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也不當掌門
loading...

“放開我,我要下山!”


“你們這些江湖騙子……王八蛋……”


“我王元澤今天就是一頭撞死,絕不當這破清河派的掌門……”


一座風景秀麗的山峰上,有一座破敗不堪的道觀。


一群穿著百納道袍的道士正簇擁著一個蓬頭散發氣急敗壞的少年往道觀最高處的太乙殿而去。


這幾個道士六男一女,為首一個馬臉黑須的男子約莫四十多歲,最年輕的是個女子,二十六七模樣,這些人雖然都穿著道袍紮著道髻,但卻毫無出家人的平和,反而都帶著一股凶戾之氣。


而圍在中間的少年與其說是簇擁,更不如說是脅迫。


少年身體還算魁梧結實,但在幾個道士手中卻毫無掙脫的可能,夾在一群道士當中猶自還在拚命的扭頭掙紮和叫嚷。


這群道士後麵,還跟著四個小道童,手裏分別捧著鍾磬、道服、拂塵和香燭等法器事物,看著前麵的情形,一個個小臉上都充滿了憐憫和不安。


一群人穿門過戶,很快便來到太乙殿前麵的庭院之中。


庭院闊有數十丈,但卻長滿了荒草和荊棘,看起來十分的荒涼,除開四周破敗的偏殿圍牆之外,太乙殿門前一尊一人多高的巨大香爐看起來異常惹眼。


一群人在香爐前麵停了下來,為首馬臉道士回頭從跟在身後的小道童手中接過香燭,點燃之後對著香爐三拜。


“太乙仙尊在上,清河派列位祖師在上,今日我們又選出一位新掌門,還請列祖列宗保佑……”


馬臉道士最後幾個字聲音很低,誰也沒有聽見,咕噥結束之後將香燭插在了香爐之中,看著三柱嫋嫋青煙升起,這才轉身一把捏著少年的脖子惡狠狠道:“今日這掌門你當也得當,不當也得當,若是再敢多嚷嚷一句得罪了祖師爺,道爺我把你的舌頭割下來下酒……”


“嗚嗚~”少年臉色憋的通紅不停掙紮,但馬臉道士的手勁奇大無比,仿佛鐵箍一般將他脖子都快拗斷了,因此掙紮片刻之後翻著白眼兒慢慢消停了下來。


“哼!”馬臉道士鬆開手,少年雙手捂著脖子使勁兒喘氣,就在馬臉道士以為恐嚇成功轉身之時,隻站在旁邊的道士一陣驚呼,然後背後就是嘭的一聲,等他回頭,才發現少年已經一頭撞在巨大的香爐之上,身體正軟綿綿的摟著粗大的香爐腿慢慢歪到下來。


馬臉道士臉色大變,趕緊一把將少年扶住,卻發現少年頭上撞破一個大洞,汩汩鮮血如同泉水一般冒出來,瞬間就將衣服和地麵染透一大片。


馬臉道士顧不得滿手的獻血,用手在少年口鼻尖試了一下,臉色更是難看。


“大哥別慌,想來還沒死透,及時救治說不定還來得及,我有一道止血符……”


一個滿臉橫肉的矮胖道士跳出來,從袖口掏出來一張紅色的符紙,啪的一聲貼在少年血糊糊的額頭上,隻見符紙上一道淡淡的光芒閃過,符紙上的顏色瞬間褪盡,而少年頭頂上汩汩冒出的鮮血很快就止住了。


剩下幾個道士一看有戲,於是紛紛解囊出手。


“黑玉斷續膏。”


“五更還魂香。”


“清心符!”


“烏雞白鳳丸!”


“七步斷腸散……額,拿錯了,是通絡散淤膏~”


“金槍不倒……”


劈裏啪啦之間,一群道士將手中的物品都砸在少年身上,昏迷不醒的少年的身體如同觸電一般抖了幾下,但依舊還是沒有恢複氣息。


“大哥……”一群道士有些肉疼的看著馬臉道士。


一直捏著少年脈搏的馬臉道士臉色異常難看的搖頭,噗通一聲將少年丟在地上,咬牙切齒的臉皮抽抽幾下說:“沒救了,趕緊下山再去找一個來!”


幾個道士一聽臉色更加難看,矮胖道士趕緊說:“大哥,再找一個有靈根的恐怕不容易,這個家夥也是我們找了整整三年才找到的,而且還得罪了鎮南侯,如今下山怕是危險……”


“不錯,大哥,這些有靈根的人萬中無一,實在太難找了,這些年我們找遍了南陽國和周邊十餘郡縣,也不過找到五個,而且資質也是越來越差,不說害怕鎮南侯追查,即便是順利恐怕幾年也碰不上……”


“是啊,這次機會怕是要泡湯了……”


“唉,十年了,一次都沒成功,看來這仙緣我們是真的沒機會了!”


一群道士全都紛紛搖頭歎息情緒低落。


“狗日的脾氣還挺大,說撞死就撞死,老子非得將你挫骨揚灰不可!”一個瘦高的道士上前狠狠一腳將少年的屍體踢的翻滾出去。


“五哥,人都死了生氣還有什麽用,還是快想想其他辦法吧!”唯一的女道士略有不忍的開口。


“哼,眼下還有什麽辦法?祖師洞的仙術封印普通人根本就無法突破,而且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來說越不利,我們在這破道觀已經守了十年了,如今又得罪了鎮南侯,若是透露出去,哪裏還有我們的份?”瘦高道士狠狠說道。


“我們青荒七煞雖然在江湖混的名聲狼藉,但若是得到真正的修仙法門,占了這清河派的山門,有了這名正言順的機會,以後說不定也能夠混成龍門道場這種的仙門大派,開山收徒,成仙得道,逍遙長生……”


滿身血跡的馬臉道士搖頭之餘雙眼露出火熱之色。


“成仙得道……逍遙長生……”


其餘幾個道士臉上都露出向往之色。


“不行,我不能放棄這次機會,眼下已經得罪了鎮南侯,若是不能突破,怕是這荒山野嶺也待不下去了!”馬臉道士咬咬牙猶豫片刻從懷裏掏出一個布滿符文的精致獸皮口袋,小心翼翼的打開,倒出來一顆圓溜溜的黑色珠子和一枚淡綠色的玉符。


玉符也就罷了,看起來普普通通通,但珠子卻漆黑如墨,仿佛一個小小的黑洞一般反射不出任何光芒,隻看一眼便有一種靈魂悸動要跳出身體的感覺。


“這是什麽寶貝?”其餘幾個道士都驚恐的臉色大變。


“這是一枚定魂珠,據說是一種罕見的仙家寶貝,此物有定魂聚魄之效,哪怕是死去之人,隻要不超過一個時辰,就有八成幾率重聚神魂活過來……”


“嘶~~”


一群圍觀的道士頓時不約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看黑色珠子的眼神都變得貪婪起來。


“哼,此物是十年前我在黑沙之地殺死了一個龍門道場的仙人得手的,此物見不得光,我本來想留著以後遇到不測用來救命之用,但看來這次隻能便宜這個小王八蛋了,你等散開為我護法,待我激活此珠救活他,這次機會我們絕對不能輕易放棄,就像老五所說,拖得越久,危險越大,一旦被真正的仙家人物知道,怕是我們不光會竹籃打水一場空,連命都會丟在這裏……”


馬臉道士說著將死去的少年抓過來,將黑色珠子按在少年的額頭上,然後啪的一聲捏碎玉符,隻見一股綠色光芒將少年籠罩其中,按在額頭的黑色的珠子便像虛化一般一點一點慢慢融入少年的額頭之中,最後竟然完全消失不見。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