌門。


但就在王元澤準備離開太乙殿回長老院發奮練功的時候,卻看到一道遁光從下山的方向倏忽而來,瞬息之間就落在了自己麵前,赫然就是去而複返的袁華和林秋雅二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