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吃這一套
loading...

王元澤有些鬱悶,但在還沒弄清楚袁華二人真正的來意之前,也不好太過冷淡,隻能東扯西拉陪著閑聊幾句之後,旁敲側擊打聽二人真正的來意。


“袁師兄和洛師姐不遠萬裏來清河鎮,想來是有什麽要事,清河派雖然破落,但對清河鎮附近的事還算熟悉,不知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不瞞王掌門,我和師妹來南陽的確是秉師門長老派遣,特意前來探查本門一樁舊案!”袁華臉色變得模棱兩可起來。


“哦,不知是何舊案?”王元澤好奇的問。


“嗬嗬,這樁舊案或許和清河派還有些關係,說不定還要著落在王掌門身上!”袁華幹笑幾聲直勾勾的看著王元澤。


“和我有關?”王元澤瞬間有些懵逼。


“王掌門,我大師兄秦鋒十年前失蹤,但一個月前留在師門的神魂禁製牌突然又有了感應,三長老推算禁製波動的地方就在清河鎮附近,而我大師兄如今有一樣法寶就在王掌門身上……”


袁華說話之時從袖袋之中摸出一塊帶著裂痕的玉牌輕輕放在茶幾上。


王元澤莫名其妙,臉色凝重盯著玉牌許久之後說:“袁師兄莫非是在說笑,我剛就任清河派掌門不過月餘,期間從未下過山,更沒見過龍門道場的任何人,怎麽會和你們十年前失蹤的大師兄有關?而且你說的法寶我更是從未見過,我們清河派破落如此,莫說法寶,法器都沒一件。”


“王掌門,有沒有說笑你自己應該清楚,今日我和師兄前來,實際上就是為了此事,若是你要洗脫罪名,那就免不得把身上所有的物品都掏出來我和師兄看看,若是真的我們弄錯了,自然賠禮道歉,但沒有弄錯的話,那自然還是要王掌門給一個說法,不然我們也隻能得罪了,將你請回山門去聽憑諸位長老發落!”坐在旁邊的林秋雅臉色沉冷下來開口。


“不錯,王掌門還是把我師兄的法寶交出來,也免得我們撕破臉皮弄的尷尬!”袁華點頭。


王元澤心中十分憤怒,但卻明白眼前的處境,兩個練氣境的高手當麵,自己在他們眼中完全就和土雞瓦狗差不多,因此即便是心裏窩火也不能發作,隻能在心裏急速搜尋自己身上究竟有哪一樣東西和法寶有關,片刻之後猛然心頭一驚,臉色也有了一些變化。


“莫非王掌門想到了一些什麽?”王元澤的神情變化瞞不過袁華二人。


“我的確想到了一件東西,可以拿給你們看看……”


王元澤慢慢伸手從懷裏掏出一個布滿符文的精致皮口袋,放在茶幾上推到袁華二人麵前。


“不錯,這正是大師兄出門時候帶在身上的寶物,名叫養魂袋,上麵有大師兄了留下的神魂氣息,看來王掌門還算識相……”


袁華拿起幹癟的養魂袋一摸,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王掌門,明人不說暗話,這裏麵的東西哪裏去了?”


“裏麵還有東西?”王元澤愣了一下。


“不錯,這養魂袋裏麵本應還有一顆定魂珠,乃是罕見的天地至寶,也是我派長老嚴令必須找到帶回去的寶物,眼下難道你還我們一個空口袋就打算敷衍過去?”


袁華雙眼如刀看著王元澤,同時一股令靈魂戰栗的氣息如同泰山壓頂般籠罩下來,王元澤呼吸一滯,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雖然此時不能動彈,但王元澤心裏也是潮水翻騰,想起自己腦袋裏麵莫名其妙多出來的那顆魂珠。


若是沒有猜錯,龍門道場丟失的這顆定魂珠,定然就是落在了青荒七煞手中,然後又莫名其妙的進入了自己的腦袋裏麵。


不過這件事打死肯定都不能承認。


不說裏麵眼下還藏著一個無涯子,一旦暴露恐怕會有危險,而且這東西已經進入了自己的腦袋裏麵,取出來自己必然沒命。


開玩笑,自己可不是煉神還虛的境界,打成灰灰還能複活,一旦腦袋被挖個洞,那就死定了。


不過還好,袁華的壓力下王元澤呼吸困難,因此臉上的表情他隻當是王元澤害怕,因此也沒多想,短暫的示威之後壓力褪去,王元澤這才張大嘴巴大口呼吸,緩過來之後才臉色極其難看的說:


“十年前,我不過才五六歲而已,難道袁華師兄認為我能夠殺死一個仙人不成,此物在我身上的確不錯,但來路卻清清白白,乃是從一群為禍江湖的惡匪身上得來,至於這些惡匪的名字,或許袁師兄也許聽聞過,叫做青荒七煞!”


“青荒七煞?”袁華愣了一下,然後微微點頭,“不錯,青荒七煞在南陽附近的確還算出名,我也略有耳聞,但你如何讓我相信大師兄一個堂堂真元境的仙人,會栽在青荒七煞這種凡俗武夫手中?”


“那我就不清楚了,既然這個東西是你們龍門派的物品,那現在就物歸原主,至於其中的過節,你們隻有去找青荒七煞打聽,清風明月,送客!”王元澤不想繼續招待了,衝著門外招呼童子送客。


“王元澤,你莫要抬出青荒七煞這些江湖宵小敷衍我們,那青荒七煞我也聽說過,雖然武功不弱,但不過是一群江湖惡匪,對付凡夫俗子還行,如何能夠殺死我大師兄,更何況你連武功都沒有,又如何能夠從青荒七煞手中拿到養魂袋,快交代你是如何殺死我大師兄的!”


林秋雅臉色冰寒的一掌拍在茶幾上,隻聽哢嚓一聲,這張古舊但還算結實的茶幾便瞬間四分五裂,與手掌接觸的位置,更是化作一股灰塵翻騰飄散,而茶幾上的幾個茶杯也都稀裏嘩啦的碎裂滾落一地。


“嗬嗬,這就是龍門道場仙人的威風麽,的確大的不得了!”王元澤冷笑著抖掉落在身上的木屑,“你們龍門山的人被殺了,作為同道中人,我深表同情,你們前來拜山,我也熱情相迎,但你們不分青紅皂白要把殺人之事按照我的頭上,那就打錯了算盤,我王元澤不吃這一套!”


“大大言不慚……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林秋雅臉頰通紅的怒視王元澤。


王元澤臉上卻沒有絲毫露怯的表情,“殺人越貨,不光是青荒七煞能做,我相信龍門道場的人也定然沒少幹過,不過說實話,我們清河派千年以來,被仙門道場搶奪偷竊的寶物沒有一萬也有八千,被殺掉的弟子也無計其數,多我一個也不算什麽,不過我要警告二位,清河派今時不同往日,若是你們殺了我,恐怕後麵承擔不起後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