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勾兌失敗
loading...

聽王元澤的話,看王元澤的動作,女道士微微猶豫了一下點頭。


“既然你想通了便好,事情雖然我們要保密,但對你來說也沒太大必要,這清河派的後山祖師洞中有一樣寶物,我們想拿出來,但那個山洞有仙術封閉,普通人進不去,隻有有靈根的人拿著清河派的掌門令牌才能通過……”


原來如此!


王元澤在心裏嘀咕一句,俄而驚訝的抬頭:“難道那我就是那個有靈根的人?”


“不錯,有靈根的凡人萬中無一,要不是祖師洞中的寶物珍貴,我們也不會冒得罪你爹將你擄上山來!”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祖師洞中到底是什麽寶貝?這樣明天我進去之後也好有目標去找!”


王元澤心底竟然有一種壓製不住的激動。


沒想到青荒七煞的目標竟然是一座仙人洞府,看來這一趟既十分危險又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對於剛死過一次的他來說,對死亡的恐懼遠不如仙家寶貝對他的刺激大。


蘇小蓮搖頭:“我們其實也不知道裏麵到底有什麽寶貝,十年前我們躲避仇人追殺來到清河觀,有一天傍晚突然有一道五彩虹光從天外飛落在觀後懸崖之下,我們查找之後發現祖師洞就多了一道看不見的陣法,於是猜測那虹光便是落入了祖師洞中,但我們嚐試所有方法都不能進去,於是便去詢問清河觀的道士,他們說千年前清河派還興盛的時候,那祖師洞是有先祖布下的禁製,隻有本派掌門才能進去,但後來清河派破落之後那禁製不知什麽時候便消失了,眼下禁製重新出現,定然是清河派祖師顯靈。”


“後來在我們的威逼利誘之下,清河觀一個老道士才說出方法,祖師洞需要本門掌門拿著門令牌才能進出,雖然老道士交出了掌門令牌,但我們依舊還是進不去,於是在我們又殺掉了觀中兩個道士,老道士才被迫道出原因,那就是進出祖師洞除開掌門令牌之外,還要有靈根資質的人才行,而我們都沒有靈根,於是我們又到處尋找有靈根的人……”


“你們自己都是沒靈根的普通人,那你們又如何知道別人有沒有靈根?”趙頎打斷蘇小蓮的話。


蘇小蓮也沒生氣,反而是在門檻上坐下來說:“這清河觀雖然眼下看起來已經破落,但聽說千年前可是一個超級大的仙門,門下全都是練氣辟穀的神仙人物,來去都是騰雲駕霧,仙家法寶不知幾許,這種辨別有沒有靈根的寶物自然不缺,那守觀的老道士手中就還有一塊測試牌,十丈以內隻要是有靈根之人出現,上麵便會顯出顏色!”


“果然是仙家手段,難怪你們能找到我?”


王元澤讚歎之餘忍不住又問:“那測試靈根的法寶既然能夠檢測靈根,定然也能判定靈根的好壞對不對?來的路上聽你們說我是你們找到的第五個掌門人,那這些人當中我的資質到底如何,是好是壞?”


蘇小蓮十分驚訝的看著王元澤,似乎突然之間發現眼前的這個少年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與昨天完全不同,不光膽子變大了不少,而且脾氣也平和多了,不光如此,就連說法的風格和理解能力也讓她刮目相看,這深更半夜的表現,完全不象一個十五六歲的的紈絝說出來的話,非常的老道成熟。


“蘇姐姐怎麽這樣看我,難道是本世子長得太帥了?引動了您的春心。”


黑暗之中王元澤輕輕的摸了一下自己陌生的臉頰嘿嘿幹笑。


“噗嗤~”蘇小蓮忍不住用手背遮著嘴巴吃吃笑了許久才說:“聽說你是南陽城的花花小太歲,今日看來你果然膽子不小,連姐姐都敢調戲,真個不知死活!”


哎呀,有門有門,這女土匪看來還是有拿下的希望!


王元澤內心瞬間活躍起來,看來那個硬邦邦的想法也不是沒有成功的可能,因此腆著臉說:“小弟我在南陽城也不是草頭神,見過的女人無數,但像姐姐這樣花容月貌而且武功高強的女人可真的一個都沒見過,若是姐姐願意,嘿嘿,小弟今晚願意自薦枕席!”


“啐,果真是個花花小太歲,也不看看這是什麽地方,若是平日遇上,姐姐我倒是不反對,可惜眼下不行,所以不管是你想死前快活一晚也好,還是想與我拉近關係乘機逃走也好,眼下我都不會答應你,因為若是壞了幾位哥哥的大事,說不定我也會被他們殺掉,不過……”


“不過什麽?姐姐但說無妨。”一聽女土匪話中有轉機,王元澤也趕緊打蛇隨棍上。


“不過你若真的喜歡姐姐,那明天就要萬事小心,切莫大意,一定要活著出來,到時候姐姐自然都依你……”


王元澤瞬間滿臉苦澀,看著蘇小蓮飽滿高聳的胸脯歎口氣說:“蘇姐姐把祖師洞這麽重要的秘密說出來,小弟感激不盡,可惜裏麵是仙人陣法,凡人進去凶多吉少,不然你們也不會在這裏守候十多年,其實我也知道,即便是明天能夠拿到寶貝活著出來,其他幾位也不會放過我,隻是我想問問蘇姐姐,若是我加入你們,會不會給我一個活命的機會?”


“加入我們?”蘇小蓮一下愣住了。


“不錯,我知曉了你們如此重要的秘密,於公於私你們都不會放過我,但若是我們成為了兄弟姐妹,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你想多了,我們青荒七煞在江湖惡名昭著,我們是匪你們是官,這件事是不可能的,何況你背後還有你爹鎮南侯和南陽國朝廷,即便是你現在為了活命加入我們,將來被人知道鎮南侯的兒子溝通江湖惡匪,隻怕他的地位不保,到時候他一定會天上地下殺我們而後快,你這不僅是坑爹,還要連我們兄妹七個一起坑進去……”


蘇小蓮打斷王元澤的話,臉上的聲音也變的冷硬起來。


尼瑪這都被你看出來了,這青荒七煞不僅殺人如麻,心思也是個頂個的圓滑,考慮問題幾乎滴水不漏,這調戲加組隊兩項策略都不成功,看來今晚勾兌的事情要徹底泡湯了。


果然說完這句話蘇小蓮就站了起來。


“王元澤,你想活命我很理解,但姐姐也實話告訴你,你若是不想死的這麽快,明天最好成功,還有剛才你說的也沒錯,那測試牌的確能夠測試靈根的好壞,根據令牌顯示,你的靈根是這五個人中最差的,稱為垃圾靈根,隻能引起令牌微微一絲的反應,若不是有靈根的人難找,我們絕對不會冒著得罪鎮南侯的風險要你,因此明天你好自為之吧,至於你能多活幾天全看你自己的造化,我是半分忙也幫不了!”


果然如此!


王元澤雖然有些遺憾,但也沒太過在意,畢竟有靈根的人少,垃圾靈根也是靈根,隻要能進去就行了,於是又問:“蘇姐姐不忙走,你能不能告訴我前四個結局如何?也好讓我死的明明白白!”


“你這麽聰明,結局你自然也能夠想到,前麵四個都死了!”蘇小蓮並沒有隱瞞。


“都死了?怎麽死的?是你們殺死的嗎?”王元澤雖然猜到,但還是忍不住微微打了個哆嗦。


“那倒不是!他們從祖師洞出來之後就昏昏沉沉如同掉魂一般昏迷不醒,幾天之後就徹底睡死過去,因此我們到現在都一直沒弄清楚祖師洞中到底有什麽……王元澤,若是你這次有幸成功,我雖不敢保證你能活下去,但看在今晚你能乖乖配合的份上,若是還有什麽遺言可以告訴我,日後有機會我會幫送回鎮南侯府!”


王元澤心說日後的事自然要日後再說,你都不讓我日一下,還有什麽以後,眼下憑借自己這具紈絝身體三腳貓的功夫,如果想要用強,怕是褲子還沒脫就掛了。


於是,王元澤再次被女道士捆成粽子丟在了地上,鬱悶至極。


本來還打算借機會色誘一下,但竟然沒成功。


自己的兩個計劃都被蘇小蓮看穿,恐怕明天的祖師洞一行會更加艱難。


而且根據蘇小蓮的說法,進去之後出來就會像失魂一般渾渾噩噩,然後就會慢慢在昏睡中死掉,這才是最可怕的事。


那祖師洞中一定有眼下自己完全不了解的東西。


不過多想一下,王元澤又有些釋然。


自己從小接觸的都是科學理論,這修仙的東西連青荒七煞這些土著都不了解,他就更加不了解了,明天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如同蘇小蓮所說,完全看自己的造化,也就是天意。


人死鳥朝天。


腳一蹬,布一蓋,全村老少等上菜。


不過這個待遇恐怕也享受不到了,最後的結局就是和前麵四個掌門一樣,被青荒七煞丟到山崖下麵去喂了野獸。


“尼瑪,穿過來就當掌門,沒想到卻是一口大黑鍋。”


一想到這個結局,王元澤歎口氣閉上了眼睛,索性不再去胡思亂想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