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荒山野嶺黑燈瞎火
loading...

“砰砰砰砰~~”


“來人啊,救命啊……”


夜深人靜之中,一間破敗即將倒塌的房間突然裏傳出接連不斷的撞擊聲和叫喊聲。


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一個瘦高的道士提著寶劍走進來。


“你幹什麽?”


瘦高道士瞪著在地上不斷掙紮踢腿叫嚷的王元澤喝問。


“我要撒尿!”。


“撒在褲子裏!”瘦高的道士冷哼一聲回頭就走。


“你信不信我咬舌自盡!”王元澤大聲嚷嚷。


“你敢……”


瘦高道士轉身回來一把捏住王元澤的脖子,伸手從腰間摸出一條髒兮兮的汗巾子就塞進王元澤嘴巴裏麵。


“嗚嗚~”王元澤掙紮的更加劇烈,不斷踢腿扭腰,在深夜聽起來異常清晰。


“算了,五哥,就讓他出來吧,這荒山野嶺之中,他根本就逃不掉,已經子時了,我來守著他,你去休息!”一個女道士提著一把劍出現在瘦高道士身後。


“哼,七妹小心一些,別讓這個小王八蛋鑽了空子,壞了明天的大事!”


瘦高道士冷哼一聲讓開,狠狠的瞪了王元澤一眼之後轉身離開。


“我解開你的繩索,但你也要乖乖的配合,不然我也幫不了你,若是讓我其他幾位哥哥知道,你隻會受更多的苦!”女道士盯著王元澤開口。


“嗚嗚~”王元澤使勁兒點頭。


於是女道士解開王元澤身上的繩索,王元澤手腳活動的第一時間就把嘴裏的汗巾子扯出來丟在地上,然後迫不及待的三兩步跳到門外。


果然,外麵是一座荒蕪的道觀,在清冽的月色和星辰照耀下,看的非常清楚,和先前醒過來時看到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


四周都是荒山野嶺,隱隱約約還能聽到遠處傳來的野獸嘶吼和打鬥的聲音。


“往前兩步,就在草叢裏解決!”背後傳來女道士的聲音。


王元澤看著眼前滿院子黑壓壓在夜風中搖擺的荒草和四周矗立的古樹陰影,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哆嗦,然後一步一步往前挪進草叢中,在腰間來回摸了許久才好不容易解開褲帶。


這泡尿足足尿了一分多鍾,王元澤渾身爽快的連打幾個擺子開始收拾工具,而女道士卻是暗自啐了一口轉過身來。


王元澤此時已經大致確信了自己的判斷,自己應該是走了狗屎運穿越到了一個奇怪的世界,這具身體根本就不是自己熟悉的模樣,但根據腦海陌生的記憶來判斷,自己屬於魂穿附身在了一個南陽國鎮南侯府紈絝世子的身上,而這個紈絝和自己的名字竟然一模一樣。


因此他把衣服整理好之後,退回到門口卻沒急著進去,而是看著女道士。


這個女土匪長的還不錯,朦朦朧朧的月光之下,看起來五官精致皮膚白皙,穿著一身道袍,在夜風的吹拂下下該凹的地方凹,該凸的地方凸,和王元澤在二十一世紀的大城市見過的任何女人都不一樣,充滿了一種別樣的成熟和誘惑風情。


“你想幹什麽?”


在王元澤的注視下,女道士竟然有些緊張,手不由自主的按上了劍柄。


王元澤瞬間有些好笑,再厲害的女人也是女人,當孤身一人的時候也會害怕,不過貌似眼下該害怕的是自己才對,可惜自己死而複生,竟然對死亡一下沒有了恐懼,麵對七個殺人如麻的劫匪竟然毫無懼意,內心平靜的自己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能不能給我弄點兒吃的喝得,我快一天沒吃東西了!”


王元澤從女道士臉上收回眼神平靜的開口。


女道士鬆了一口氣,緊繃的臉色也隨即平緩許多,鬆開劍柄微微點頭指著房間說:“你先進去,我去給你找點兒食物!”


“那就多謝了!”王元澤道謝一聲走進房間,隨著吱呀一聲房門關上,接著又是一陣稀裏嘩啦鐵鏈碰撞的聲音,明顯是從門外被鎖上,然後就是離開的腳步聲。


王元澤也長吐一口氣,借著門縫透進來的淡淡月光坐到地上,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眼下這荒山野嶺的,也不知道這青荒七煞把自己附身的這個才十六歲的紈絝世子弄到這荒山野嶺的破道觀之中來幹什麽,但肯定不是什麽好事,不然這家夥也就不會假裝撞在香爐上打算裝死逃走了。


所謂認倒黴門板都擋不住,這家夥本來是假撞一下,卻沒想到腳下被草叢中的磚石絆了一下,竟然結結實實一頭真的把自己給撞死了。


於是才有在醫院掛掉的自己雀占鳩巢活下來。


穿越背後的神秘眼下還無從探究,但眼下必須先弄清楚真實的處境才行,王元澤可不想好不容易穿越過來還沒弄明白這個世界是啥樣就又掛了!


而眼下其他六個匪徒都不在,唯一就隻有一個女道士,因此這個機會斷然不能放過。


對於女人,無論是生前的王元澤還是當下的紈絝少爺都不算初哥。


王元澤生前是一個大公司業務骨幹,經常與客戶來往,不說吃喝嫖賭樣樣俱全,但為了業務成績自然對風月場所並不陌生。


而這個鎮南侯家的紈絝少爺雖然毛還沒長齊,但卻早已是風月場上的老手,吃喝嫖賭樣樣精通,沾花惹草更是行為日常


更何況堅固的堡壘往往是從敵人內部攻破的,自己要想有活下去,去看看這個奇怪的山海古國和九州大陸,甚至是神話傳說般的妖魔鬼怪以及那些飛天遁地的神仙,就不能放過任何逃生的可能,即便是犧牲色相也在所不惜。


眼下荒山野嶺黑燈瞎火孤男寡女……


嗯,為了活下去,一定要努力一下!


就在王元澤慢慢有了一個硬邦邦的想法之時,聽著門外一陣叮叮當當開鎖的聲音,然後房門推開,一個窈窕的女子身影提著一個竹籃進來。


“吃吧,山上就一些山果和冷饅頭,還有些清水!”


女道士將竹籃放在王元澤麵前,然後轉身往外走。


“前輩等等!”王元澤站起來。


“還有什麽事?”女道士站住回頭,臉色竟然有些溫和,“你不用叫我前輩,我們青荒七煞本來也不是什麽好人,我叫蘇小蓮,你叫我蘇七娘就行,親熱點兒也可以叫我蘇姐姐,我都不會介意!”


“那個……蘇七……姐姐,你能不能和我說說明天到底要讓我幹什麽,這樣我心裏也好有個底,免得把你們的事情搞砸了,我想你們既然敢得罪我爹把我擄上山,又不讓我死,必然會是一件對你們很重要的事,而且肯定也不想把這件事透露出去,既然橫豎是一個死,我也不要死要活的矯情了,隻想死的明明白白,免得當了糊塗鬼……”


王元澤一邊說話一邊從籃子裏麵拿出來一顆硬邦邦看不清顏色的果子,胡亂在衣服上擦了幾下,也沒管剛才撒尿沒洗手,直接就啃起來。


沒想到一口下去竟然驚奇無比,這果子香甜可口汁水豐足,竟然比他以前吃過的任何水果都美味,因此也就哢嚓哢嚓無所顧忌啃的汁水四濺,稀裏嘩啦的聲音在黑夜的房間裏聽起來異常清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