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七星金蟾
loading...

“掌門掌門,不好了~不好了!”


這天,就在王元澤靜心打坐吐納修煉,感受著體內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在經脈中流動之時,童子明月大呼小叫的跑過來。


“何事大呼小叫?”


修煉被打斷,王元澤感覺一陣心浮氣躁的難受。


“掌門,廚房沒米了?”


王元澤差點走火入魔一口老血吐出來。


任你神功蓋世,隻要還沒有練到練氣辟穀的境界,吃喝拉撒就不能幸免。


這一個月王元澤過的逍遙自在,吃喝拉撒都有四個道童安排,道觀的修繕整理也有牛道士在主持,因此他幾乎就沒操心過。


但五個人畢竟都是凡人,一頓不吃餓得慌。


這荒山野嶺的沒女人可以,但沒糧食就真的會死人。


“沒米怎麽不早說,等到米缸空了才找我!”王元澤很是生氣的皺著眉頭站起來。


“本來昨天我看還有七八斤米,大長老也說可以再等兩天下山去買,但方才我做飯的時候去看,米缸突然就空了!”明月縮著脖子支支吾吾的解釋。


“還有這種事?走,去看看。”王元澤頓時奇怪起來。


廚房還是一如既往,亂七八糟衛生狀況堪憂,王元澤也沒去管,米缸打開著,往裏一看,果然空空蕩蕩如同狗添過一般幹淨,而他抬頭四周一看,頓時臉色更加難看,指著房梁說:“我記得還有一塊臘肉,怎麽也不見了?”


明月抬頭一看頓時嚇的臉色發白,趕緊搖頭說:“掌門,不關我的事,或許是幾位師兄師弟偷吃……”


王元澤卻沒有理會明月的話,而是眼光順著房梁煙囪灶台窗戶一路看下去,然後快速走到窗戶邊上往外一看,窗台和外麵的泥地上竟然有一串亂七八糟的動物腳印。


“快去找大長老和幾位師兄弟來,恐怕是道觀有了小偷!”王元澤一下明白過來。


明月此時也看到了這些痕跡,點頭很快就跑出長老院,很快牛道士帶著清風和流雲、觀海過來,簡單詢問了一下之後,牛道士臉色也有些陰晴不定。


幾個人順著腳印一路追查,最後發現這腳印消失在一座倒塌的廢墟殘垣之下,下麵就是峭壁,足足有十多丈高,加上肆意生長的樹木藤蔓,下麵什麽都看不清楚。


“掌門,這偷食物的賊物恐怕不好找!”牛道士開口。


“大長老,會不會是妖怪?”流雲等四個道童嚇的臉色發白。


“瞎說八道?隻有那些荒山野嶺之中才有妖怪!”牛道士嗬斥。


“我們這裏也算是荒山野嶺吧!”王元澤幽幽的開口。


牛道士苦笑搖頭說:“掌門雖然說的不錯,但我們清河派以前有護山陣法和許多護山之物,您在山上呆了一個多月,何曾看到過妖怪,連野獸蟲蛇都少,這山腰一圈,栽種有大量妖藤毒草,還有刀樹陷阱,大型野獸不可能上來,妖怪老道活了一輩子,隻聽說沒見過,怎麽會跑來偷米麵臘肉!”


“說的也是!”王元澤點頭,若是一頭妖怪要墮落到靠偷糧食臘肉過生活,這也過的忒慘了些,因此心情也頓時放鬆了許多。


四個道童一聽說不是妖怪,膽子瞬間也大了起來,紛紛擦拳磨掌叫嚷要去把這偷米偷肉的小賊找出來。


王元澤和牛道士自然也是同此心情。


本來山上就糧食緊缺,而且如今道觀沒有收入來源,全靠青荒七煞留下的底子在支撐,若是留著這偷糧食的玩意兒,繼續禍禍下去隻怕這道觀就待不下去了,重整山門自然也無從說起。


於是經過一番簡單商議之後,六個人一起帶上刀劍尋路下去。


眼下陸續在修繕整理的建築也就是山頂圍繞太乙殿那一圈,其他地方的幾乎都還沒動過,一是人少忙不過來,二是一群人不是老就是小,也沒那氣力和能力去做,重修這麽大一座道觀可不是眼下老老少少六個人就可以搞定的,還需要專門請人才行,而請人還得花錢。


而山上莫說是錢了,掙錢的門路都沒有,加之王元澤根本就不想操心,一心隻想快點兒進入練氣境,因此這一個多月他根本連道觀的門都沒出過,道觀附近的地圖對他來說依舊還處在黑暗狀態。


牛道士走在最前麵,王元澤走在中間,四個小道士跟在後麵。


每個人都提著刀劍,劈開兩邊的灌木荊棘和藤蔓小心翼翼的順著殘垣斷壁和陡峭的石階慢慢往下走,繞了一裏多路之後,抬頭才看見長老院的房簷。


前方不遠有一座垮塌的建築,不過早已被樹木古藤遮蓋的完全看不出來樣子,隻留下一段青石牆壁。


“咕呱~咕呱~”


就在一群人走近廢墟的時候,幾聲低沉如雷的叫聲從樹叢之中傳出來。


“噓,別大聲說話!”王元澤回頭叮囑四個童子。


“掌門別擔心,這好像是蟾蜍的叫聲!”牛道士回頭笑著說。


“蟾蜍這麽大聲?”王元澤不太相信。


“嗬嗬,掌門有所不知,蟾蜍也分很多種,以前清河派興盛的時候,可是飼養過不少種類的蟾蜍,提取蟾衣毒囊用來煉丹入藥,其中有一種叫做七星金蟾,叫聲奇大無比,簡直如同打雷一樣!”


“大長老見過?難道我們山上還有?”王元澤鬆了一口氣好奇的問。


牛道士搖頭:“我沒見過,但道觀的清河奇物誌和丹藥典籍之中都有記載,不過在山上這幾十年我也沒見過,平日隔的遠聽見叫聲也分辨不出來,若真的有一隻,我們就發財了!”


“如何說?怎麽就發財了?”王元澤趕緊問。


“這七星金蟾成年之後每年會蛻一次皮,這皮可是煉製一種叫合氣丹的主藥,極其難得,合氣丹是二品仙丹,是幫助凝聚真元築基的最好丹藥……”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牛道士雖然修煉一塌糊塗,但幾十年修道幾乎把清河派殘存下來的道書經典全部看完了,因此說起來頭頭是道。


王元澤聽的雙眼發亮,雖然眼下煉丹是不可能了,自己暫時也用不上,但這東西對其他仙門來說肯定也是好東西,拿在手中就是一筆巨大的財富,王元澤心頭瞬間火熱起來,催促著牛道士趕緊往前走,很快鑽進了倒塌殘垣斷壁之中細細搜尋起來。


“咕呱~~”


就在幾個人四處搜尋之時,突然一聲更加清晰如同雷鳴般的聲音從一個黑乎乎的石縫之中傳出來,震的耳朵發麻,一群人不驚反喜,趕緊將石縫四周荊棘全都斬斷,然後圍了上去。


“掌門,叫聲如雷,或許真的是當初遺留下來的七星金蟾,這石縫已經鬆脫,我們隻需把這磚石搬開就能找到了!”牛道士此時也興趣大增,把寶劍插在地上挽起袖袍就指揮四個道童一起動手。


“大長老,這七星金蟾應該有毒吧?”王元澤有些擔心的問。


“自然,這七星金蟾就是以毒入藥,借以刺激經脈運轉達到聚集真元築基的目的,不過典籍上說這種蟾已經有些靈智,隻要不是感覺到死亡威脅,一般不會噴射毒液,因為一旦毒液噴出,它自己就會元氣大傷,說不定很快死亡!”牛道士一邊幹活兒一邊解釋。


“那就好!”王元澤放下心來趕緊幫忙一起搬磚,很快石縫四周的磚石就被清理幹淨,然後模模糊糊看到裏麵的情形,隱隱有金光閃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