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那場車禍
loading...

隔著廚房窗戶,看到何芷從一輛大奔馳下來,表姨媽以為左岸也來了。


左岸拜托她牽線搭橋成全其和何芷的好姻緣,怎麽自己也跟著跑來了?


本來表姨媽就認為左岸和何芷小時候就相識,年輕人都喜歡自由戀愛,讓她出麵成全似乎顯得多此一舉。不過左岸既然帶著禮物上門求媒,她又怎麽好推托呢。


左岸和何芷一起來了也好,到時候在飯桌上,隻要她不失時機地說句話,捅破兩個人之間的窗戶紙這好事就成了!


一個大律師竟然不好意思開口求愛,真不知道他的律師是怎麽當上的!


表姨媽撇嘴笑著,聽到悶鍋裏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趕忙拿起鍋鏟掀開鍋蓋翻了翻。


重新蓋上鍋蓋,目光落在手腕套著的翡翠鐲子上,臉上又綻開了笑紋。今天早上去跳廣場舞,幾個老姐妹都誇她的翡翠鐲子濃綠透亮水頭足,一看就價值不菲。


左岸出手這麽大方,今天這事必須得給人家辦成了!


表姨媽再抬頭望去,看見和何芷並肩進院的男人不是左岸,不由得愣了一下。再看男人手裏領著豆豆,豆豆笑眯眯的小臉好像和男人很親切。


這人是誰呢?


“何芷你,你們來了。”


表姨媽在圍裙上擦手,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柯楊。


“表姨媽。”


何芷把手裏拎的兩個禮盒遞給表姨媽。表姨媽客氣地推辭幾下笑眯眯地收下了。


大家進屋坐下,表姨媽往柯楊麵前放茶杯時,還是忍不住好奇地打量。


“表姨媽好。”


柯楊站起來禮貌地微笑。


“他是柯楊。”


何芷簡單四個字的介紹,更讓表姨媽覺得柯楊和何芷的關係不單純。


不過她不想問,如果一問之下,萬一柯楊是何芷的男朋友,那就等於堵住了她給左岸保媒的嘴。話還是要說的,成不成是另一回事。收了人家的重禮,必須得替人家辦好事。


飯桌上,表姨媽一邊察言觀色,一邊假裝不經意地說起左岸,把長輩能誇的詞都往左岸身上堆,最後點明主題,希望何芷考慮考慮左岸,女人三十歲之前得趕緊嫁人,不然以後生孩子都是高齡產婦,大人孩子都受罪。


“表姨媽,現在我隻想找到何婧,其他的什麽都不想談。”


聽出表姨媽有意給左岸做媒,猜也能猜到左岸特意拜托了表姨媽。不然以表姨媽不招惹是非的個性,肯定不會無緣無故說這些話。


“也是,你說何婧到底能去哪兒呢?家裏放著那麽俊的老公她也真放心?都二婚了,也該成熟了。總不能再三婚吧!何婧要是有你一半穩重成熟,日子都不會過成現在的樣子。讓豆豆都跟著受苦了……”


何婧剛離婚那段時間沒少找表姨媽幫忙照看豆豆,豆豆招人喜歡,表姨媽又正是到了想要抱孫子的年紀,望著可憐沒媽管的豆豆不免眼圈發酸。


“豆豆跟著我不會受苦的。”


何芷拍了拍豆豆毛絨絨的小腦袋,示意她不要聽大人說話繼續吃肉不要停下來。


等豆豆吃完飯去客廳看動畫片,何芷開始問起十年前,表姨媽有沒有發現父母的感情出現了問題。


開始表姨媽還支支吾吾,看到柯楊翻給她看的老照片,她才又驚又歎地說:


“這種事我們局外人不好隨便說。畢竟夫妻之間的感情有沒有破裂,能不能過下去是他們自己的事。外人跟著瞎參合隻能讓事情越來越糟。


這些照片你是在哪兒得到的?難道有人跟蹤偷拍他們?那個女人我見過,人長得很嫵媚,身嬌體軟的,一看就是個讓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女人。你媽真是沒法跟人家比……”


“難道我媽跟我爸同甘共苦二十年,就因為不愛打扮不解風情,就該被另一個女人搶走丈夫?”


“啊啊,我不是那個意思……那個女人好像也是有家庭的。有一次你姨夫在酒店門口看到那個女人應該是準備和你爸見麵,然後遇到了另一個男人從酒店出來,那個男人好像問她為什麽在那,那個女人說是等他開會出來要給他驚喜,兩個人一起上車走了。


後來你爸一個人從酒店裏出來。第二天你爸就說要給你們姐妹買房子,我想他是想和那個女人方麵見麵吧。噢你別誤會,你姨夫也不是特意要跟蹤你爸的,剛好那天他去那個酒店送貨,那裏正在重新裝修。當初那個女人家裏裝修,到店裏看燈飾時,正好你爸下店巡查,他們就認識了,真沒想到會發展成那樣……”


表姨媽低頭歎氣,想起十年前的往事,難免神情憂傷。


當時她還擔心萬一表姐婚姻破裂被掃地出門,她和丈夫就得重新找工作,要找一份舒適又拿錢多的工作不容易。


“我媽應該知道我爸出軌了吧?”


何芷艱難地從喉嚨裏擠出一句。


“後來應該知道了吧!畢竟這種事當事人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不過我和你姨夫總覺得你爸和你媽一起車禍死亡有些蹊蹺。他們那天出門是為了談離婚財產配問題,反正你和你妹都已經考上大學了,你爸再也無所顧忌,他想盡快離婚和那個女人在一起。


很可能你媽不甘心離婚,最後和你爸在車上發生了什麽誰也不知道,他們一起遇難同歸於盡,生不能同年同月,最後同年同日死在一起也是一種解脫。”


“我媽和我爸同歸於盡?!”


在何芷心目中,母親是位溫柔善良膽小的女人,家裏凡事都是父親拿主意。不過烏龜被逼急了也會咬人,如果父親強逼著母親離婚,母親做出反常之舉也有可能。


在高速路上,一個方向沒有把握好就是車毀人亡。那年車禍鑒定結果是車輛方向失控撞向路障翻車。


一頓飯吃到了天色將晚,吃得何芷心情異常沉重。


十年前她從沒想過父母車禍還另有隱情,今天被表姨媽說出來,頓時覺得當時她還是太年輕不懂事,對於父母也了解不夠。


推開院門道別時,表姨媽拉住了何芷的手,一邊拍著何芷的手背一邊語重心長地說:


“你還是考慮考慮左岸吧,他家條件好,他父母也很欣賞你,大家知根知底,你嫁過去不會吃虧的。你年紀也不小了,不是姨媽囉嗦,在這個世界上,你隻有姨媽這麽一個長輩了,我不為你操點心,還能指望誰操心呢!


再說,如果你一直這麽單著,等我死了我也沒臉去見你媽。你媽以前很照顧我的,我不能知恩不報。左岸對你很上心,你不要錯過了……”


何芷想要抽出手,表姨媽又把她的手攥在了手心。何芷纖細的手腕被表姨媽腕上晃動的翡翠鐲子拍打得生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