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不讓人省心
loading...

伍彤州家別墅後門緊挨著一道石砌的山牆,山牆隻有一米多高,主要用來防止山體滑坡。


柯楊躍上山牆,借著手機電筒強光,可以看見掩在野草下的一條上山小徑。


沿著蜿蜒向上的小徑走出幾十米,山勢越來越陡,樹林越來越越密。就算白天,身體強健的年輕人估計也很難再往山上走,除非帶上一把柴刀披荊斬棘,興許可以攀上山頂。


舉起手機朝一旁山腰照去,如果沒有猜錯,山腰上一定有一條下到後山的小道。


從方向上看,劉健家的山莊院落和芙蓉嶂一期別墅區等於背靠背。


果然有一條去後山的小道。


走了大概十幾分鍾,終於看見了劉健家的山邊豪宅。


房子連著院子占地足有千平,鱗次櫛比的木屋,在一片果林邊顯得特別壯觀。


這片豪宅屬於劉健前妻祖上的產業,原先磚木建築並不能稱之為豪宅,是劉健發達以後,近幾年逐漸改造成了現在的樣子。


亮燈的房間在院子中間,隱約能看見人影。院門邊的圍欄裏,兩隻大狗發出低沉地呼嚕聲。


擔心狗叫驚人,柯楊轉到院子背後,翻身跳進圍牆,小心地貼近亮燈的窗戶。


可能是為了保持室內空氣新鮮,一扇窗子半開著。


“……那不是正好!”


女人的聲音透著小歡喜。


“好什麽好!”


劉健背著手在屋裏來回踱步,顯得心浮心燥。


被男人懟,女人不敢立刻回嘴。坐在古色古香的檀木鏤花榻上,身子扭動了一下,收回露在大紅珊瑚絨睡袍下的白腿。


“你不懂,我劉健不能讓人在背後議論忘恩負義,對他們母子趕盡殺絕。”


劉健停下腳,扭頭看著榻上的女人。燈光下,看著女人年輕親切的臉龐,他的心情稍稍平和了些。


“你對他們挺好的,離婚了也還是讓他們住在這裏。你沒有對不起他們,愛情沒有了這也不怪你,誰也不能強求愛情。沒有愛的婚姻就是墳墓!”


女人起身摟住了男人的腰,又順勢免住他的手臂,走到檀木榻邊坐下,小鳥依人地靠在男人的肩頭,一隻手有意無意地撩弄著男人的胸口。


她覺得自己很幸運,才到穗城一年多就得到了夢中想要的一切。豪宅,名車,鉑金包……這一切都是眼前的這個男人給的。


直到現在她也弄不懂,劉健為什麽對她情有獨鍾還非要娶進門。


她隻不過是一個小鎮來的打工妹,音樂藝考連年失利,家裏再也供不起她讀書,隻好到穗城尋找出路。


在琴行做前台接待,除了會彈幾首鋼琴曲子,可以說身無長物。長相也隻能說相貌中等偏上之姿,年紀也不算特別年輕了。


劉健看上她哪一點呢?


“你不懂,我不能讓她坐牢。”


劉健拿開女人的手長長地歎氣。


前妻跑到警局認罪殺了顧詩怡,在他看來簡直天方夜譚。可是警察審問之後就偏偏相信了,直接把前妻關進了看守所。


就算心裏再不愛那個女人,好歹一起共床共枕了二十多年,不能眼睜睜看著前妻做替罪羊,餘生在監獄裏度過。


“我懂,我知道你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時間不早了,咱們睡覺吧。”


女人撒嬌地勾住了劉健的脖子,故意露出大紅睡袍下的白腿。長腿白而均勻,這是她唯一覺得還能驕傲的一點資本。


看著在燈下白得誘人的長腿,劉健急忙轉開頭。


不知為什麽,那天從芙蓉湖邊回來以後,他就感到力不從心,新婚夜都在安靜昏睡中度過。


“你先睡吧,我再聯係聯係朋友。”


“不嘛,你昨天在警局肯定沒睡好。你上床我給你按摩,保證讓你有帝王般的享受。”


女人斜眼笑道,又伸手去摟劉健的脖子。


才新婚就有種被男人厭棄的感覺,她覺得一定是自己哪裏做得不夠好。她必須得牢牢抓住這個男人,才能讓家鄉的父母,在親戚鄰居們麵前揚眉吐氣。


女人談不上多愛劉健,但是也不討厭他。畢竟以女人的條件很難再找到比劉健更好的男人結婚。


“聽話!”


劉健眼神變冷,女人不敢再任性,乖乖站起來囑咐劉健不要搞得太晚,早點休息,她在床上等他,然後轉身朝一旁的房間走去。


原來葛銘豪的母親被關起來了。肖楠應該不會沒有證據就關人……


難道顧詩怡是葛銘豪的母親殺的?


葛銘豪的母親看起來身體虛胖,不像是個能上山下坡翻牆的人。


要躲過芙蓉嶂門崗,把顧詩怡帶到芙蓉湖邊推下去淹死,以葛銘豪母親的體能似乎不可能。


何況顧詩怡在被投湖之前處於昏迷狀態,她是怎麽做到讓比她高一個頭的顧詩怡昏迷的?


屋裏劉健在給朋友打電話,他需要對方給他的前妻脫罪,對方應該在電話裏問他問題。他握著手機張嘴說不出來話,隨後又語氣不滿地說,如果他什麽都知道,他前妻也不可能被警察給關起來。


放下手機,劉健雙手抱頭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好一會,又突然抓起手機站了起來。


“你到底幹了什麽讓你媽替你頂罪?!說話,無論怎樣我都是你爸……”


對方掛斷電話,再撥過去被掐斷。劉健顯然怒了,顫抖著手指再撥打,他的號碼已經被拉入了黑名單。


“不讓人省心的的東西!”


劉健伸手按熄了燈火走到窗前,久久凝視著暗沉的遠山。


柯楊貼在牆邊不敢大聲出氣,直到劉健離開窗邊,他才迅速跳出院牆沿原路返回。


從伍彤州家別墅後院轉到前門,兩名保安正靠在門邊滑手機,手機屏幕反光照著兩個人的臉,看起來陰森嚇人。


聽到動靜,兩個人同時放下手機轉頭盯住柯楊正要說話。柯楊搶先說:


“今晚看好後院,不要放任何人進出。明天我幫你們申請不用在這裏值班了。”


在兩名保安驚詫的目光中,柯楊快步朝前走去。


經過何芷的別墅時,他情不自禁地朝院裏望去。


別墅樓上樓下都開著燈,一樓客廳的水晶吊燈在夜色裏顯得特別華麗。


家裏來客人了?


柯楊探頭仔細看去,終於看見一樓落地窗邊顯出一個男人的身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