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怎麽犯花癡了
loading...

“我問了小羽你家地址,沒打招呼就過來了。我擔心豆豆怕生。你媽說你出去很快會回來。”


何芷本來在教豆豆和妞妞玩拚圖,見柯楊進來從沙發站了起來。


著急來接豆豆不假,更主要的原因是她想了解一下柯楊的家境,柯楊到底是不是她想像的那種人。玩世不恭是因為看破紅塵,看起來吊兒郎當是因為無懼無畏的另一種瀟灑。


見到柯楊的母親聊過以後,何芷覺得她對柯楊並不了解,柯楊的玩世不恭和吊兒郎當隻是表麵,骨子裏他是一個認真負責執著勇猛的有為青年。


柯楊高中畢業參軍做了兩年特種兵,複員以後又參加高考考取了警官學校,成為警察以後更是對所經辦的案件執著到底,不破案不懲戒壞人不罷休……


“我去見了肖楠。”


柯楊觀察何芷的神情,何芷神情自然大方,估計何芷對昨晚發生的一切都不記得了。沁了汗的雙手在褲縫上搓了搓,對母親說他餓了。


“我這就做飯去,你們兩個聊。何芷,你中午就在我家吃飯,嚐嚐阿姨做的拿手小菜,柯楊也好久沒吃我做的菜了。你們都不許走啊!”


柯楊媽看何芷是越看越歡喜,感覺何芷和她兒子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人家姑娘要模樣有模樣,要學曆有學曆,還是海外留學工作回來的,對妹妹的孩子那麽好,以後要是自己生的孩子那還不得更好。


何芷笑著朝柯楊媽說“好”。


柯楊媽好像揀到寶似地馬上小步快跑進了廚房。


看母親對何芷的態度,柯楊好奇自己的母親和何芷都聊了什麽,氣氛也太融洽了,婆婆瞅新媳婦似的。上次母親這個樣子,還是他帶前未婚妻回來的時候。


這誤會可大了!比老母親誤會他吹軟飯還大。


“我媽跟你都聊啥了?”


“聊你,當然也順便聊了我的經曆。”


豆豆和妞妞又圍上來,兩張粉嘟嘟的小圓臉都巴巴地等她出示拚圖答案。何芷捏著拚圖卡片隨口說道。


“我有啥好聊的。”


柯楊最怕母親揭他的情傷,不用想,母親如果不揭他的情傷就不是他的老母親了。他的情傷是母親替兒子鳴不平獲取姑娘關注,以便重獲愛情新生的重要談資。


老母親怎麽可能放過!


柯楊心虛,手心再次沁汗,在膝蓋上抹了抹,發現何芷並不想和他繼續這個話題。


何芷專注著手裏的拚圖,給兩個三四歲的小女孩耐心講解著拚圖的技巧。


在自己家裏,自己倒顯得局促了!


柯楊站起來去廚房,剛推開門就被母親給攆了出來。


“你陪何芷說說話,人家姑娘矜持,你得主動點。”


“我進去倒杯水……”


“茶幾上有茶。”


母親“吧嗒”把廚房門給鎖起來了。柯楊哭笑不得,茶幾上是有茶,母親特意給何芷泡了功夫茶,他可不習慣一口一小杯地喝功夫茶。


倒上一杯茶在手裏拿著,目光盯著何芷指尖下已近完成的拚圖,想要看清是個什麽圖案。這時何芷扭過頭看他,對上何芷的目光,柯楊的手抖了一下,一杯功夫茶灑了一半在褲子上。


“我去換褲子。”


柯楊慌忙站起來,手裏的茶杯卻沒放下。見何芷望著他的手,他趕忙把茶杯放下。


為什麽這麽慌!


走到臥室門口,柯楊拍了拍自己的腦門,感覺看見何芷突然之間就弱智了,剛才看何芷的目光別再被看成花癡。


意識到他的目光有花癡的嫌疑,柯楊又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都怪昨晚給何芷換衣服時看到了不該看的……


不對啊,早上把豆豆帶走了,何芷肯定會疑惑,昨晚分開以後他怎麽又去而複返了。


虧你還是搞刑偵的,自己的行蹤都漏洞百出,得想一個理由解釋一下,為什麽早上把豆豆帶走了。


柯楊的臉皺成了苦瓜。


“妞妞,你舅舅昨晚什麽時候回來的?”


“我不知道,我睡覺了。我姥姥每天晚上九點,就讓我上床睡覺。”


妞妞比豆豆大一歲,說話還帶著一絲鄉音。


“妞妞真乖!”


何芷似乎明白前因後果了,唇角不由得微微翹起。


上午她在藍浩的辦公室呆了不到十分鍾就離開了。出了辦公大樓,心裏莫名堵得慌。隻想快點見到豆豆,隻有抱著豆豆心裏才會變得柔軟踏實。


當年父親以何婧的名義購買的那套房子,本來是用做和情婦幽會的,能賣掉當然好,省得看到那套房子,就想起父親的齷齪母親的傷心。


可是何婧還沒找到,房子暫時不可能出售。何況藍浩還想以房子原價的一半購入,美其名曰夫妻共同財產,他出錢買的是屬於何婧的那一半。


簡直是一個笑話!


左岸當然知道不動產持有人失蹤的情況下,是不可能變更房產歸屬權的。他之所以過來,是想和藍浩進一步達成統一戰線,共同對付何芷。就算暫時不能變更房產,在聲勢上也要壓倒何芷,讓何芷知道他在穗城的威力。


為了利益,昔日的戀人可以反目成仇,朋友可以舉起屠刀,親人可以設下圈套……人心險惡,真情難得。


“是個城堡噢!”


拚上最後三張拚圖,豆豆看出是城堡,高興地拍著小手跳起來。


“城堡裏住著公主嗎?會有王子來親公主嗎?”


妞妞一臉向往地摸著城堡圖案。


“羞羞,不能親。”


豆豆對著妞妞的耳朵說,兩個小女孩認真地吵起架來。


回程的路上,柯楊想向何芷解釋一下昨晚的情況,剛張嘴何芷就岔開了話題,好像故意不讓他開口。


柯楊頓時明白了,何芷應該察覺到了什麽,故意回避確實是最好的選擇。他最好也把這事爛在肚子裏,就當什麽都沒有發生過。


肖楠發來信息,發現伍彤州去了一間網吧。聯想到那個和何婧聊天的網友ip地址就是那家網吧,伍彤州很可能自導自演了在網上追求何婧的戲碼。


伍彤州的一身高檔羊絨白衣白褲,在一片衛衣牛仔的人群中特別顯眼。


跟蹤伍彤州的警員坐在網吧主管的辦公室裏,查看監控畫麵。看見柯楊進來,馬上指著監控畫麵讓柯楊觀看。


伍彤州正在打遊戲,畫麵上炮火連天一片絢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