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湖裏發現屍骨
loading...

椅子突然一沉,按說何芷該條件反射地挪到一邊,她卻沒有動,連眼皮都沒眨一下,好象預計到柯楊會有這麽一招。


這個女人不一般!


柯楊收起嘻皮笑臉,自覺地往何芷身旁挪開兩尺距離,這樣既不會太親近侵犯到他人的安全距離,也不影響他們順暢地交談。


“柯陽,你對伍彤州有什麽想法?”


是驢子是馬這會可以拉出來溜溜了。


“嗯,我發現有幾大疑點。”


何芷請他幫忙當然不是看上他長得“帥氣逼人”,考察一下他的偵察能力是應該的。沒人會花錢請個飯桶,何況他還沒做一點成績就找事主預支費用,何芷毫不猶豫把錢給他,就衝這份信任,他也得竭力所能。


柯陽扭頭看著何芷,總結剛才和伍彤州接觸下來發現的幾個疑點。


第一,陽台上的花草長得茂盛茁壯。伍彤州卻說花草都是何婧打理照顧,何婧離家三十二天了,這麽長時間沒人打理花草不死也枯了。


第二,網友寄來的禮物何婧都沒有拆開,說明對方寄給她之前已經告訴她寄的是什麽禮物。對一個並不了解自己喜好的網友,怎麽可能跟對方私奔?


第三,伍彤州說結婚前住公司宿舍,他一直是自由畫師,哪來的公司會給他提供宿舍?


第四,伍彤州和何婧結婚才半年多,何婧的女兒卻不喜歡媽媽,喜歡他這位相處時間不長的繼父?


“看他們拍的全家福,豆豆騎在伍彤州的肩膀上扁著嘴角不像開心的樣子,倒好像被強迫擺拍。


還有那枚白鋼耳環,怎麽看都像男人的耳飾,我看給伍彤州戴著更合適,伍彤州的左耳有耳洞。”


柯楊頓了一下揉了揉眉心,“目前總結先這麽多,有些細節我還得再推敲。你覺得呢?”


“我覺得我妹想要二胎,伍彤州的樣貌和職業完全滿足了我妹少女時的幻想,她應該很愛伍彤州,她不可能為了一個網友離家出走。”


“再婚夫妻想生一個孩子鞏固感情很正常。”


柯楊的見解和何芷不相上下。


“叫豪帝的網友很可能是個煙霧彈,就算有這麽一位豪帝,何婧也不可能和豪帝私奔。目前來看伍彤州的嫌疑不小。”


“伍彤州的母親失蹤十年了,真的就找不到了嗎?”


“最近這一年我一直想著這個案子,希望能有所突破。不過目前來看希望太渺茫了。”


柯楊仰臉望著樹冠透過的細碎陽光,每次想到實習時接到的第一樁案子還沒破,心裏都像堵了塊石頭。


“何婧的衣帽間裏少了一隻旅行箱,說明何婧是帶著行李走的。就算伍彤州不記得何婧有哪些衣物,也不可能不知道家裏少了一隻旅行箱。衣帽間放旅行箱的位置剛好空出一個。”


“也許那裏本來就是空的呢?”


“不會,我妹有強迫症,什麽東西都要擺放整齊把空間塞滿。”


一個人的性格一旦形成很難改變。


“給你點讚!對了,你有沒有考慮過做女偵探?不如讓你老公出資,咱倆一起開個偵探社,像唐人街探案那樣的。”


“……”


本來嚴肅認真的氣氛被柯楊的無厘頭給打破了。


“今晚六點前給我報告伍彤州的信息。”


何芷起身扔下一句話快步走出公園,招手攔下一輛出租車回芙蓉嶂別墅。


柯楊望著何芷的背影咧嘴笑,等何芷坐上出租車揚長而去,他掏出手機連著打了兩個電話,然後開著破吉普車遠去。


芙蓉嶂物業管理處門頭上的長條顯示屏上,滑動著一行綠色大字:租售芙蓉嶂別墅價格優惠,聯係電話……


何芷撥通電話,很快一位穿著黑色緊身套裙的售樓小姐朝她走來。


確定何芷想買一期老別墅,售樓小姐馬上召來電屏車帶何芷去看樓。


電屏車繞湖而行。


“一期的別墅比較老舊,何女士為什麽不考慮買咱們新區別墅呢?新區別墅設計更實用。”


“老舊有老舊的好,我喜歡成熟社區老房子。”


何芷沒有理會售樓小姐的殷勤,望著車道邊的湖水難以移開視線。


“老區一共有十二棟三層獨立別墅,麵積都在五百平左右。帶前後院子,交錯分布在湖岸線上,每棟都可以看到不錯的湖景,特別是靠近山邊的兩棟,既能享受到湖景又可以坐擁山景。推開院門就可以步入湖邊露台,可以隨時垂釣,請朋友在露台燒烤、跳舞都可以……”


售樓小姐正介紹得起勁,手機響了,對何芷說一聲抱歉接起手機,頓時臉色驟變。


“很抱歉呢何女士,剛才聽同事說老別墅那邊出了些狀況,我看咱們還是去新區看看吧,說不定你會喜歡上新區別墅呢!目前還有幾棟內部保留靚單位……”


“我隻要看老別墅。”


十五年前,芙蓉嶂別墅開盤時,父母曾經來看過,母親特別喜歡這裏的環境和物業管理。考慮到何芷姐妹要讀書,住這邊不方便,家裏的燈飾公司也需要再投資,便打消了購買的念頭。


聽說伍彤州家在這裏有別墅,何芷決定也買一棟,算是幫母親了了心願吧。


見何芷態度堅決,售樓小姐隻好跟電屏車司機打招呼,繞道一期別墅後山道過去。


“是湖邊的路塌了,還是泥石流不能走了?”


顯然別墅區裏不可能有泥石流,湖邊高級綠道更不會塌陷。何芷是不滿意售樓小姐閃爍其辭。


售樓小姐聽出何芷言辭不滿,馬上尷尬地連連道歉,然後頓了一下神色驚恐地說,老別墅湖邊發現一具屍骨。


“屍骨?”


“是吧,我同事也沒說得太明白,警察這會應該趕到了。”


售樓小姐拉了拉衣領上的粉紅絲巾結,神色還是難掩恐慌。芙蓉幛別墅區風景優美空氣清新樓盤高檔,日常接待的都是衣著光鮮有身份的人物,可是現在湖中浮現出屍骨,肯定會影響以後的銷售,今天這趟肯定也是白跑了。


靠山的湖邊拉起了警界線,有法醫對著地上拍照,幾個警察沿著湖邊偵查著什麽,還有兩個警察在警界線外向發現屍體的人問話。


準確地說是發現了一具細巧的屍骨。


何芷盯著那具細巧的屍骨,估計死者應該是個女人。她想上前打聽一下情況,被正在問話的兩個警察給攔住了。


售樓小姐不敢直視地上那具泛著灰白的骨架,雙腿瑟瑟發抖著拉了拉何芷的衣袖,問她還要不要看房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