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投案自首的女人
loading...

“也是,壞人應該去審訊室,不應該坐在這。”


柯楊換了一個姿勢,雙手抱肘靠向椅後,然後笑嗬嗬地又說:


“我也是來協助調查的。咱倆還挺有緣!”


“土鱉,誰跟你有緣。”


葛銘豪斜睨著柯楊,雖然覺得柯楊長相氣質不錯,穿著卻是跟時尚潮流不沾邊。


“也不能這麽說吧,前天你在你父親婚禮上勇往直前,真是太酷了,我特別欣賞你。”


“呸!老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葛銘豪捏了捏黑色牛仔外套袖口上的合金扣,又摸了摸腰上的雙g皮帶,目光落在腳上的馬丁靴銀鏈子上,不由得又抖動起雙腳,銀鏈子發出細索的聲響。


“嗬,說得好像你很了解老男人似的。你父親哪能代表所有的老男人,再說五十來歲也不算老男人吧。多大年紀都不影響追求愛情,前提是真愛就行。”


“老家夥哪來的真愛,色欲熏心,架不住賤女人的投懷送抱。”


葛銘豪的脖子仰累了,放下雙腳,俯身趴在了桌子上,雙手托著下巴,目光盯著玻璃牆外一位年輕女警。


“切,懶得和你討論。”


這時紅臉警員正帶著劉健經過,劉健看到了小會議室裏的葛銘豪,顯得很驚訝,停下腳步張了張嘴,見紅臉警員回身看他,又馬上垂下頭快步走了過去。


葛銘豪的眼睛依然盯著身姿苗條的女警。


“做警察整天和罪犯打交道太危險也太辛苦,美女做警察太浪費了,工資好像也不高吧!”


葛銘豪吧嗒了一下嘴,緩緩立直了身體。


肖楠推開門叫柯楊出去,柯楊走到門口和肖楠交換了一下眼色,肖楠喊一位女警過來,帶葛銘豪去審訊室。


“你先進去,一會有人找你問話。”


“ok。”


葛銘豪收回盯著女警腰肢的目光,歪著身子進門,看到屋裏已經坐了一個人。他大大咧咧地走過去,伸腳踢開椅子坐在那人對麵。


看到對方的臉,葛銘豪下意識地站了起來。


伍彤州抬眼看了一下葛銘豪又垂下了雙眸。這是他第四次被請到警局問話,早已修煉得心如止水。


葛銘豪盯著伍彤州垂下的眼簾,目光怔怔地足有三秒,才緩緩坐了下來低下頭,然後雙手不安地搓弄著,踩在椅子下的雙腳不停地磕碰在一起。


“他們認識卻裝作不認識,必然有原因。”


柯楊和肖楠注視著房間裏葛銘豪和伍彤州的一舉一動。旁邊的玻璃鏡後紅臉警員正在審問劉健。


劉健坐在椅子上好像一尊雕塑,麵部沒有一絲表情。當聽到紅臉警員再次問芙蓉嶂老別墅裏發現了他的腳印和指紋,他要如何解釋時,劉健突然笑了。


“你們警察辦案就這麽死板教條嗎?發現我的腳印和指紋就證明我犯了罪?我再跟你們強調一次,我沒去過芙蓉嶂老別墅,我的鞋被偷了,你們所說的腳印一定是小偷穿著我的鞋留下的。另外前天我舉行婚禮,婚禮上任何人都可以拿到我的指紋。”


“有一定道理,我再問你,顧詩怡和你是什麽關係?她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不要妄想狡辯,如果沒有充分證據,我們也不會找你過來。”


紅臉警察一直皺著眉垂著嘴角,嚴肅的神情和目光讓劉健倍感壓力。


“如果你再不老實交待,恐怕以後就沒有悔過的機會了。”


紅臉警察猛地拍了拍桌子。


劉健渾身為之一震。兒子被警察找來問話,恐怕他和顧詩怡的關係是瞞不住了。隻能老實坦白顧詩怡是他女朋友,兩個人交往了一年多,他是準備離婚以後和顧詩怡結婚的,沒想到顧詩怡失蹤了。


“顧詩怡是不是你殺的?”


聽到劉健大言不慚地說顧詩怡是他的女朋友,紅臉警察氣得臉更紅了,一個已婚有孩子的男人怎麽好意思說這種話。


“我怎麽會殺顧詩怡呢?我是準備和她結婚的呀!何況她還懷了我劉家的孩子。”


“可惡!”


紅臉警員再次拍桌並順勢站起來,俯身逼視劉健的眼睛。


“讓我來替你說。顧詩怡懷了你的孩子向你逼婚,你當時的嶽父母還健在,你是入贅女婿,如果離婚就會一無所有。你根本不可能和顧詩怡結婚,所以被顧詩怡逼急了,你把她推到湖裏淹死了。


因為心裏有鬼,在顧詩怡的骸骨被打撈上來以後,你怕老天是故意在你婚禮前向你報複,所以特意跑去芙蓉湖向顧詩怡懺悔……我說的對不對?”


劉健的臉上每一絲紋理都透著被探知到隱秘的驚詫。


“這招審問手段還不錯!”


柯楊讚許道。


肖楠靠近玻璃牆幕觀察了一下,又退了回來,扭臉再看向葛銘豪和伍彤州。


此刻已經過去十分鍾了,兩個人從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連目光也不曾對視一下。


“他們故意裝作不認識,暫時恐怕不會在這裏說話。”


柯楊一手抱肘一手指尖彈著自己的腮幫子,盯著葛銘豪的眼睛,能感覺到葛銘豪欲言又止,不敢和伍彤州說話的窘迫。


“他們兩個還真奇怪!”


肖楠的目光在伍彤州和葛銘豪身上來回巡視。


“沒錯!如果我們非要點明他們認識,他們應該也會否認。他們畢業已經十二年了,真要裝作不認識咱們也沒轍。”


“一會我派人跟蹤他們,如果猜得不錯,葛銘豪肯定會去找伍彤州說話。”


肖楠的判斷和柯楊不謀而合。不過既然把兩個人找來,還是要問問話走個過場。


肖楠把柯楊在伍彤州家發現的幾個疑點甩給伍彤州,伍彤州像是早有準備,一一給予解答。


第一,陽台上的花草長得茂盛茁壯,是因為何婧喜歡花草卻不會侍弄,伍彤州特意和花卉公司聯係租用花草,花卉公司會派人定期上門打理更換品種。


第二,結婚前伍彤州住在自家公司的員工宿舍,不想一個人住在芙蓉嶂老別墅觸景傷情。


第三,和何婧結婚才半年多,何婧的女兒卻不喜歡媽媽,喜歡他這位相處時間不長的繼父。那是因為何婧近兩三個月表現得很抑鬱,有時會嫌豆豆吵鬧,有一次還動手打了豆豆。他更寵愛豆豆,凡事都依著豆豆,豆豆當然會喜歡他多一些。


至於網友寄來的禮物,伍彤州當然無法解釋何婧不想拆開的原因,對於一個抑鬱症患者,生活中已經沒有什麽東西能提起她的興趣了。


和網友私奔當然是網友教唆,也可能網友親自來接何婧,所以何婧才會帶走一隻旅行箱……


伍彤州不急不緩地說著,完美的臉上神情淡然超脫,一身白衣白褲再配上半紮的頭發,好像電視裏走出來的濕潤如玉公子。


一位女警推門進來報說,外麵來了一位投案自首的女人。


“她說顧詩怡是她殺的,與葛銘豪無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