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鐵爪妖狼
loading...

“看一看看一看,一階妖獸鐵爪妖狼,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走到一條十字路口,情形一下熱鬧了許多。


這裏似乎是一個集市。


路邊挑筐擺攤的人不少,一眼看去,也不過是售賣一些蔬菜水果,魚肉山貨等物。


不過其中一聲吆喝吸引了王元澤的興趣。


穿越過來一個多月,他還從未見過真正的妖獸,雖然紈絝的記憶中有一些,但其實就像看電影一樣不真實,因此聽見吆喝,王元澤幾步擠進了人群中。


一個頭戴鬥笠身材魁梧肌肉虯結的紋身壯漢正在大聲吆喝,麵前放著一個木籠子,裏麵有……一隻小狗。


小狗半尺長,看起來奶兮兮的樣子,灰白色的皮毛看起來有些髒亂,但一雙黑色的眼珠子如同清澈的寶石,兩團黑色的眉毛點綴在腦門上,吐著舌頭憨態可掬的樣子萌的人一臉血。


四周圍滿了人正在指指點點。


但都是嘻嘻哈哈調侃哄笑聲。


“你這是什麽狗屁的妖獸,這是你家狗子剛下的崽兒吧!”


“就是,一階妖獸要是長這樣,我家母雞就是三階妖獸!”


“兀那大個子,我們這清河鎮可不是那些沒眼界的普通地方,這裏以前可都住滿了仙人,什麽都見過,可就沒見過這麽奶的妖獸!”


“哈哈,就是就是,你這騙錢的法門在清河鎮可不管用!”


嘲笑聲中,漢子神情木然也不反駁,而是依舊大聲吆喝賣妖獸。


“二哈!?”


王元澤擠進來,一眼看到籠子裏麵的妖獸,忍不住雙眼瞪大。


“這位小道士,二哈是什麽鬼?”旁邊一個公子打扮的年輕人忍不住搭訕。


“二哈就是一種妖獸,體內有上古妖獸血脈,據說威力無窮,在家拆家,在外拆房,而且奔跑速度奇快無比,若不用繩索拴牢的話很容易跑脫,因此還有一個外號叫做撒手沒!”


王元澤蹲在籠子掐麵一邊看一邊滿口胡諂。


“咦,難道真的是一隻妖獸?”年輕公子驚訝的也蹲下來。


“喂,這位小道士不要胡說八道,我這的確是一頭一階的鐵爪妖狼,不過是剛出生罷了,若是成年,尋常猛虎都不是他的對手!”


賣妖獸的漢子明顯不滿意王元澤對他這隻妖獸的侮辱。


王元澤自然是胡說八道,但籠子裏的這隻小狗的確和二哈長的非常像,不過仔細看又有些不同,特別是一雙黑漆漆的雙眼珠子明亮異常,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讓王元澤微微有些緊張。


自從無涯子幫他撐開識海之後,他感覺自己對四周環境的感知增強了不少,再加上一個多月的打坐練氣,有了一絲氣感之後,身體對於一些未知的危險也更加敏銳。


這隻小狗看似奶兮兮萌哈哈,但是散發的氣息卻一點兒都不萌。


不過這種感覺周圍的普通人感覺不出來。


“掌門,這真的是一頭妖獸?”流雲和觀海也擠過來。


“掌門?什麽掌門?”


“難道這小道士還是個門派的掌門?”


“哈哈哈哈……”


周圍的人群一陣的哄笑。


“我們是清河派的人,這是我們新任的掌門,我們清河派可是大仙門……”流雲一本正經的解釋。


“大仙門?!”


“清河派如今窮的怕是狗都養不起吧!”


“哈哈哈哈……”


四周再次響起一陣抑製不住的嘲笑。


“哼,你們知道什麽,今天我們還在山上抓到一對金蟾,那可是大寶貝……”流雲臉皮通紅的大聲反駁。


“流雲住口!”


王元澤趕緊打斷流雲的話,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後對擺攤的漢子說,“這位大哥,你這小狗怎麽賣?”


“三千兩銀子!”大漢翻個白眼兒開口。


“臥槽~”王元澤打個擺子站起來,然後拉著兩個小道童轉身就走。


四周圍觀的人群自然又是一陣哄笑。


“喂喂,這位小道長莫走,這妖獸你還沒說完呢?到底是不是真的?”


年輕公子在後麵嚷嚷,但王元澤三人很快就擠出人群離開。


“清河派……金蟾……莫非是……”


街口七八丈開外,一間客棧的二樓,臨窗站著一對年輕男女。


男的二十四五歲,一身淺白色長衫做工精致無比,上麵繡著一條淡淡的金色龍影,腰帶玉佩,繡領長靴,麵如冠玉豐神俊朗,頭發紮在腦後,看起來氣勢飄逸出塵。


女的年齡二十左右,湖綠長衫,身材高挑婀娜,背上背著一把綠鞘長劍,姿容貌美同樣有一股出塵飄逸的風采。


“師兄難道對這幾個道士有興趣?”看見男子詫異的盯著王元澤四人的背影嘀咕,女子忍不住開口。


“嗬嗬,不過幾個凡俗道士罷了,我隻是對他方才說的那幾句話有些感興趣,這明明真的就是一頭一階的鐵爪妖狼,可笑整個清河鎮竟然沒人認識,而那小道士竟然胡諂說是什麽二哈,撒手沒,而且還說的煞有介事!”男子淡淡一笑說。


“那你方才還說到師兄聽到金蟾二字似有所思,難道破落至此的清河派還有真什麽寶物不成?”女子嗔道。


“洛師妹可知道清河派以前的事?”男子笑著問。


“自然聽說過一些,但現在早已頹敗的不成樣子,聽說山上隻有幾個凡俗的道士,連一個練氣入門的門人都沒有,還提他們幹什麽?”女子回答。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這清河派雖然殘破如此,其實裏麵好東西應該還不少,可惜神州仙盟早已發話,不讓任何門派前去搜尋,不然我們上去尋找一下,說不定還能找到一些難得的天材地寶!”男子有些遺憾的看著沿大街離去的王元澤四人。


“師兄怕是想的太好了,我可聽說清河派裏麵早已被搜刮幹淨,若是真的還有好東西,恐怕仙盟一句話也擋不住所有人的貪戀!”


“師妹說的也是,看來我還是道心不夠,不然也不會一直突破不了真元境,這已經卡了五年了,唉!”男子鬱悶的長歎一口氣,苦笑一下之後接著說,“師妹既然知道清河派,可知當初清河派飼養有一種非常珍稀的七星金蟾?”


“七星金蟾?”女子忍不住驚呼出聲。


“不錯,七星金蟾,方才那道童說他們是清河派的人,那少年還是新任掌門,今天還在山上抓到一對金蟾什麽?若是我沒推斷錯誤的話,可能就是一對七星金蟾?”


“怎麽可能,清河派破落了上千年,怎麽還會有這種寶貝?”女子露出無法置信的神色。


“我剛才說了,清河派看似頹敗,但其實底蘊極其深厚,當初建派之時,神州幾乎有點名氣的仙人都紛至遝來,出錢出人出力,赤鬆子和鬼穀子前輩坐鎮,羅生堂衍天大司命親自送來十粒仙丹……


如果不是清河派崛起如此之快,接下來的幾百年我神州早已被外族統治。


要說我神州眼下還能抗衡明越諸州和蠻荒妖魔鬼怪,在山海古國站穩腳跟,當年清河派的強勢崛起功勞最大,包括我們龍門山也獲益良多。


七星金蟾當初是清河派獨有的寶物,聽聞是來自號稱南疆深處最險惡地的葬天穀,神州地界並沒有,可惜後來清河派頹敗,這七星金蟾也就漸漸沒了音訊。


若是他們真的捉到一對七星金蟾,我豈不是就有機會得到合氣丹突破真元境……”


“那……那師兄打算怎麽辦?”女子怦然心動。


人仙境界,在普通凡人眼中他們看起來高高在上,壽元長久逍遙自在,但其實辛苦自知。


開元境,壽元不過兩百年,練氣階段每突破一個境界,差不多增加一百五十年左右,修煉到丹元境,壽元一般五百年,但修煉不光看心境,更多的還是看資質和運氣,說白了,尋仙問道,求的不過是天地間的一絲機緣而已。


若是一個關口卡住,幾十年上百年都可能無法突破,最後壽元耗盡隻能鬱鬱而終。


因此所有修煉者都知道,境界突破的越早越好,拖得越久壓力越大,心境也越發不穩。


兩人眼下雖然看起來都還年輕,但其實也都修煉了十餘年,而且沒有人嫌自己活得久,突破的越早,這青春也便駐留的越長,男子可以不在乎,但女子卻都很在乎自己的容顏。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仙子,凡人都不會感興趣。


因此男子一說,女子心中自然也多了想法。


男子微微皺眉想了一下說:“秦鋒師兄十年前失蹤,但神魂禁牌直到一個月前才突然爆裂,三長老感應位置就在西南方萬裏左右,但我們打探十多天仍舊毫無頭緒,此事看來隻能暫時作罷……


不過眼下遇到這種機會也不能就此放過,洛師妹這就跟我前去打聽一下,若他們真的有七星金蟾,那便想想辦法,若是沒有我們也趕緊回去複命,終南道場十年一次的分丹大會還有三個月就要開始了,打聽不到大師兄的下落不要緊,那分丹大會萬不可錯過!”


“是,師兄!”女子滿臉興奮的點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