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呸
loading...

“師兄,還沒問清楚為何要匆匆離開?”離開不遠的男女卻停了下來,女子有些不解問。


“師妹,看來秦鋒師兄的事有了眉目,而且就和這小道士有關!”男子臉色冷峻的從懷裏掏出來一枚帶著裂痕的玉牌嚴肅開口。


“啊,難道秦鋒師兄是被這個小道士殺了?”女子有些花容失色。


“眼下還不清楚,不過秦鋒師兄是真元境高手,法寶也很厲害,出門帶有足夠的仙丹靈藥和保命用的東西,這小道士即便是有些秘密,想來絕然不是師兄的對手……


但剛才接近他的時候,師兄的神魂禁牌竟然有微微一絲震動,可見有秦鋒師兄的寶物在他身上。”


“原來如此,既然師兄已經可以確認他和秦鋒師兄失蹤有牽連,何不幹脆將他捉拿審訊!”女子點頭說。


“不慌,既然已經有了眉目,我們也就不急著回去,三長老說秦鋒師兄死了不要緊,但他身上有一件寶物必須要找到,而且眼下有了七星金蟾的消息,我也不會輕易放棄,甚至可以用秦鋒師兄的事逼迫他一下,說必定這七星金蟾便有了!”青年男子搖頭說出自己的打算。


“師兄,這樣恐怕不好吧,若是被三長老知道,我們都會受懲罰!”女子有些緊張。


“嗬嗬,那自然就要洛師妹幫忙保密了,我們修仙問道,求的是逍遙長生,秦鋒師兄雖然是龍門山弟子,但死了就是死了,我們也不用為了他去冒險,更不必要為自己樹一個強大的敵人,能殺秦鋒師兄的人,至少是丹元境的高手,即便是調查清楚,你我也不能拿他如何,倒是這七星金蟾對你我有大用……”


“師兄是說若是拿到,還有小妹一份?”女子激動的看著青年男子。


“那是自然,這次你我一起出來,有好處自然也少不了你一份,合氣丹對我有大用,對你來說也是一樣,這種仙丹可遇而不可求,師門也沒有,我們隻能自己想辦法。


調查大師兄的事無論我們做的多漂亮,對我們修煉沒有任何的幫助,即便是找回那件寶物,最後也落不到你我頭上,所以這就是一個完全吃力不討好的差事……”


男子轉頭和顏悅色的看著女子。


“林師妹,隻要這次能夠成功弄到七星金蟾,到時候煉製的丹藥你我一人一半,若隻有一粒便歸我,我補償師妹一件二品的法寶,你看如何?”


女子頓時激動的俏臉嫣紅,一雙美目水靈靈的落在男子身上,上前輕輕摟住男子的胳膊用飽滿的酥胸輕輕挨擦著說:“秋雅一切聽憑師兄做主!”


年輕男子滿意的笑著點頭,伸手攬住女子嬌柔的腰肢往客棧而去。


……


“一對狗男女,我呸!”


二人剛離開不久,王元澤帶著倆道童從旁邊一間磨坊鑽出來,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有些咬牙切齒。


兩世為人,還沒日過仙女,好不容易碰上一個,還被別人拱了。


要是王元澤知道這女的也就為了一張七星金蟾的皮就委身於人,肯定要氣到吐血。


早知道你要賴克寶皮,這樣的仙女先給老子來一打。


“掌門,要不要我們幫你去把這女的搶回來?”流雲和抱著小二哈的觀海從背後跳出來。


王元澤一巴掌抽在流雲的後腦勺上,黑著臉說:“今天要不是你,哪會有這件的屁事,以後看見這兩人就躲得遠遠的,知不知道?走,我們回去。”


……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


王元澤還沒起床,就聽見牛平安出門的聲音,等到吃完早飯,牛平安滿臉喜色的回來,告訴他和牛道士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果然,不久之後就有糧行布行的夥計挑擔趕車送來許多貨物,米麵糧油和衣服布匹送來一大堆,其中還有幾擔香燭黃紙和燈油,都是山上急缺之物。


而在這些貨物陸陸續續送來的時候,牛平安把自己的兒子劉大根一家也叫了過來,還找來附近十多個身強力壯的鄉民,將貨物分類捆紮之後,或背或挑,熱熱鬧鬧大聲談笑著排成一長串準備上山。


或許是許久清河鎮就沒這麽熱鬧過了。


又或許是清河派在清河鎮的影響實在太大。


因此當王元澤等人穿過清河鎮的時候,竟然引起了巨大的轟動,許多人圍著打聽情況,得知是清河派有了新掌門,而且貌似準備重修清河觀。


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很快不算太大的清河鎮便幾乎家喻戶曉。


得到消息前來看熱鬧打聽的人更多,其中還有不少對清河派有感情的鄉民前來送一些糧油米麵,更有一些喜歡湊熱鬧的年輕人嚷嚷著跟在隊伍後麵,準備跟著上山去看看,畢竟清河鎮算是清河派的大本營,這裏留下的許多人都是和清河派當年有牽連的家族,甚至還有不少曾經是清河派的外門弟子或者附屬家族。


因此等走到山腳下的時候,隊伍已經變成了上百人,吵吵鬧鬧有一種熱鬧非凡的味道。


牛道士高興的合不攏嘴。


清風流雲兩個抱著小二哈也興高采烈,山上有了這些物資,以後的生活也會好很多,再也不用受凍挨餓了。


但隻有王元澤神情嚴肅,時不時的回頭看看越來越遠的清河鎮,感覺到心裏有些忐忑不安。


昨天遇到的兩個龍門山的人隱隱讓他感覺到了一種麻煩即將來臨的征兆。


……


“師兄,這小道士似乎還有些能力,看來真的準備重修清河派了?”


清河鎮口通往朝陽峰的路口,一對年輕男女站在一起,女子頰飛嫣紅,眼眉含春。


男子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談何容易,仙門可不是光修幾棟廟宇道觀就行,最重要的還是人,不過清河派如此大張旗鼓的動作,恐怕消息很快就會傳出去,以清河派的影響力,無論真假其他仙門定然會前來打探一二,看來七星金蟾的事我們不能拖久了,不然會夜長夢多!”


女子瞬間也明白過來,有些緊張的問道:“那我們該怎麽辦?”


男子猶豫了一下說:“我本不打算撕破臉麵,先結交一下再做打算,眼下看來要放到明麵上來了,不過師妹放心,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我們已經占了先機,豈能把這個機會拱手讓人,無論清河派有沒有七星金蟾都要上去看看!”


“若是真的有師兄打算怎樣做?”女子趕緊問。


“嗬嗬,有就最好,有秦鋒師兄的信物在他身上,小道士逃不出我的手心,走吧,我們先回客棧休息,明日一早上山!”


男子攬住女子嬌柔的腰肢微笑轉身。


而就在這對男女離開不久,一個帶著鬥笠背後背著一把奇怪武器的男子也出現路口,正是昨日在鎮上賣鐵爪妖狼的那位壯漢。


壯漢看著上山的王元澤等人捏著下巴自言自語:


“自從青荒七煞占了清河觀,這些年都很少下山,眼下這小道士又自稱清河派的掌門,難道山上發生了什麽變故不成,若真是如此,說不定我這次就有機會找到想要的東西了……還有,這龍門山的兩個人竟然把妖獸崽送給了小道士,總感覺其中有什麽不對……”


壯漢在路口呆了片刻之後,遠遠的跟在隊伍後麵也進入了山林。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