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用力過猛
loading...

“媽的,竟然敢陰我們,我馬嘯風今天必殺你!”


馬臉道士畢竟是後天境的武功高手,傷口雖多似乎並沒有傷到要害,此時醒悟立刻一躍而起,抽出寶劍撲向王元澤。


“當~”


雖然紈絝少爺有些武功底子,但畢竟不能和刀頭舔血的青荒七煞相比,因此王元澤這一劍感覺劈在了一塊鋼板上,火星四濺中胳膊被震完全失去了知覺,然後被馬臉一腳踹在心窩,頓時噴出一口鮮血踉蹌後退七八步,差點兒就要掉下懸崖。


“軟蛋,一個受傷的毛賊都打不過,放鬆,讓我幫你!”


王元澤腦海中響起無涯子的聲音,隨即一股強大的意識降落在自己的靈魂之上,而自己的靈魂仿佛被萬噸水壓機壓住一樣完全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


“還我兄弟命來!”


一招得手的馬臉道士如同瘋子一般再次撲上來。


但此時王元澤卻根本無法動彈,眼看劍光都要劈到自己腦門上了,身體這才用一個極其別扭而怪異的姿勢往旁邊一讓,然後突然猛然抬手,手中的寶劍後發先至,撲哧一聲從馬臉的脖子上劃了過去。


“噗~”


劍光帶著一抹血珠飛散。


“你……”


馬臉手中的寶劍當啷一聲墜地,不可置信的捂著自己的脖子瞪大眼睛,鮮血從手指縫裏噴濺而出慢慢跪了下去。


王元澤看都沒看他一眼,動作輕敏的往前幾步跨出,手中的寶劍如同流光連挑帶劈,隨著幾聲撲哧撲哧利刃入肉的聲音,剩下幾個還沒爬起來的道士全都一劍斃命,就在劍光即將劈到最後一個女子身上的時候,王元澤的身體突然一頓停了下來,此時劍尖已經刺破了女道士頸上的皮膚,一粒血珠順著脖頸滾落下來。


“老夫活了兩千多年,還從未殺過女人,罷了,今日便饒你一命!”


王元澤嘴裏吐出一句冷酷無比的話,然後手一鬆,寶劍當啷墜地,同時腦海中響起無涯子的聲音:


“娘的,用力過猛,剩下的事你自己解決,最近不要打攪我,若是有能力就幫我找一些補充神魂的靈藥溫養魂珠,沒有就好好修練……”


無涯子還未說完聲音就消失了,同時壓製住王元澤靈魂的力量也瞬間如潮水般退去,而王元澤也瞬間恢複了對身體的控製權。


蘇小蓮長這麽大從未如此害怕過。


剛才手雷滾落出來的時候,她站在一群人最後,因此爆炸的瞬間,她實際上並沒有受到太大傷害,除開被幾塊碎石和彈片刮破衣服和皮膚之外,基本上安然無恙,就是被炸飛的同伴撞到洞壁之上,而且突如其來的爆炸也讓她神魂瞬間失守,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恐怖的事情。


而等她剛回過神來的時候,一道殺機凜然的劍光已經刺到了她的脖子上。


昨天那個還要死要活的少年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個殺神,尤其是臉上那一雙冷淡到毫無情緒的雙眸,完全就像亙古冰川一般,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也如同深淵大海無法抵抗,這股力量讓她感覺自己的靈魂仿佛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小舟一般,仿佛隨時都會崩潰。


特別是王元澤最後說出來的那句話,更是將她嚇的魂不附體。


“你……你真的不殺我?”


看著王元澤突然丟下寶劍,臉色驚恐蒼白的蘇小蓮渾身虛脫一般軟到在地。


“昨夜你送我食物,又與我說那麽多的秘密,今日又送我一道清心符護身,雖然這些都是你為了打消我的死誌、謀奪洞府之中的仙寶故意為之,但終歸也算恩義,我王元澤不是恩將仇報之人,青荒七煞已經煙消雲散了,你自己離開清河觀,以後莫要再作惡了,更不要將此事說出去,不然會死的很難看,你走吧,好自為之!”


蘇小蓮麵如死灰,情知王元澤前後巨大的變化肯定是在山洞中得到了他們夢寐以求的仙家寶貝,因此根本就不敢看王元澤,顫抖著扶著山壁慢慢站起來失魂落魄的離開。


看著蘇小蓮走出石縫消失不見,王元澤這才搖搖晃晃一屁股坐下來劇烈喘息,足足休息了十多分鍾之後才慢慢爬起來挨著摸屍。


眼下無涯子在自己的腦袋裏安了家,自己憑空得到了一個強大的仙人做後盾,王元澤感覺底氣充足了許多。


而且又有了一篇強大的修仙功法,隻要慢慢修煉下去,很快這些凡俗的武功高手在他眼中就會屁都不是,因此王元澤瞬間便打定了主意,決定暫時就先在山上隱居修煉,等到修煉有成有了自保之力再做其他打算。


至於南陽國鎮南王的家,那和自己已經沒啥關係了,即便是可以回去繼續當紈絝,那也絕對不是王元澤的理想。


穿越者不把天日個窟窿,那和鹹魚有啥區別。


但清河派如今破落如此,似乎隻有自己一個光杆大掌門,眼下是要啥沒啥,因此蚊子腿上的肉也不能放棄。


青荒七煞在江湖打劫多年,必然還是會有一些存貨,即便是凡間使用的金銀也行,至少自己還得下山買米賣菜買些油鹽醬醋和換洗的衣物,而且無涯子還希望他重整清河派,那就還得招人,不說靈根優異的吧,至少武功高手得先有一批,這樣才能撐得起清河派的場子……


胡思亂想中,王元澤手腳不慢,一頓摸屍下來,弄到了五個錢袋子和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過讓王元澤遺憾的是金銀珠寶少的可憐,加起來隻有七八兩的樣子,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到不少,除開一些行走江湖必備的膏藥迷香之外,還有幾道各種顏色的紙符。


現在不是整理的時候,王元澤大致看了一遍就從一個死去的家夥身上脫下道服裹在一起係在背上,然後又費力的將幾具屍體都拖到懸崖邊丟了下去,剩下地上還有幾把刀劍,王元澤也一起捆在背上,然後順著陡峭曲折的石梯往山頂爬去。


下來的時候差點兒嚇尿。


但上去的時候王元澤卻心底平靜了許多。


根據腦海中紈絝殘存的記憶和青荒七煞的作為來看,這是一個非常野蠻的時代,和地球文明截然不同,殺人這種事並不需要太大的心理負擔,而且人其實都是無涯子殺的,他不過是當了一回機器人,心裏壓力更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一個小時後,王元澤背著五六把刀劍和一包摸屍的戰利品終於氣喘籲籲的爬上山頂。


手軟腳軟的一屁股坐在了太乙殿後麵的平台上。


回頭看著四周群山之中的蒼茫雲海和一望無際的巍峨山巒。


沐浴著清透爽利的呼呼山風。


看著在陽光下漫山遍野金紅翠綠交織的秋日風景。


王元澤僅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舒暢和輕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