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萬事開頭難
loading...

“清風,從現在開始,道觀的錢財都歸你管理,以後道觀要買什麽都從你這裏開支!”


“明月,你負責後勤,我們吃飯喝水洗衣做飯都歸你管。”


“流雲負責道觀的物資采購和發放,這些衣服工具你要負責整理好,別讓老鼠禍禍了。”


“觀海負責日常接待,把散落在道觀中的香燭法器等收集在一起妥善保管,以後有香客來了都歸你安排。”


這四個小道童本來也沒名字,被七煞收上山之後也沒起名字,平日都喊板牙黃毛狗子二蛋等小名,因此方才來的路上,王元澤便給他們每個人起了一個高大上的專業道童名稱,而且還按上山的順序排了大小,名份都是清河派的一代開山大弟子。


作為一個大公司的業務骨幹,對公司的管理製度非常清晰,要想把事情辦好,就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得有規矩和章程製度,而人事安排就是重中之重,因此確定了四個開山大弟子之後,王元澤自然也要給他們分派不同的責任。


麻雀雖小,但五髒俱全。


清河派雖然一共眼下隻有五個人,但規矩和安排還是不能馬虎。


“掌門,我們都有活兒幹了,您幹啥?”年齡最小的觀海縮著脖子問。


“你想挨揍不成?掌門最大,自然是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武功高強的七位長老都還的給掌門行禮呢,掌門您說對吧!”作為曾經的小乞丐,如今搖身一變成為了首席大弟子的清風很快就有了大弟子的風範,開始嗬斥小弟拍掌門馬屁。


“嗯,清風說的對,我是掌門,自然該幹大事,這些日常小事你們都要分擔,不過你們雖然都有了各自的責任,但眼下山上隻有我們五個,因此你們每個人都不可偷懶,所有該幹的活兒還得幹,不能推諉扯皮,不然被我知道就要懲罰!”


“是,請掌門放心,我們一定不偷懶!”


四個小道童平日被七煞收拾的服服帖帖,看王元澤說的嚴重,都不敢再胡亂開口,一起行禮表示尊重老大的安排。


“對了,你們四個有沒有聽說道觀原來還有一個老道士?”安排完四個小道童,王元澤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掌門,山上的確是有一個老道士,是山下清河鎮的人,不過眼下獨自一個人住在南山看管菜園,平日也不讓他出來!”上山最早的清風趕緊點頭。


“嗯,老道士還在就好,明天去看看,今天你們先把這些東西都分類整理一下,以後這清河觀就是我們共同的家了,我們要好好的保護他!”


“是,掌門!”


看著四大開山弟子高興的開始忙活,王元澤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背著手去巡視了一下自己的領地,發現雖然衛生狀況有些堪憂,但儲備還算充足。


廚房有半缸米,看起來有百十來斤的樣子,估計正是長身體的五個飯桶能夠堅持個把月,另外還有幾口袋木耳蘑菇幹筍等山貨,房梁上竟然還掛著幾塊臘肉和熏臘野味。


後麵一個小菜園,栽種著一些蔬菜瓜果,既有辣椒茄子豆角絲瓜,也有幾種根本不認識的品種,但明顯種的很隨意,結的也道法自然,東一個西一個看起來和野生的也差不多。


而在一間雜貨房裏,掛著幾張色彩斑斕的獸皮,還看到幾顆猙獰恐怖的野獸頭骨和不少粗鋒利的獠牙利爪。


以王元澤對這個異世大陸般的山海古國的認知程度來說,基本上都不認識,即便是紈絝當年的鎮南侯府中都沒見過,不過看體型和樣式,肯定屬於罕見的大型猛獸,應該是青荒七煞獵殺之後留下的。


除此之外,竟然還有幾大壇野果釀的美酒,香味濃烈,看來七煞這些年在道觀的生活過的還算愜意。


在道觀之中東南西北的溜達了一圈,啃著幾顆野果回來的時候,四個小道童已經把亂七八糟的東西收拾的差不多了。


“哇,掌門,這果子不能吃!”


看著王元澤手裏的野果,從房間出來的道童清風驚恐的嚷嚷起來。


“為啥?”


王元澤驚詫不已。


這野果紅彤彤香噴噴,味道清甜汁水豐富。


難道有問題?


但瞬間之後就猛然驚悟,尼瑪是有點兒不太正常。


這棵果樹就長在下麵不遠,而且長滿一樹伸手可摘,此前山上雖然不缺吃喝,但加起來大大小小也有十多個人,而且道觀之中野果也並非到處都是,因此絕難滿樹的果子都留下來,特別是味道還這麽好……


一念想通,王元澤額頭上的冷汗刷的就下來了,瞬間感覺喉嚨發幹腸胃痙攣,渾身有一種酥麻酥麻的感覺。


完蛋了,老子中毒了!


王元澤手中的幾顆野果掉落在地,然後一把抓住清風急切的說:“快說,這到底是什麽毒果?”


“掌門別急,這野果毒不死人,但很快你就會看見漫天飛舞的小人……”


“尼瑪……”


片刻之後王元澤果然開始出現幻覺,眼前五顏六色的光影飛舞,有各種穿衣服不穿衣服的男女小人開始在空中飛舞,不過這些幻覺出現不久,紫府之中的黑色珠子竟然緩緩的轉動起來,然後這些幻化出來的小人便化作絲絲縷縷的氣息被吞噬進去。


幻覺消失,口幹舌燥渾身酥麻的感覺也很快消失的幹幹淨淨。


不光如此,中毒症狀消失之後,王元澤竟然感覺身體仿佛被溫泉泡過一樣,有一種懶洋洋很舒服的感覺。


“掌門,難道你沒有看見小人?”


等了半天,清風發現王元澤的臉色竟然平靜下來,一點兒中毒的症狀都沒出現。


“看見了,不過我練過仙法,這些毒對我沒有用!”王元澤故作高深的微微點頭。


“掌門果然厲害,那野果紅彤彤香噴噴,又好看又好吃,我們以前也吃過,然後除開看見小人之後還會睡很久,醒來就頭痛肚子痛,因此我們都不敢吃,聽六長老說這種果子叫迷魂果,如果了吃多了就會徹底睡死過去……”


清風在山上呆了好幾年,對山上的情況也很熟悉,毒果的事自然隻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說完也並沒有在意,不過王元澤卻有些不同想法。


因為他吃完之後既不頭痛也不肚子痛,幻覺倒是出現了,但很快就被魂珠吸收掉,說明這種果子裏麵有一種補充神魂的能量,而且融入到身體裏麵的東西似乎也沒有副作用。


雖然對修真界的事還近乎於白癡,但王元澤畢竟兩世為人而且還有紈絝少爺的底子,見識不低。


幻覺,其實就是一種精神層麵的變化,而精神其實就是靈魂感知,而靈魂就是道家所說的神魂。


也就是說迷魂果的本質是含有一種影響神魂的能量。


一念想通,王元澤瞬間高興起來。


無涯子為了救自己用力過猛虛脫了,最後躲進黑珠子裏麵的時候說讓自己找一些溫補神魂的丹藥溫養魂珠,自己本來還無從下手,但這迷魂果明顯就有這功能。


看來自己不光要吃,還要多吃才行。


於是王元澤把掉在地上的幾顆果子撿起來胡亂擦了幾下接著啃起來。


而清風也看的喉嚨一聳一聳的有些流口水,但想想後遺症又趕緊打消了這個念頭,滿臉的崇拜看著王元澤說:


“掌門,這山上有不少野果,但大部分都不能吃,您千萬要小心,這紅果子雖然有毒,但還毒不死人,而其他不少野果吃下去就會腸穿肚爛,您最好還是不要胡亂吃,以前我們一共有八個同伴,眼下就剩下了四個,其中有兩個就是被野果毒死的……”


王元澤一邊吃一邊點頭:“以後我會小心,對了,這迷魂果雖然有毒,但味道不錯,對我還有些用處,你們有空就去把樹上成熟的果子都摘下來曬成果脯,以後說不定可以用來煉藥!”


“好的,等會兒我就和三位師弟說一下,保證不耽誤掌門的事!”


清風很爽快的點頭,不過說完之後又提醒說,“掌門,除開野果,這山上危險也很多,平日不要離開道觀太遠,不然可能會被野獸或者妖怪吃掉!”


“還有妖怪?”王元澤嚇了一大跳。


“絕對有,幾位長老還曾經見過,我們以前有八個同伴,除開兩個吃野果毒死,還有兩個就是在南坡下采摘山菇木耳的時候被妖怪拖走的,再也沒有回來!”清風心有餘悸的說。


好吧,王元澤覺得自己不該放七煞之中唯一的女人下山的,眼下山上就自己這五個還未成年的小孩子,看起來情形十分不妙。


“不過掌門放心,這道觀雖然很破舊,但野獸和妖怪從來就不會進來,這裏麵平日連蛇蟲都很少看到,隻要不離開道觀太遠,一般也不會有太多危險,隻要不亂吃東西就好!”清風又解釋一句,王元澤的心這才微微平息了幾分。


這清河派以前是修仙大派,一定有一些外人不知的護山陣法之類的東西,雖然眼下陣法沒有了,但還是有一些令野獸和蟲蛇忌憚的氣息,就和祖師洞一樣,那裏本來風雨不侵,但卻連一個鳥窩都沒有,除開塵土樹葉,螞蟻似乎都沒看見。


仙家手段,果然都有些匪夷所思。


“掌門您先坐會兒,我去廚房催一下飯菜!”與王元澤套完近乎,清風趕緊去廚房,不久就帶著明月和流雲觀海端著飯菜過來。


一碗清炒豆角,一盤涼拌黃瓜,還有一涼碟醃製的野菜和一碗油亮金黃的臘肉。


飯是黃米飯,菜也是山上常備的食材。


雖然看起來簡單,但味道卻格外誘人,特別是對於在後山爬上爬下又是殺人丟屍餓了一整天的王元澤來說,這飯菜不亞於五星大酒店的豪華大餐。


飯菜都擺放在長老院當中的一張石桌上,四周都是長條石凳,王元澤也不客氣,坐下之後四個開山大弟子趕緊幫忙盛飯遞碗筷,甚至還給他倒了一杯酒。


“掌門,您嚐嚐味道好不好!”明月很討好的幫王元澤夾了一大塊臘肉。


王元澤也不客氣,此時已經餓得發慌了,夾起來一口下去,大口咀嚼的同時不停的使勁兒點頭,“嗚嗚,不錯不錯,好吃,你們也別都站著,一起坐下來吃!”


四個道童的到王元澤許可,也都高興的坐下來,端起碗筷呼呼啦啦的吃起來。


此時晚霞漫天,晴空萬裏,清風朗朗,幕天席地坐在這與世隔絕的千丈山頂,雖然隻是一頓簡單的飯食,但卻讓王元澤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暢感覺,仿佛自己也化作了這山巒清風一般,有了幾分超脫紅塵俗世的自在和安寧。


飯菜不錯,酒也香醇,聽道童說是七煞中的三長老自己用釀製的,原料就是這山上采摘的各種野果,裏麵還放了各種不同的難得藥材,不光好喝,還有補氣強身之效。


而在吃喝之中,王元澤也問了不少道觀的事,清風明月四人也把知道甚至聽說的都爭先恐後說了一遍。


在七煞來之前,清河觀聽說也有幾個道士,不過大部分都被七煞殺了,然後七煞就冒充道士雀占鳩巢住了下來,幸存下來的隻有一個姓牛的老道士,關在南坡種菜。


倒不是七煞仁慈,而是他們還沒有打開祖師洞拿出仙家寶貝之前,還得留一個業內人士作為儲備。


因此老道士便也有了活命的機會。


一頓飯吃完,王元澤感覺好受了許多,同時也在腦海裏把眼前的事好好捋了一遍,慢慢也算是有了一點點安排和頭緒。


萬事開頭難,


中艱難,


結尾更難!


但他不是一個容易放棄的人,不然也不會為了一筆訂單連續一個月不眠不休最後活活累死。


而眼前隻要自己堅持下去,任何困難都隻是暫時的,因為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除開眼前四個小道童之外,腦袋裏麵還有一個真正的神仙,想來很快就能夠在這片似是而非的神州大地站穩腳跟。


而未來,還有更加廣闊和豐富多彩的世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