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缺人又缺錢
loading...

從山腳到山頂,山路陡峭曲折不說,路途也有接近三十餘裏,好在這些挑夫都是附近的山民,挑著貨物趕路也是家常便飯,走走歇歇,回到清河觀,又是日落時分。


站在太乙殿前,四周山嶺秋光山色一覽無餘,山腰之下林濤陣陣雲霧繚繞,真的宛若仙境一般。


背上山的大量物資都被堆積在太乙殿前的空地上。


清風明月流雲觀海四個小道童從未見過山上如此熱鬧過,一個個興奮的如同二哈一般跑來跑去,完全一副山門大弟子的角色指手畫腳的安排這些挑夫將物資都重新整理後送去臨時庫房。


牛道士則拿著紙筆清點登記。


隻有王元澤無所事事,坐在太乙殿前的破舊台階上,望著夕陽落日,手裏有一下沒一下的擼著小奶狗。


很快太陽落山,送上山的貨物也登記清理完畢,一群挑夫和上山看熱鬧的鄉民也都找了幾件破房子胡亂睡了一覺,第二天一早便都下山去了。


山上暫時恢複了暫時的安寧,王元澤也和平日一樣,起了個大早,先練武健身,吃過簡單的早餐之後打坐了個把小時,然後就鑽進房間觀看道觀殘留下來的各種典籍,以圖找到一些對自己修煉有用的東西,特別是眼下有了七星金蟾的蟾蛻,若是能夠找到一些對煉丹有用的資料,或許就能讓自己的實力快速增長。


沒有丹藥光靠自己修煉,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真正跨入練氣期。


合氣丹暫時煉不出來也沒有用處,但清河派肯定還有別的能夠幫助快速進入練氣境的丹藥。


特別是昨天在山下遇到兩個打聽七星金蟾消息的龍門山仙人,讓他有些緊張起來。


俗話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七星金蟾名聲巨大,一旦清河派有一對七星金蟾的事透露出去,隻怕會在神州的仙門道場引起巨大的轟動,更何況自己手上竟然還有兩百多張七星金蟾的蟾蛻,這筆財富,足夠讓所有仙門眼紅搶奪。


可惜的是,清河派雖然以前家大業大底蘊深厚,但眼下真的已經破落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殘存下來的典籍不少,但大部分都毫無用處,即便是偶爾找到一些看似煉丹相關的信息,也都殘缺不堪,東一頁西一句,根本就找不到頭緒。


就在王元澤看的心頭煩躁之時,隻聽門外一陣蹬蹬蹬的腳步聲,流雲氣喘籲籲的跑進來大聲嚷嚷:


“掌門,不好了,昨天鎮上遇到的那一對男女上山來了,就在道觀門口!”


“什麽?”王元澤一愣趕緊丟下書站起來,片刻之後臉色恢複平靜說,“趕緊去通知牛長老,我去迎接一下。”


“是,掌門!”流雲轉身又蹬蹬蹬離開,王元澤整理一下衣服走出長老院,穿過幾道破敗的殿宇門牆,很快來到道觀門口,果然看到一對氣質飄逸俊男美女,正是昨日在鎮上套近乎的龍門山仙人袁華和林秋雅二人。


“二位仙長恕罪,王元澤迎接來遲!”


王元澤不敢托大,滿臉堆笑的稽首行禮。


“哈哈,王掌門無需多禮,你我年齡相差不大,平輩相稱即可,我和師妹本來準備離開清河鎮,但聽聞王掌門打算重修清河觀,因此今日特地上山拜訪,看看能不能出一些綿薄之力,畢竟清河派曾經是是我神州仙道領袖,我龍門道場的許多前輩也是清河派出身,兩派同氣連枝,如此大事豈能袖手旁觀!”袁華笑著開口。


王元澤苦笑:“袁師兄說笑了,今時不同往日,清河派破落至此,何敢和龍門道場相提並論,二位還請不要笑話山門的寒酸,裏麵請!”


“王掌門請!”


對於清河觀如今的情況,神州大小仙門盡皆知曉,不過當走進道觀,看到到處都是湮沒在林木之中的殘垣斷壁和荒草叢生的場麵,袁華和林秋雅二人還是唏噓不已,甚至還對望一眼,似乎對於七星金蟾的事也少了許多期待。


畢竟七星金蟾已經千年沒有出現過了。


而清河派在這千年之中,無數仙門弟子甚至江湖高手都明裏暗裏曾經來搜尋過,不說掘地三尺,但至少能看見的天材地寶幾乎都被盜搶一空。


其實清河派頹敗至此,既是因為清河派自己不爭氣導致門徒四散,同時也和神州各仙門道場挖牆腳有關,明裏暗裏禍禍幾百年,清河派裏麵的好東西幾乎都被搶奪一空之後,幾個大的仙門道場這才發話,命令神州同道不得再搶奪清河派的財物,隻不過這時候已經沒啥好東西了,剩下來的都是些仙門看不上的無用之物,比如那致幻果,雖然也算是一種凡間難得的東西,但在仙門眼中,和垃圾也差不多,因此便能碩果累累的長在了山上無人采摘。


王元澤帶著袁華二人沿著曲折的台階一直走到山頂的太乙殿前。


看著破破爛爛的太乙殿和神龕上缺胳膊斷腿的太乙仙尊雕像,袁華和林秋雅二人愕然了許久。


“這個……王掌門既然想重整清河派,為何不先不把太乙仙尊的法相重塑一遍,這也太……太那個了!”袁華臉皮抽抽幾下。


“這個……嘿嘿,不是不想,是沒錢,清河派如今百廢待興,缺人又缺錢,不過我已經安排了……安排了!”王元澤訕笑著臉皮有些發燒。


“安排了就好,我神州仙道諸門,皆都供奉太乙仙尊,尊為玄門祖師,師妹,既然來了,我們還是要祭拜一番,方不落了禮數!”


“師兄說的是呢,嘻嘻!”


林秋雅笑的嬌軀亂顫,跟著袁華走進太乙殿,二人從瘸腿的供桌下各自抽出三支香,湊到香燭上點燃,結果還沒插上去,其中就有幾根竟然折斷掉到地上,頓時弄得有些手忙腳亂,看的王元澤也是臉皮發紅。


敬香完畢,王元澤引二人去側麵一間收拾的還算幹淨的廂房。


廂房破破爛爛,門窗屋頂雖然簡單的修葺過,但磕磕巴巴依舊四麵漏風。


一張不知哪個年代留下的茶幾,雖然沒有缺胳膊斷腿,但也包漿濃鬱裂紋遍布,看起來就像垃圾堆裏刨出來的一樣,兩邊擺放的四個破舊的蒲團同樣年深日久,不知道還是哪年哪月哪個蹩腳的道士編織的,歪歪癟癟蒲草葉子四麵支棱出來,看的袁華臉抽抽的停不下來。


“袁師兄,林師姐請坐!”王元澤搓著手訕笑。


“真的難為王掌門!”袁華倒是不太在意,感歎一聲就盤腿坐了下來,林秋雅卻是扭捏許久才不情不願的跪坐在旁邊。


“當初神州仙盟為了保護清河派的基業,命令神州同道不得前來襲擾清河派,我一直在龍門山修煉,還不知道清河派竟然頹敗如此,如今王掌門有意重建山門,我和師妹遇上了也斷然不能袖手旁觀,願意出一份力,回山之後也會把這件事稟報門中長老,他們定然也非常欣喜!”袁華滿臉唏噓的開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