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不可思議
loading...

刑偵大隊辦公室。


脫口秀女王趙雪芬中毒致死案正式結案。警員們顯得很興奮,隻有坐在辦公桌前的肖楠顯得若有所思。紅臉警員示意大家不要打擾隊長沉思,他請大家一起出去喝奶茶。


一陣敲門聲打破了辦公室的安靜。肖楠抬頭見是柯楊來了,忙伸手招呼他進來說話。


“怎麽樣,檢查結果出來了嗎?”


肖楠點了點頭,從桌麵的文件夾裏取出一份化驗報告單遞給柯楊。


“這藥這麽厲害!還好不算傷身。”


看到何芷昨晚中了迷藥量足以讓人失去知覺麻痹大腦,柯楊瞪起眼睛。


昨晚他在何芷家院外發現落地窗邊的左岸,本來也沒打算驚擾人家破鏡重圓的好事。可是當他正準備離開時,發現左岸往一杯紅酒裏倒入一包藥粉,又起身拉上了窗簾。


那肯定不幹好事啊!


給女人下藥這種下流手段都用上了,柯楊當然不能聽之任之……


昨晚打左岸還是太輕了,應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左岸喝掉下藥的酒,再把他扔到湖邊晾成魚幹。


“顧詩怡當初也是中了迷藥失去知覺被推下湖的。不過肯定不是一個女人能獨自辦到……”


肖楠走到牆邊的白板前,拉開蓋在上麵的罩布。


白板上的導圖多了葛銘豪的母親。


“你是懷疑葛銘豪的母親替兒子頂罪,審問的過程中她的回答又無懈可擊,所以你覺得葛銘豪的母親看見了兒子犯罪的過程。時間過去太久,已經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葛銘豪的母親不是真凶?”


柯楊盯著白板上的人物關係圖。


被柯楊說中心思,肖楠的眉心皺起,扭頭望著柯楊:


“你覺得現在要怎麽處理才好?”


“我覺得最好先放了葛銘豪的母親,葛銘豪肯定會聯係他的母親,讓她不要多管閑事。”


“?”


肖楠一臉問號。


“葛銘豪的目標是他的父親。你不是說從伍彤州家別墅采集的鞋印,可以判斷穿著者身高一米八左右嗎?劉健的身高隻有一米七三。”


“這個我想到了,所以把劉健放了。正如劉健說的,他不認識何婧,他們從沒有過任何交集。他在顧詩怡案中倒是有很大嫌疑,如果不是他前妻來認罪,把作案的經過描述得那麽詳細,我們肯定還要繼續把劉健做為嫌疑人。


至於宋美君案,到現在除了那隻鑽石耳釘再沒有什麽進展。伍彤州說那隻鑽石耳釘是他母親的,何婧戴的耳釘是他送的相識三十天的禮物,何婧離家出走時戴走了。


何婧的小白鞋出現在伍彤州家別墅陽台,屋裏卻並沒有她的腳印,說明有人特意把何婧的鞋放在那裏讓我們發現。這個人除了伍彤州難道還會有第二個人?”


“一定有第二個人!”


想起第一次在伍彤州家別墅發現的那個穿潛水服的人,那個人的體形雖然和伍彤州相似,但那人跑步速度迅捷,跳水動作熟練,絕對不是不愛運動的伍彤州能做到的。


“我會盡快查到那個人。”


柯楊大概猜到了那個人是誰,不過此時他不能空口無憑和肖楠說。


“現在可以肯定顧詩怡不是劉健殺的,可是要拘留葛銘豪也沒有證據……”


“你需要我做什麽?”


“你幫我找到葛銘豪犯罪的證據。昨天放他出去以後,他和伍彤州既沒見麵也沒有電話聯係。”


肖楠緊抿著嘴唇。


按上頭的意思,在沒有實質性證據的情況下,一個已經了結的失蹤人溺水案要翻出來重審,顯然不太科學。


葛銘豪母親的口供,很可能會被說成她精神失常有妄想症。一個失婚抑鬱丈夫出軌上了年紀的女人,隨便找個醫院鑒定都可能判定有精神問題。


“沒問題,我會一查到底。我的直覺一向不會錯,葛銘豪和何婧失蹤案也脫不了幹係。對了,伍彤州母校那邊有回複嗎?”


本來打算這次去伍彤州的老家時,順路去他的母校了解他在校時的情況,結果沒能成行,柯楊委托肖楠出麵調查,兩天了也該回複了。


伍彤州休學一年以後回校表現正常,專業課成績排名靠前。他不喜歡參加學校的任何活動和比賽,畢業連集體照也沒拍直接回穗城了。


“看來這位伍彤州同學在校很低調。”


“如果他不低調,以他的長相肯定是學校的校草迷妹成群了。”


看完校方回複的信息柯楊感歎道。


這時出去喝奶茶的警員們陸續回到辦公室,柯楊準備離開,肖楠要送他出去,柯楊估計肖楠還有話要跟他說。


肖楠看到柯楊開來的白色大奔,正要開口問,柯楊馬上解釋車子是別人的,這段時間他在幫忙開車。


“不用瞞我了,中州的學妹都告訴我了……”


肖楠苦笑一下,眼望著白色大奔猶豫著說:


“柯楊,你以後有什麽打算?總不會一直幫別人開車吧?”


“等破了何婧的案子,我相信宋美君的案子也差不多能破了。到時候我帶著我媽回老家,開荒種地養魚養蝦。咱們可說好了,以後我種什麽你得找我買什麽,我可以給你打折。”


“哦,那也挺好的。”


肖楠顯得很意外,很難把高大威猛的警校學弟跟田園悠居的青年劃上等號。


柯楊嗬嗬笑著拉開車門上車。


見多了人心算計和報複殺人,也許回歸田園才是他最好的生活選擇。


早上出門時豆豆和柯楊姐姐家的女兒妞妞玩得正高興不肯跟他走,這會他得回去把豆豆接上送給何芷。


看了一下時間,已近中午,也不知這個時候何芷有沒有起床。


昨晚何芷處於失去知覺狀態,柯楊抱她上樓放在床上,又覺得她穿著外衣睡覺會不舒服,隻好幫她換上睡衣蓋好被。


如果等何芷醒來和他計較,他願意賠禮道歉。


從警局的化驗結果看,那種迷藥還能讓人選擇性失憶。


如果何芷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麽,那可再好不過了!


左思右想要不要給何芷打電話以後,柯楊決定不打擾何芷休息。


掏鑰匙開門,門卻從裏麵打開了。母親朝柯楊一邊眨眼一邊笑嗬嗬地說:


“你咋才回來,人家何芷都等你好一會了。”


“何芷?”


這名字從老母親的嘴裏說出來,柯楊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