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忍著點兒,有點兒痛
loading...

“呼呼~”


王元澤渾身虛脫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勁兒喘氣,臉色白的嚇人。


“好好,竟然第四關也能輕鬆抵抗,看來這噬魂陣對你沒有太大危險,小子,爬起來繼續走,仙緣已經在向你招手了!”無涯子很沒有仙人風範的催促,言語中甚至還帶著勾引和蠱惑。


“前輩,既然你都認為我可以過了,何不把這陣法撤了!”王元澤擦著額頭的滾滾虛汗心有餘悸的說。


“你以為我不想,可惜我現在做不到,因為這個陣法就是用我自己的這縷元神做的陣眼,我現在根本就出不來,這是一個死陣,隻能從外麵攻破!”無涯子的聲音響起。


王元澤愣了一下說:“那豈不是前輩自己把自己困在裏麵了?”


“你這樣說也沒錯,眼下的確如此,不過這是我萬不得已的舉動,困死自己總好過被人奪去煉成法寶要好,何況虛境強者也不是那麽容易死,虛境,俗稱天仙,虛魂不散,元神不滅,哪怕再過千年萬年,隻要有一絲機會,我還能夠煉體重生,而你,或許就是我無涯之的重生的機緣,你繼續走吧,若是能夠破開陣法,我絕對給你一場天大的造化!”


“好,既然前輩將這些最隱秘的事告訴我,那我也不矯情,看來今天既是前輩的造化,也是晚輩的造化!”


王元澤從來就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也是個在名利場上來回打滾的人,各種勾心鬥角的人不知道打過多少交到,但他從未見過無涯子這種心態的人,從話語間可以聽出,無涯子即是因為眼界高實力強大養成的習慣,同時也是心情豁達道心通透才有的氣勢。


於是接下來,王元澤鼓足勇氣一步一步不停向前,每隔三步就有一次攻擊,而從攻擊的畫麵看來,的確是一次比一次強大許多,因為到了最後一次攻擊,同時出現的竟然是三十六把綠色飛劍,鋪天蓋地就鑽入了他的眉心。


但經過前麵八次攻擊之後,王元澤幾乎已經完全放心了。


腦袋中的這顆不知來曆的黑色珠子對這種靈魂攻擊幾乎具有來者不拒的吞噬力。


因此走到最後這一步,王元澤的心態也已經徹底放鬆。


果然,最後一次攻擊照樣被黑色旋渦毫不留情的吞噬下去,而且這顆珠子散發的黑光已經擴散到拳頭大小,旋轉之中就像一個黑洞一般。


隨著最後一道攻擊結束,整個山洞之中那一股看不見摸不著的氣息猛然消停下來,一直籠罩在王元澤感覺中的無形壓力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此時,王元澤已經站在了山洞最裏麵的雕像前麵。


一點五彩亮光從雕像底座上慢慢漂浮起來,最開始仿佛一粒灰塵,很快放大到指頭大小,變成一塊五彩斑斕晶瑩剔透的玉石碎片慢慢漂浮到王元澤麵前。


碎片雖小,但卻散發著一股無盡滄桑的宏大氣息。


而五彩霞光落在王元澤眼中,仿佛就像是一片星空撲麵而來,星光璀璨如同潮水,瞬間化作一片浩瀚無比的宇宙將他的靈魂包裹進去,然後一個英俊帥氣的黑衣中年男子虛影在星空之中慢慢凝聚出來。


“小子,我就是無涯子,這個碎片是我虛魂空間的一部分,我完整的虛魂空間已經被神族連同身體擊毀,元神法相也徹底崩潰,隻餘這一縷元神躲在碎片之中逃到這裏,本來以為我清河派徒子徒孫還在,這樣我就能弄到靈丹仙藥修煉恢複,但沒想到清河派早已頹敗不堪,破落到連一個練氣境的弟子都沒有……”


“這祖師洞本來是我當年閉關修煉之處,有我親手布下的陣法,我躲進來之後激活門禁反而成了敗筆,被人發現鑽了空子,竟然用我清河派的掌門令牌偷偷進來,於是我為了自保不得不布下死陣……”


“修道講究萬事隨緣不沾因果,既然你我有緣,又破開這死陣放我出來,這份因果自當有個了結,現在我便傳你功法助你踏足仙道,若是將來修煉有成,還希望你能重整我清河派!”


王元澤大喜:“前輩放心,雖然眼下我什麽都還不敢保證,但將來隻要我能夠做到,必然會努力做到,決不食言!”


“嗯,看得出來,你雖然有些奸猾,但心思不惡,懂得知恩圖報,清河派交給你我也放心,但切記,修道之人最忌諱言而無信和善惡不分,殺人奪寶爭名奪利更是修道大忌……”


“天道盈虧善惡有報,隻有那些心思淳樸德善兼備者才能道心通達不拘外物誘惑,最後修煉有成,任何投機取巧急功近利道途都隻會早早的斷絕,好逸惡勞窮凶極惡之輩更是寸步難行,這是我對你的忠告,也是我清河派的祖訓,希望你能夠謹記!”


“多謝前輩,小子一定不會忘記祖師教導!”王元澤趕緊點頭。


“那就好,我現在就進入你的身體幫你撐開識海,開辟紫府,這樣才能容納我的傳承,你還是一介凡人,雖然我隻剩這一縷殘魂,但強大的神魂之力也不是你可以承受的,你放開心神不要緊張,忍著點兒,可能有點點痛……”


無涯子的虛影說完說完一指頭戳在王元澤腦門上,然後漫天五彩星空倏然化作一道流光鑽進而王元澤的眉心。


凡人紫府未開,識海緊閉,實則就像處女一般,而無涯子這一道力量粗大無比,就像一根鐵棍……嗯,更像一根燒紅的鋼釺一樣就毫無準備的捅了進來。


“嗷~”王元澤突然發出一聲慘叫,捂著額頭就滾到地上打滾哀嚎,臉孔扭曲猙獰,口鼻眼耳之中瞬間有血水沁出。


這特麽哪是有點兒疼,王元澤此時疼的隻想幹脆一死了之。


這種靈魂的疼痛比肉體的傷痛更加難以忍受,完全無法抵抗,但和肉體的疼痛又完全不同,肉體疼到極致人的意識就會徹底關閉,進入假死狀態,俗稱昏迷。


但這種直接作用在靈魂上的疼痛身體完全無法屏蔽,隻能活活忍受,想死都不可能。


不過好在這股撕裂靈魂的疼痛並沒有延續很久,隨著一股五彩霞光在王元澤的意識中亮起,很快一個拳頭大小的空間就顯露出來,恐怖的疼痛也隨之潮水般消退下去,而隨著空間的出現,一顆黑色的珠子也清晰的在霞光中浮現出來,仿佛一個黑色的旋渦在緩緩旋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