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有鬼
loading...

“這個人經常來嗎?”


警員問網吧主管,網吧主管搖頭說沒注意。


“要講實話。”


柯楊指著監控畫麵裏伍彤州的背影,又說:


“看清楚了,這個人上次來是什麽時候,大概來過幾次?每次都呆多久?”


都說男人喜歡看美女,其實長相出眾的男人一樣會引起同性的注意。


像伍彤州這種可以用玉樹臨風公子如玉形容的男子走進網吧,想要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都難。


網吧主管的眼珠子在柯楊的臉上和監控畫麵上來回閃爍,支吾著不說話。


網吧主管的神態明顯知道些什麽,警員語氣嚴厲地讓網吧主管要如實講話,事關人命案件。


警員不說這話還好,他這麽一說,網吧主管的神情馬上轉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網吧每天來那麽多人,我哪能都記得住啊。除了幾個長期吃住在網吧的,其他人我真沒注意。要不你們去找前台小妹問問吧,前台小妹負責招呼客人,興許能認得你們說的那個人。”


“啪!”


柯楊拍在桌麵上一張百元鈔票。


“你再想想,是不是能想起點什麽。”


盯著紅通通誘人的鈔票,網吧主管剃得青光的兩鬢抽動了一下,然後作恍然大悟狀。


“啊我記起來了,他上次來大概是一個多月前,他喜歡坐在那個靠牆的位置。”


網吧主管眨著眼睛,一隻手神經質地彈著手指,那意思要拿柯楊手底的一百元鈔票。


“再想想……”


柯楊又從褲袋裏抽出一張百元鈔票拍在剛才的鈔票上。警員看著有些憋氣,想要阻止柯楊,柯楊攔開他的手。


“經濟社會,一切有價值的東西都需要付費。”


柯楊笑眯眯地望著網吧主管。網吧主管翻了翻眼皮,猶豫了一下拍了拍手掌。他又想起來三個月前伍彤州也來過網吧,還是坐在那個位置。


“那個位置比較安靜,監控隻能照到他的背影。”


“再想!”


柯楊的語氣嚴肅起來。


網吧主管撓了撓頭,皺著臉說他才入職三個月,再往前伍彤州來沒來過他真不知道。


“這家網吧開業也才不到一年。”


網吧主管盯著兩張百元鈔票,那意思他提供了兩條信息該得到回報了。


柯楊不慌不忙地坐下來,又問伍彤州打的遊戲有沒有特別的地方。


“我看他每次來都隻顧著在線和隊友聊天,倒是沒打遊戲。你看他的角色都是鹹魚狀態。”


柯楊沒打過遊戲還真沒發現,伍彤州的電腦屏幕一片絢爛,那是其他人在熱火奮戰,他的遊戲角色一直處於趴著不動狀態。


“醉翁之意不在酒!”


很明顯伍彤州是來網吧通過遊戲聯絡某人的。可是網吧主管也無法調出伍彤州的聊天記錄。警員也表示很難調出架設在國外服務器上的遊戲聊天內容。


“要麽我去看看。”


跟蹤了伍彤州一天好不容易發現一絲疑點,警員想直接去伍彤州的電腦前查看。柯楊覺得那樣會打草驚蛇。不過叫前台小妹給伍彤州送一杯飲料,順便偷看一下他的聊天內容這個辦法倒是可行。


前台小妹端著飲料無功而返,伍彤州拒絕了她的飲料,她隻瞄到一眼伍彤州的聊天內容,可巨量伍彤州用英文聊天,她一個字也不認得。


“你當拚音看也不會嗎?”


警員急了。


小妹漲紅了臉,結巴著說聊天內容好像有一串串“hot”。


“熱?”


柯楊說道。


“哦不,好像還有s,host……啊,應該還有g。我不記得了,要不你們自己去看看吧。”


從來不知道學曆低不會英文會這麽窘迫。被三個大男人盯著,前台小妹幹脆撂挑子不幹了。


“他走了!”


警員搶先一步追出去跟蹤伍彤州。


柯楊一時也弄不明白伍彤州打出的是什麽英文。何芷和豆豆還在車上等著他,他得盡快把她們送回家,豆豆該睡午覺了。


他還要去追查葛銘豪不能耽誤時間。看到柯楊收起兩百元錢,網吧主管急了,如果不是衝著柯楊拍出的現金,他可不想惹事上身提供什麽線索。


“對,有價值的東西要付費。”


柯楊拿出兩張十元錢遞給網吧主管。


“不是兩百嗎?”


“不是兩百。要就收著,不要二十也沒有。”


“要。”


網吧主管心有不甘地接過錢,盯著柯楊快速離去的背影撇了撇嘴。


“hot,s,g……ghost,鬼!”何芷聽完柯楊的敘述馬上說道。


“鬼?難道伍彤州發現有人跟蹤他了?不能吧,伍彤州是有點反偵察能力,不過那位跟蹤他的警員很謹慎,沒有實錘證據都不會在伍彤州麵前出現。伍彤州如果發現有人跟蹤他也不會去網吧了。我懷疑伍彤州出現在網吧的時間,和何婧失蹤的節點有很大的關係。”


柯楊分析何婧失蹤前三個月,正是警察發現她和網友相識網戀的開始。一個月前又是何婧失蹤的時間。


“世上沒有這麽巧合的事!”


“看來伍彤州是通過遊戲聊天界麵向他的幫手發出指令,就算何婧失蹤不是他親自做的,也是他主使謀劃的。”


突然覺得何婧失蹤變得恐怖起來,何芷渾身不由得打個冷顫。


午後的太陽暖洋洋的,何芷還是覺得渾身發冷。裹著羊絨披肩站在院子的暖陽裏,身上才漸漸有了一絲溫度。


柯楊發來信息說葛銘豪不在他平時住的市區公寓,公寓管理員說葛銘豪一個多小時前離開的。從他離開的時間判斷,那時他很可能在和伍彤州在遊戲界麵聊天。


何芷馬上意識到柯楊要去葛銘豪的房間取證。不過此時她不會再反對柯楊擅闖民宅了,現在她隻想盡快找到何婧的下落,不管用什麽手段。


“小心點,別讓人當成小偷。”


何芷剛回複完柯楊的信息,突然聽到樓上傳來豆豆大聲喊“媽媽”的聲音。


“媽媽媽媽,媽媽不要走!”


豆豆做惡夢了!


何芷趕忙跑上樓,在樓梯口著點撞上哭喊著下樓的豆豆。何芷抱起豆豆,豆豆卻使勁想掙脫。


“豆豆做夢夢到媽媽了是嗎?”


何芷抹去豆豆的眼淚。豆豆踢蹬著小腿哭喊道:


“豆豆沒有做夢,豆豆看到媽媽了,媽媽不要豆豆了。豆豆要去找媽媽……”


豆豆朝二樓使勁掙脫小身子,何芷愣了一下放豆豆下地。


“你媽媽來了?”


“媽媽來了又走了……媽媽等等豆……”


豆豆一個趔趄朝下歪去,驚得何芷顧不得多想急忙奔過去。當她的手拉住豆豆的手臂,她的身體失去平衡朝地下撲去。眼疾手快伸手抓住了樓梯欄杆,身子沒倒地腳卻崴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