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有預謀的犯罪
loading...

豆豆睡覺時把綠恐龍公仔藏在枕頭底下,起床以後就一直抓在手上不放。何芷連哄帶騙也說服不了豆豆,隻好決定下午去商場給表姨媽買禮物時,再買一隻一模一樣的恐龍公仔給豆豆換下來。


想必是芙蓉嶂租售服務部的銷售美女沒有和賣家談妥,直到上午十一點也沒有聯係何芷去辦別墅過戶手續。何芷倒也不急,買房子本就是急不來的事,以芙蓉嶂一期別墅目前的市場行情,也不可能近期升值漲價。


“羊羊叔叔回來了。”


豆豆趴在陽台上看到了柯楊激動地叫了起來。小孩子容易生氣,也不愛記仇。


“很抱歉過來晚了,我馬上洗個澡再說。”


柯楊上樓站在何芷門口說道,低頭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咧嘴笑了笑。見豆豆抓著恐龍公仔躲在何芷身後偷偷看他,他皴起臉扮個鬼臉假裝嚇唬豆豆。


柯楊洗完澡一身清爽地出現在何芷麵前,俯身在豆豆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豆豆馬上又躲到何芷身後。


“我是大恐龍派來保護豆豆和豆豆媽媽的,讓小恐龍休息去吧。”


柯楊從身後拿出一隻綠恐龍公仔舉在豆豆麵前,低音炮似的語調溫暖感人。


豆豆抬起小臉蛋,乖乖把手裏變形的公仔交給柯楊,接過大恐龍公仔先在臉蛋上貼了一下,又掰開恐龍的嘴巴瞧了瞧,然後才安心地抱在懷裏。


“豆豆想媽媽嗎?”


“想。”


豆豆低下頭緊緊摟著恐龍公仔。


“那媽媽有沒有打過豆豆?”


何芷不明白柯楊為什麽問這話,不過見豆豆聽到柯楊的問題,小腳在地上磨蹭著,好像心情很複雜的樣子,估計柯楊的問題應該與何婧的失蹤案有關。


“豆豆不聽話,媽媽打豆豆,豆豆知道錯了……”


豆豆突然哭了起來,眼淚簌簌往下掉,何芷趕忙上前抱起豆豆,示意柯楊不要問了。一邊哄豆豆這就出去玩,一邊給她抹眼淚。


“豆豆不喜歡媽媽買的仔仔,扔在地上,媽媽生氣打了豆豆的屁股……”


豆豆斷斷續續哭訴著。


“豆豆不哭了,媽媽最喜歡豆豆,是仔仔不乖,咱們教訓仔仔好不好?”


柯楊大概明白了,豆豆說的仔仔就是綠恐龍公仔。穗城隻有宜家賣場有售,從他在商場了解到的情況看,何婧應該是在三個月前恐龍公仔剛上市時購買的。


很明顯何婧買綠恐龍公仔,就是為了藏那張數碼相機存儲卡,謊說是補給豆豆的六一兒童節禮物。


“伍彤州在警局和葛銘豪裝作不認識,從始至終兩個人沒有說過一句話。”


“哦?”十年前葛銘豪不遠千裏跑去探望伍彤州,伍彤州的叔叔說,他們兩個人整天關在房間,害怕別人聽到他們說話,不但鎖上門還開著音響,特意壓低聲音。給他們送飯進去,兩個人馬上裝作若無其事。


他叔叔懷疑他們兩個人不正常,又不好說什麽。那時他們都已經十七八歲了,十年容貌也變化不大,不可能現在相見就不認識了。他們為什麽要假裝不認識?”


“嗯,肖楠已經派人跟蹤他們了。說也奇怪,肖楠找葛銘豪協助調查,葛銘豪的母親跑到警局認罪,說顧詩怡是她殺的,與葛銘豪沒有關係。分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那後來怎樣了?”


“肖楠安排人在問話做筆錄,那個劉健終於承認了他和顧詩怡是情人關係。這麽看來,顧詩怡的死,他們一家三口都有嫌疑。葛銘豪極力破壞父親劉健的婚禮,想必早就知道父親有出軌的曆史,從他和劉健的談話中也不難看出,他對父親的情人有著深深的敵意,極有可能年少衝動殺人泄憤。葛銘豪的母親愛子心切到警局認罪,無形中倒是揭開了顧詩怡溺水死亡的真相。


”我現在畢竟不是警察,不好一直呆在警局。至於何婧的案子,目前來看進展不大。隻能等跟蹤伍彤州和葛銘豪以後,再找突破口了。那個給何婧寄禮物的網上購物id,是一家私人小超市老板娘的,她幫人代購代收,兩三個月前的代購記錄早已經銷毀了,另外她和何婧不認識。”


“這麽說那幾件禮物不見得是網友給何婧寄的,也可能連那個叫豪帝的網友也是假的。


如果是有預謀的犯罪,伍彤州是最大的嫌疑人。”


妹妹失蹤的時間越來越久,能找到的線索卻依然有限,何芷的性格再深沉鎮靜,心情也無法平靜了。明明嫌疑人就在麵前,卻奈何他不得。這種感覺就像軟刀子割肉,有力使不出。


柯楊拍了拍腦門,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哈欠。何芷讓他睡一會,他卻吵著肚子餓,豆豆也附和著。三個人準備出門去吃午飯,這時何芷的手機響。


小羽打來電話,賣家已經同意支付拖欠的物業費了,希望她能不計較這件事,順利把後續的相關手續辦了。


“我現在就在別墅門口,何女士如果方便,咱們現在就可以出發去辦手續,不動產登記中心雖然下午兩點半才開始辦公,現在就要開始排隊了。”


別墅門口停著一輛電瓶車,一位身穿西裝套裙的姑娘站在電瓶車邊。當她轉過臉看到柯楊抱著豆豆和何芷走出來,頓時瞪大眼睛張著嘴說不出來話。


“小羽,原來是你負責這棟別墅的租售啊?”


柯楊也沒想到何芷要買別墅,以為她和男朋友吵架一時衝動另租一棟別墅分居撒氣。


“柯楊,你怎麽在這?”


小羽轉動眼珠在何芷和柯楊身上來回打量,實在猜不透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何況柯楊手裏還抱著一個孩子,看小女孩摟著柯楊的脖子親熱的樣子,想必已經相處有一段時間了。


“說來話長,有機會再和你說。”


實在沒必要和小羽解釋,有些事越描越黑,怕到時候小羽再添油加醋告訴他的老母親,那到時候又少不了一頓囉嗦,也會給何芷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有錢人買房子就像普通人買蘿卜白菜似的!


望著後視鏡裏何芷的背影,柯楊感歎一句。扭臉看到豆豆晃動的粉紅小皮鞋,嗬嗬笑著問她想不想去附近的公園玩。


果不出所料,在何芷打來電話前,老媽的電話先打來了。


老媽劈頭蓋臉質問柯楊為什麽和有孩子的女人搞在一起,就算窮也要窮得有骨氣,絕不能吃軟飯。想住別墅開好車可以自己努力奮鬥爭取買,實在買不起也不用攀比,走路比開車還更健康,住平房心裏更踏實……


柯楊被老母親的電話吵得一個頭兩個大,趕緊解釋他是在工作,不像母親想像的那樣。


有其母必有其子,他怎麽會為鬥米折腰,更不會以色侍人。


“小羽說她認識那個女的,那個女的還有別的男人,聽那意思那個女的很有錢。難道那個女的不是看上你身體好長得帥?”


“媽,也就你覺得我長得帥。我真是在工作,臥底,你懂嗎?”


“啊,媽懂了。你好好工作,小羽你還是考慮考慮,人家姑娘對你很上心……”


掛上母親的電話,柯楊使勁搓了搓臉,這時手機再響,該去接何芷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