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青荒七煞
loading...

人生自古誰無死。


隻分早死和晚死。


王元澤死的不早也不晚,是在大中午。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在某座現代化醫院五樓的某間病房之中。


王元澤躺在床上,臉上罩著氧氣罩,隨著床頭的心電圖儀發出幾聲嘀嘀警報,而後跳動的電波一下變成了一條平直的綠線。


很快一群醫生急匆匆跑進來各種急救,但此時已經再無回天之力,這個入院三天就心衰竭,肝衰竭,腎衰竭,肺衰竭的超級衰人在下了數次死亡通知書之後,終於還是掛了。


“如果還有來世,我一定不要這麽拚命掙錢……”


這是王元澤臨終前最後殘存的意識,然後眼眸中最後一絲光明消散,靈魂也仿佛被無盡的冰寒和黑暗吞噬。


不過就在他的意識徹底消散的刹那,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力如同抽水機一般將他拖入一個漆黑的漩渦之中。


……


山頂的道觀之中,一群道士正圍在一起,七雙眼睛直勾勾盯著地上的一具少年的屍體。


“大哥,這都過去這麽久了,為何還沒醒過來,莫非這定魂珠是假的?”一個道士滿心疑惑的問。


“這個……”馬臉道士也不敢確定,發黑的臉色卻更加黑了三分。


他不過是個惡匪,雖然在江湖中也算一個絕頂高手,但對這種正宗的仙家寶貝來說,也真的隻是二哈看星星,隻剩懵逼,而且名稱和使用方法也都是從那位被他搶劫殺掉的仙人口中得知的。


當時那人身受重傷從黑沙之地出來,身上幾個大窟窿,血都快流幹了,但竟然沒死,這種情形他非常清楚,此人必然是一個練氣士,是傳說的仙人,而不是他這種剛打通任督二脈的凡俗江湖高手。


而那位仙人顯然也認為馬臉這個凡俗之人不敢對他出手,何況當時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也不得不依靠馬臉,不僅拿出定魂珠教會他使用方法以防不測,甚至還許下重諾得救之後送他一枚舉世難求的仙丹。


但對於一直就靠打家劫舍為生的青荒七煞的扛把子來說,做好事對他來說是不可能的,一輩子都不可能,他唯一喜歡做的就是搶劫殺人。


於是他假意答應護送仙人離開黑沙之地,途中故意磨磨蹭蹭,那仙人堅持了一天之後終於挺不住了,用最後一口氣請求馬臉用定魂珠將他魂魄定住,然後快速送回龍門山。


馬臉等待的機會終於到了,於是假意幫忙使用定魂珠,然後一刀結果了那仙人,但搜查之下,此人身上除開一枚定魂珠和裝定魂珠的小口袋之外一無所有,夢想中大把的仙丹更是毛都沒有。


馬臉倉皇逃回老窩,躲避一段時間仍舊覺得不保險,又帶著幾個同伴逃近伏牛山中,然後霸占了清河觀。


而殺死龍門道場弟子的事他也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過,包括眼前幾位同伴,因為這件事一旦傳播出去,他青荒七煞每人有一百顆定魂珠也定然救不過來,一定會被龍門山的仙人滅成渣渣。


這次為了得到進入祖師洞的機會,不得已鋌而走險拿出這顆定魂珠。


但結局他卻毫無把握,因為重聚神魂死而複生莫說他沒聽說過,仙門道場也從未有過傳聞。


因此隨著時間慢慢過去,不僅幾個同伴漸漸沒了信心,就連馬臉自己都感覺沒有了底氣,心中開始後悔當初的殺人劫財,說不定那次救了那仙人,自己就能得到一枚仙丹藥,說不定……


就在馬臉暗自悔不當初的時候,躺在地上的少年突然渾身痙攣一般瘋狂扭動幾下,手腳亂舞之中驚呼一聲就坐了起來。


“活了活了,哈哈,真的活過來了!”


一群道士在短暫的失神之後瞬間就爆發出一陣歡呼。


“這……這是哪裏?你……你們又是什麽人?”


王元澤坐起來之後,費力睜開糊滿鮮血的雙眼,滿臉茫然的看著眼前一群道士。


“小王八蛋,在道爺的手中還想死?”馬臉滿臉猙獰的一把將王元澤提了起來,咬牙切齒的眼神中滿是憤怒和惋惜。


當初他冒險殺死龍門山的仙人,其中九成就是被這顆寶貝誘惑,從此便惹下了一個根本就惹不起的仇家。


但眼下,卻白白浪費在眼前這個家夥身上。


而且這家夥活過來之後還在裝傻,竟然還假裝不認識他們。


但此時清醒過來的少年,的確是真的不認識他們,依舊滿臉懵逼,還在使勁兒回憶自己到底死沒死。


不過就在他被馬臉提起來的同時,腦海中突然有無數根本就不屬於自己記憶的東西如同潮水一般呼嘯著衝入他的意識當中,瞬息之間,王元澤感覺自己的腦袋就如同被釘進去一根燒紅的鐵釘,劇烈的疼痛讓他慘叫一聲,一翻白眼兒就再次昏迷過去。


“完了完了,難道是回光返照又死了?”


一群道士不知所措,馬臉道士也是麵孔扭曲,不過伸手探過少年口鼻和脈搏之後,緊繃的臉色才慢慢放鬆下來。


“氣息尚穩,應該沒事,先送去房間調養看管,隻等明天把他送進祖師洞,隻要能夠活著拿出東西來就算沒有白費!”馬臉擺擺手長吐一口氣,剩下幾個道士七手八腳的將少年抬進道觀的廂房安頓好。


……


王元澤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發現自己被捆的如同粽子一樣躺在一間破舊的房子裏麵。


房頂上一個大洞,可以看見漫天的星辰。


而腦海中充斥的全是些稀奇古怪根本就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什麽山海古國、九州大陸、青荒七煞,甚至還有各種妖魔鬼怪和神仙傳說,內容完全如同神話小說一般讓他迷糊到不能分辨自己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


王元澤雙眼瞪的大大的,透過房頂的窟窿看著幽靜深邃的夜空。


或許這隻是自己陷入了一個迷夢之中?!


“嗷嗚~~~”


黑夜中一聲恐怖的野獸嘶吼很快又將他的思緒拉回到眼前。


寂靜的夜空,破舊的房子,清晰幹淨的星辰,還有這驚心動魄的吼叫,加上如同粽子一樣的綁縛,讓他清晰的明白當前的處境非常不妙。


這種感覺異常真實。


根本就不像是在做夢。


仔細對照一下腦海中突然出現的這些毫不連貫的陌生記憶。


王元澤決定冒險驗證一下自己的判斷和想法。


因為自己明天可能會當上一個叫清河派的掌門。


而在此之前的十年當中,這個門派已經換了四任掌門,而自己就是第五個。


一個門派如此勤快的換掌門,絕逼不正常。


不說他知道,就連被自己附身的這個鎮南侯府的紈絝小世子都知道,甚至還不惜一頭撞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