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前妹夫的訂婚現場
loading...

夜幕降臨,華燈驟亮。一輛雲石灰保時捷駛進萬豪酒店停車場。


左岸邊走邊介紹萬豪酒店有多麽奢華,藍浩在這裏辦訂婚儀式真是給足了未婚妻麵子。


“我記得當初藍浩和何婧都沒辦訂婚儀式,何婧大學一畢業就和藍浩結婚了,婚禮也比較簡單,他們好像都沒去蜜月旅行,藍浩結婚三天就去工作了……”


左岸正說得起勁,突然感覺眼前好像有一束光投來。一名身形挺拔五官俊朗穿著高雅的男子朝他走來。男子的嘴角掛著笑,目光帶著一絲意味深長。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酒店大廳那麽大,這男子卻偏偏要與他迎麵而行。左岸收住話題皺眉冷眼盯著男子,準備好好教訓一下這個純屬要挑事的家夥。


男子站定,側身朝何芷微一垂額,然後用充滿磁性的男中音說:


“我這樣可還行?”


何芷上下打量一下柯楊點點頭。嘴上沒說心裏卻是被柯楊的形象給震驚了。


何芷本來和柯楊約好晚上六點鍾在芙蓉嶂別墅碰頭,研究分析伍彤州的個人經曆和疑點,結果左岸要她參加藍浩組織聚會。做為妹妹何婧的前夫,藍浩是肯定要見的。任何與何婧有關的人都不能排除嫌疑。


何芷給柯楊發消息讓他晚上六點到萬豪大酒店大廳等她,她要帶他參加大學同學聚會,何婧的前夫就是聚會的召集人。


沒想到柯楊這麽“懂事”,竟然穿著這麽隆重給足了她的麵子。深藍高檔西裝內襯淺藍襯衣,新理的發型鬢角光淨酷帥,顯得臉型更加完美立體。


柯楊站在酒店大廳就像一個發光體,讓人無法不被他吸引目光,甚至比某些男明星還要氣質卓越。


“他是誰?”


左岸意識到有了競爭對手。


“大律師告了我一狀,卻不認識我?”


柯楊咧嘴輕笑。


左岸撓頭,他做父親的跟班告過狀的人可多了,卻想不起眼前這位是“哪棵大蔥”。


“他是柯楊,我請他來的。”


何芷上前和柯楊並肩而立,轉頭讓左岸不用理她,晚點她會回去收拾行李,今晚她要搬出去住。


“什麽情況這是,發生了什麽事?我說何芷,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麽?我昨晚喝多了……”


“左岸你想多了,我本來也打算搬出去住的。”


何芷說完示意柯楊跟她上樓。留下左岸一個人站在大廳無所適從。


左岸昨晚雖然醉得不輕,但也依稀記得發生過什麽。他向何芷表白被婉拒,心情當然極度痛苦,等他宿醉醒來,聽母親說何芷挺適合做左家的媳婦,他又燃起了希望的愛火。


隻要心誠誌堅,沒有攻不破的堡壘。


隻要何芷給他足夠的時間相處,左岸相信他一定可以摘下何芷這朵清冷高貴的花。


在微信群裏聽校友說藍浩今天要搞大學同學聚會順便慶祝訂婚,左岸情緒激動,馬上開著母親的保時捷準備和何芷一起前往。


在何芷的大學同學和初戀情人的麵前露臉,等於向大家公示他和何芷的關係。


現在倒好,半路被人給截胡了,還是被撞他車的保安給截胡的!


左岸雙手叉腰有氣沒地方撒,低頭看到腳邊滾來一顆圓溜溜的小球,抬腳用力踢飛出去。


“哇嗚——媽媽,那個叔叔踢飛了我的球球。”


在小男孩高揚的哭聲和眾人責備的目光中,左岸灰溜溜地走出萬豪酒店。


酒店三樓最大的vip房,三張大圓桌邊已經陸續坐滿了人。


站在包房門口的藍浩回頭看了一眼桌邊的來賓,估計該來的人都來了,不想來的人也不會再來了。


擺著粉紅玫瑰花的主桌邊有人朝藍浩招手,藍浩準備回到桌邊開席。


今天是他組織的大學同學聚會,也同時要向大家宣布他訂婚了。


藍浩又朝門外走廊望了一眼準備轉身,看見款款走來一對男女,他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心眼兒。


何芷在藍浩的注目下緩緩走近,快到門口時她故意慢下半步等柯楊上前,像是不經意地挽起柯楊的臂彎,然後朝呆若木雞的藍浩微微一笑。


“恭喜你訂婚了。”


“何,芷,你回來了?!”


藍浩的神情瞬息萬變,最後定格為尷尬。


藍浩漲紅了臉。


“我回來了。”


何芷遞給藍浩一個紅包,等著藍浩請她入席。


“回來了就好。”


藍浩趕忙雙手推辭紅包,最後收進衣兜,引著何芷步入房間,隨即向房裏的眾人舉手擊掌示意。


“大家猜猜是誰來了?”


“天呐,是何芷啊!”


“真的是何芷!”


“何芷,我們以為你不會再回來了……”


在眾人驚詫、羨慕、探尋,各種各樣的目光交織下,何芷淡然得像一朵冰雕的牡丹。


既然是參加大學同學聚會,何芷早已預見到相聚時會發生的各種情況。


“何芷你結婚了嗎?”


一個戴眼鏡圓臉的女同學笑眯眯地看著何芷。其他同學也都滿臉期待地看著何芷。好像何芷婚否才是他們今天聚會的主題。


坐在藍浩身邊身材略有些臃腫的短發女子聽到問話,神情馬上緊張地盯著何芷。


憑直覺,何芷知道短發女子應該就是藍浩準備再婚的未婚妻。顯然藍浩的未婚妻也聽說過何芷,從何芷走進宴席廳,她的目光就充滿敵意。


“結婚不過是一張紙,我很享受目前的生活狀態。”


何芷的目光從藍浩未婚妻的身上滑過,落在圓臉戴眼鏡女同學的臉上,嘴角揚起一抹頑皮幸福的笑意,說完伸手挽住身旁柯楊的臂彎。


柯楊淡定地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朝何芷露出一個寵愛的笑容。


柯楊沒想到何芷才和同居的大律師男友鬧分手,就拿他做工具在昔日的大學同學麵前扮演幸福。不過配合何芷的表演做戲精,他還是挺有天份的。


“哇,好羨慕你啊!現在有本事的女人都不結婚。都怪渣男太多太可怕了。”


“誰說不是呢!何芷要貌有貌,有錢有錢,想什麽樣的男人有什麽樣的男人,幹嘛要結婚啊。”


幾個女同學說著,目光紛紛粘在柯楊的身上,好像一寸一厘都要看得仔細分明。


一個男同學終於忍不住讓何芷介紹一下身邊人。


“柯楊。”


何楊起身朝在座的和鄰座的點頭致意。


何芷一向低調不愛張揚,明明是富二代,在學校卻很樸素。如果不是何婧一身名牌高調地到學校找何芷,連藍浩都不知道何家的燈飾公司是穗城的知名品牌。


何芷隻介紹柯楊的名字,顯然是故意低調。大家悄悄議論柯楊的身份,有人猜柯楊應該和何芷門當戶對,不然何芷不會帶他參加聚會。要知道何芷從來沒有公開過男朋友。當年藍浩苦追她兩年,何芷也沒有給他正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