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祖師洞
loading...

隨著一抹紅色從極遠處的山巒上出現,清幽的天空很快朝霞滿天,繼而一輪紅日躍出山巒,新的一天開始。


“起來~”


隨著哐當一聲房間的門被一腳踢開,然後兩個凶神惡煞的道士大步走進來,一劍割斷王元澤身上的繩索將他拖到門外。


此時院子裏青荒七煞全部到齊,而且還都換上了嶄新的道袍,就連昨日穿的破破爛爛的四個小道童也都換了幹淨的道服,看起來清爽多了。


“為掌門更衣!”


馬臉道士一揮手,瘦高的道士準備上前,卻被女道士攔住了。


“五哥讓我來,服侍掌門穿衣服可不是你們男人該幹的活兒!”


蘇小蓮從小道童手裏接過一件紫色的道服,走到王元澤麵前幫他穿上的時候竟然低聲說:“袖袋中我放了一枚清心符,若是感到危險就趕緊按在額頭上,出來的時候若是還沒糊塗,就裝一下糊塗,我能幫你的就這麽多了!”


王元澤雖然詫異,但還是不動聲色的微微點頭,暗喜昨夜的那一場勾兌總算沒有白費。


“送掌門入座!”


看著衣服穿好,馬臉道士再一擺手,兩個身高體壯的道士便上前再次將王元澤拖上高高的台階,然後一巴掌按在了大殿中央一把破破爛爛的大椅子上。


“拜掌門~”


馬臉道士再次開口,然後七個人一起對著高坐的王元澤稽首行禮,同時嘴裏高呼:“清河門下弟子青風、青雲、青鬆、青穀、青禾、青竹、青萍拜見掌門,恭祝掌門福壽萬年,逍遙自在。”


雖然隻是殺人越貨的假道士,但沒想到竟然還給自己都起了一個青字輩的道號,前麵的一套儀式也還搞的有模有樣,這讓王元澤有點兒受寵若驚的感覺,但還沒等他把掌門座椅坐熱乎,就被兩個道士一左一右如同拎小雞一般提了起來。


“走,帶他去祖師洞!”


馬臉道士大袖一擺,一群人就裹著王元澤往大殿後方的山崖呼嘯而去。


後山陡峭無比,遠看就是一片懸崖峭壁,但實際上在懸崖上有人工開鑿的石梯,還有欄杆和扶手,不過這些欄杆和扶手因為年久失修大部分早已墜落山崖,因此看起來非常險要,而且台階上長滿了野草苔蘚,濕滑無比,王元澤被拖到懸崖邊隻往下看得一眼便腿肚子開始打顫。


青荒七煞顯然對後山這條路很熟,估計沒走一百次也走了九十九次,因此也沒等王元澤回過神來,便連拉帶扯的沿著陡峭曲折的台階往下走,而且這群人平日過的也是刀口舔血的日子,都有一身不錯的功夫,因此也走的還算平穩,不過也有好幾次腳下打滑的意外出現,將夾在中間的王元澤嚇的差點兒尿褲子。


死他到不是很怕,但他恐高。


站在這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山風呼嘯的懸崖之中,下麵就是萬丈深淵,涯底白雲拂蕩,野獸的嘶吼此起彼伏,王雲澤一路不斷的哆嗦,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飄出體外了,簡直比死還恐怖。


一路戰戰兢兢,但好在有驚無險,約莫大半個小時之後,一群人站在了半山腰一塊天然的石縫之中。


這道石縫約麵積約十來平米,站七八個人都有些擠,邊緣原來砌有一道石牆,但眼下大部分已經垮塌,碎石散落的到處都是,因為長久都沒有人清理,到處都是厚厚的落葉和塵土,石壁上甚至長有不少奇怪的植物。


石縫的盡頭,有一個兩米多高黑漆漆的半圓山洞,仿佛一張張開的大嘴,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一群人走到洞口兩米左右停下,在馬臉的示意下,矮胖道士往洞口走去,但走到洞口的地方突然空氣中一股若有若無的波動出現,然後矮胖道士悶哼一聲就被彈了回來,就仿佛被一隻看不見的大手使勁兒推出來一般。


“大哥,仙陣還在!”矮胖道士站穩之後臉色略微有些蒼白的說。


“小子,這裏就是清河派的祖師洞了,等會拿著令牌進去無論找到什麽都一定要拿出來,不然道爺將你碎屍萬段。”瘦高的道士惡狠狠威脅。


王元澤翻個白眼兒不客氣的說:“你現在就可以將我碎屍萬段!”


“你……”瘦高的道士大怒。


“老五~”馬臉道士聲喝止同伴,然後臉色變的溫和許多對王元澤說:


“小兄弟,到了這一步,我們也不騙你,這山洞我們都進不去,但隻有清河派的掌門才能進去,隻要能夠活著出來,並且拿到我們需要的東西,我保證放你回家,我馬嘯風雖然殺人如麻,但畢竟我們兄妹以後還要在南陽國混飯吃,鎮南侯我們得罪不起,還有……你可知道裏麵有什麽?”


“裏麵有什麽?”王元澤故意問。


“裏麵有仙家寶貝!”馬臉滿臉神秘的低聲說。


“仙家寶貝?!”王元澤目瞪口呆的模樣。


“不錯,要不是仙家寶貝,我們何必冒著被鎮南王追殺的危險請小兄弟來,你昨天求死,我們為救你可耗費了不少救命仙丹妙藥,今天你可千萬別想不開,隻要進去拿出來一樣仙家寶貝,我保證不會再為難你,若是寶貝比較多,送你一兩件也不是問題。”


“好,這是你說的啊,別到時候不算話!”王元澤伸手從馬臉手中接過一塊非金非玉的令牌,大步往洞口走去。


自己剛拔了氧氣管,沒想到轉眼醒過來,就有了接觸神仙的機會。


這山洞裏麵充滿未知,對青荒七煞來說勢在必得,但對於他來說,何嚐又不是一個逃脫升天甚至一步登天的天賜良機。


而自己是生是死,是仙人還是鹹魚,一切天意就在眼前這個黑黢黢的祖師洞中。


青荒七煞都在後麵緊張的看著,尤其是馬臉,雙眼睜大雙拳握緊,似乎比王元澤還緊張。


“這仙陣到底是啥玩意兒,看不見摸不著竟然能擋住人,而山洞裏麵有到底有什麽可怕的東西,為什麽進去之後就會失魂而死……”


王元澤腳下義無反顧,但心裏還是禁不住暗自嘀咕。


就在他走到剛才胖子站立的位置,突然感覺身體四周一緊,就仿佛一股水流要將他衝擊出去,但瞬間這股力量又從他身邊繞過將他包裹進去,同時手中的令牌也突然閃爍起微微的光亮,然後他就身不由己的往前走了一步,眼前隨即一陣模糊,隨即身體很快一鬆,等他站定再看,眼前已經是在山洞裏麵。


回頭往外看去,卻發現青荒七煞等人的竟然變得非常遠,就像隔著毛玻璃一樣看不清楚。


我靠,仙陣果然神奇,這一步好像跨越了好幾百米遠。


王元澤驚懼的摸了一下腦門的汗,又趕緊回頭觀察山洞裏麵,借著令牌散發出的微微光芒,很快就將山洞裏麵的情形看的七七八八。


山洞很小,約莫七八米深,很幹燥,東西也很少。


一條石案,幾個蒲團。


兩邊石壁上原來應該掛著一些東西,但眼下早已朽爛掉在地上。


山洞最裏麵靠著洞壁有一組真人大小的雕像,惟妙惟肖非常逼真。


當中一個身穿錦袍的少年,眉宇間帶著一股睥睨氣勢,左邊一個身穿黑衣懷抱鐵劍的帥氣青年,臉色有三分不羈,右邊是一位長發披肩柳眉星目的絕色女子,身穿黑裙腰佩短劍,衣袂飄飄似九天仙子。


少年的麵前一左一右竟然蹲著兩頭正在啃竹子的大熊貓,肩膀上竟然還蹲著一隻猴子。


尼瑪,這是一個什麽組合?


看著雕像,王元澤半天沒合攏嘴巴。


除此之外,除開洞壁上掛著一些蜘蛛網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物品,而且也根本就感受不到絲毫的危險存在,當然也更別說仙家寶貝了。


當然,王元澤也並沒有放鬆警惕,畢竟門口這個神奇的陣法肯定不會是用來裝門麵的,眼下既然陣法普通人看不見,那仙家寶貝可能也用什麽方法藏匿起來了。


於是觀察完山洞的大致情形之後,王元澤小心翼翼的往前邁了一步。


然而就這一步踏出,王元澤竟然感到一陣毛骨悚然,渾身汗毛都一下豎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