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窮親戚
loading...

……


“你們兩個以後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巴,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們清河派的任何事都不能在山下亂說,若是以後被我發現,你們就永遠不許下山!”


離開街口很遠之後,王元澤還在嗬斥流雲和觀海。


“掌門,我們知道了,以後保證不會亂說話!”流雲觀海嚇的臉色發白趕緊承認錯誤。


“嗯,知道就好,山下的人心思複雜,以後千萬多長一個心眼!”牛道士也在旁邊叮囑。


王元澤看看快要落山的太陽說:“牛長老,眼看天就要黑了,我們還是先找一個地方落腳,然後把要買的東西趕緊買好,明日一早回山,清風明月兩人留在山上我有些不放心!”


“掌門說的是,不過我也有十年沒下過山了,牛家在清河鎮人丁稀落,隻有一個遠房侄子還留在這裏,如今也不知情況如何,我們先去看看,最好能夠借宿一晚,米麵糧油之事我會安排,掌門無需操心!”牛道士趕緊點頭。


於是在牛道士的帶領下,在大街上拐了幾個彎,一直走到河岸邊一片有些荒涼的河灘附近,才看到幾棟破舊的民居。


這些房子都不大,破破爛爛的樣子一看就不是有錢人的居所。


王元澤頓時心涼了半截。


此時日落時分,陸陸續續有背筐挑擔趕牛擔柴的人從外麵歸來,看著突然來了老老少少四個道士,因此都放慢腳步忍不住多看幾眼,有人似乎認出了牛道士,忍不住上前詢問。


“您莫不是山上道觀的牛道長?”


牛道士笑著點頭,於是認出來的人頓時都激動興奮起來,紛紛上前圍著牛道士熱情打招呼,同時還有人直奔其中一棟民居,嚷嚷著牛道士回來了,很快裏麵就走出來兩個身穿破舊衣服年過半百的中年夫婦,一看見牛道士,頓時眼圈發紅的哽咽著迎上。


“果真是三叔公,我們……我們還以為您……”


“哭啥,老頭子命大福大,還死不了!”牛道士雖然說的淡然,但一雙老眼也泛出些紅潤,轉頭給王元澤介紹,“這就是老道遠房侄子平安兩口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


親人相見自然話多的說不完,四周圍上來的鄉民也越來越多,很快這片有些荒蕪的河灘便因為牛道士的歸來熱鬧了許多。


十多分鍾後,王元澤四人終於被牛平安夫婦迎回家中,看著低矮的廳房和破舊的家具,王元澤不僅暗自搖頭歎息。


牛道士自己孤家寡人,這侄子一家也是窮苦不堪,看來以後想讓牛家人幫忙籌備重建清河派也希望渺茫,隻能自己慢慢想辦法。


喝了一碗粗茶,聊了許多這十年當中各自的情形,牛平安夫婦就開始收拾床鋪生活做飯,忙前忙後安頓住宿。


雖然清貧,但這頓晚飯卻還算豐盛,有臘肉幹魚,還有蓮藕青菜,牛平安甚至還專門去打了一壺酒回來。


“三叔公,以往您每年都會下山至少兩三趟,十年前突然就沒了消息,我和村裏幾個想上山打探,但卻被幾個凶神惡煞的道士趕了下來?這些年山上是不是發生了什麽事?”


吃喝聊天,牛平安問起山上的情形。


牛道士也沒有說青荒七煞霸占道觀覬覦祖師洞的事,隻說那幾個道士是朝廷的通緝犯,躲在清河觀避難,前些日都離開了,自己才能下山。


牛平安也沒太過細究,眼圈發紅的說:“三叔公十年沒有音信,,我去求了鎮長幾次,他也說山上有虎狼當道,還有惡徒把守,不讓人上去,後來就沒人敢上山了,沒想到這些惡人也心好,沒有為難三叔公!”


牛道士心底歎了一口氣,那青荒七煞殺了他三個徒弟,留他一命也隻是覺得還有用而已,但眼下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因此也敷衍幾句不再提這些往事,而是說出山上的困窘和打算要購買的糧食衣物等。


牛平安頓時有些羞愧,“三叔公,不是我不想幫忙,但眼下沒有多餘的閑錢,大根幾年前娶了媳婦,接連又添了兩個娃,隻有等到寒冬魚價貴了,我弄些魚賣了湊些錢……”


“平安叔放心,我們不是要你出錢,你對清河鎮比較熟悉,幫我們出麵購買一些,然後找一些挑夫幫忙弄上山就行了!”王元澤忍不住開口。


“這個肯定沒問題,就算三叔公和掌門不說,我也會幫忙。”牛平安一聽臉色好了許多,趕緊連連點頭。


“平安啊,我們老牛家一直都住在清河鎮,兩千多年沒換過地方,牛家和清河派的關係你也清楚,如今陳家水家都不願意沾這個麻煩,陸陸續續都搬走了,但我們牛家即便是窮死,也要把山門守好,大根家的兩個娃是小子還是丫頭?”牛道士放下碗筷問。


牛平安和老伴臉色瞬間發白,支吾著說:“大的是個娃,小的是個丫頭!”


“是娃就好,以後我死了,那就讓他上山,清河派這份基業可不能斷在了我們牛家人手裏,不然將來幾位祖師歸來,我們的臉沒地兒擱!”


“三叔公,這樣我們牛家豈不是要斷後了?”牛平安哆嗦著開口。


“放屁,怎麽會斷後,讓大根和媳婦再生幾個不就行了!”牛道士對王元澤恭恭敬敬,對自家這個遠房的侄子卻很是不講道理,因此一句話說的牛平安差點兒就哭了。


“好了好了,平安叔別害怕,牛長老說著玩兒的,再說大根哥家的孩子都還小,到時候看守山門也輪不到他們,這些事以後再說,不過若是大根哥家的孩子品質不錯,我到時候可以做主教他仙法!”


王元澤趕緊打圓場。


這牛道士完全是不通人情世故,心裏隻有清河派,自家這侄子十年沒見,一見麵就要把別人孫子弄上山去當道士,如果繼續說下去,這頓喜相逢的飯菜都吃不下去了。


“掌門還會仙法?”牛平安抹著眼淚花兒愣住了。


“嗯,後山祖師洞顯靈,把霸占道觀的幾個江湖惡匪全部嚇跑了,我進去見到了祖師爺,他降下法旨讓我接任掌門,並且傳授給我修仙法門,你們牛家世世代代都恪守祖訓守護清河派,我作為掌門定然要嘉獎,到時候會優先考慮牛家的人,所以你也不要以為上山不好,以後上山就是當仙人了!”


“三……三叔公,這……這是不是真的?”牛平安激動的看著牛道士。


“哼,一把年紀了,真的假的看不出來,掌門說的話自然是真的,但你也莫要高興的太早,明天先幫我們把要買的東西買好送上山去再說,心思不純屁都修不出來!”


牛道士很不客氣的哼哼,轉身從褡褳中掏出一個錢袋子放在桌上說:“這裏麵有一些銀子,你明天一早拿去賣米麵糧油和一些禦寒的衣服被褥,再雇幾個挑夫,明天幫我們送上山去,關於祖師顯靈的事你也莫要到處張揚,心裏有數就好!”


“是是,三叔公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去安排!”牛平安趕緊點頭。


王元澤也拿出來一個沉甸甸的布口袋遞給牛平安,“平安叔,這裏麵是一些玉器珠寶,應該值些錢,你明天拿去鎮上當了或者賣了,看看能不能在鎮上挑一個地段買一間鋪麵,以後清河派壯大了,山下還得有個來往聯絡的地方,山上要什麽都由你來操辦,這樣你家的生活也會得到一些補貼,吃穿住用也能改善一下!”


“謝謝,謝謝掌門,我一定不辜負掌門的信任和安排!”牛平安瞬間激動的熱淚盈眶,雙手接過口袋聲音哽咽。


“這麽大個人了,動不動就哭,還不如這兩個小娃娃,有點兒出息好不好!”牛道士很是不滿侄子的表現,端起碗筷繼續吃飯。


一頓飯吃了個把小時,所有的事也在吃吃喝喝中安排交代停當,結局也算皆大歡喜,餘下的事也就不用王元澤操心了,看看天色還早,他決定帶著流雲觀海兩人到鎮上去逛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