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老板父親紈絝兒子
loading...

屋裏沒有窗,白熾燈下,劉健的臉色很難看。肖楠出去後,他下意識地望向對麵牆上的反光鏡,估計這就是影視劇裏警察審犯人時監看用的雙麵鏡。


坐在他麵前他都不怕,難道還怕躲到鏡子後麵觀察他的女警察嗎!


劉健歪了歪嘴臉上滑過一絲苦笑。


昨天本該是他新婚第二夜的日子,卻沒想到要在警局度過,手機被拿走,無法和新婚嬌妻聯係,不知道小嬌妻會不會焦急難過,在穗城他是她唯一的依靠。


想必此刻小嬌妻正梨花帶雨一夜未眠吧,答應在她生日時舉辦浪漫婚禮,然後一起去海島度蜜月。現在看來計劃要泡湯了


想到這裏,劉健抬起攤在桌上的雙手抱住頭,使勁抓了幾下,讓昏暈的大腦清醒幾分。


“吱嘎~”


聽見門響,劉健放下雙手,斜眼看著進來的肖楠,皴著臉說道:


“警察同誌,我要求現在、立刻、馬上出去,你們無權一直關著我。我是守法公民,你們不能無憑無據就誣蔑我犯罪。”


“不要激動,激動對高血壓患者不好。”


肖楠神情嚴肅語氣卻是心平氣和。


從警十二年,審問過的嫌疑犯早已經數不清了,什麽樣的人沒見過。劉健也未見得多特殊,隻需拿出更直觀的證據摧毀他的防線。


眼前的女警察竟然知道他有高血壓!


劉健按了按心口,欠起的屁股往椅子裏坐實,這時確實不能太激動,美好的生活才剛剛開始,不能因為一個無關的案子毀掉了。


“我是不想激動,可你們無端端地說我與一個女人的失蹤有關,我根本不認識你說的那個叫何什麽的女人。我能不激動嘛!”


按著心口說話時語氣確實平和了許多,劉健揚著下巴,看著肖楠又在他麵前坐下。


肖楠手裏拿著一個文件夾,低頭一頁一頁翻著,並不理睬劉健的話。


沉默了一會,劉健的心情又開始忐忑起來。除了他的兒子葛銘豪,誰還會拿他的鞋和指紋搞事情……


“劉健,十一月二十七日你在哪裏?”


看著劉健發怔的眼神,肖楠又補充說:“也就是你婚禮的前一天。”


“不記得了,應該是忙著籌備婚禮吧。誰能記得每天都幹了什麽!”


劉健垂下了眼簾。


“好,那我提醒你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點左右,你去了芙蓉嶂別墅一期的芙蓉湖邊,在戲水碼頭不遠處,朝湖裏拋灑了幾十支粉紅色的鮮花。”


“老實說,你是不是在向顧詩怡的冤魂懺悔?”


肖楠的語氣突然嚴厲起來,目光也迸出寒意。


劉健的雙肩不由得顫動了一下,抬起的目光碰上肖楠的眼睛,趕忙撇開臉又垂下了頭。


劉健臉上的細微變化都被視頻錄像給記錄下來,也都落入了審訊觀察裏柯楊的眼裏。


柯楊一手摸著下巴一手抱肘,深鎖著眉頭,盯著此時仿佛被定格的劉健。


肖楠站起來,把手裏的兩張放大的圖片擺到劉健的眼皮底下,就算劉健打算保持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也無法無視眼皮底下兩張觸目驚心的照片。


兩張顧詩怡骸骨被打撈起來的現場圖片顯得恐怖而淒慘,劉健的目光剛一觸到圖片馬上緊閉起雙眼。


“法醫鑒定顧詩怡死亡時懷有身孕,孕期大概有五六個月了,胎兒基本成形,就算過去了十二年,胎兒的骨骼和母體一起風化磨蝕,也還是能找到痕跡的。”


“我不明白你為什麽要跟我說這些!我和我兒子的補習班老師僅有幾麵之緣,我兒子統共在補習班才上了一個月不到六堂課。”


劉健好像用盡了力氣說話,說完又拍著桌子站起來問現在是什麽時間,他必須得馬上離開。不然要叫律師朋友過來,要告警局限製公民人身自由。


“不用急,該讓你走時自然會讓你離開。”


肖楠客氣地說完,朝監控錄像鏡頭擺了擺手,劉健條件反射地看向麵前的鏡子。


一名男警員進來把劉健帶了出去。


肖楠收回圖片夾進文件夾,在椅子上坐下,雙手搓了搓臉。拿出手機,看著丈夫打來的幾個未接電話,回撥過去手機裏傳來忙音。


回到辦公室,肖楠馬上讓隊友去請葛銘豪到警局協助調查。然後轉身靠在辦公桌上盯著牆上的白板。


白板上是何婧、宋美君失蹤案的有關案情分析。


宋美君和何婧兩條分線合在一起,指向伍彤州,伍彤州連著葛銘豪,兩個人又連線顧詩怡,顧詩怡分出的箭頭指向劉健,劉健又和葛銘豪連在一起……


“感覺有點亂。”


肖楠朝走到她身旁的柯楊說道,目光依然落在劉健的名字上。


“可以說亂中有序。從剛才的表現看,劉健肯定和顧詩怡案有關。”


“我也覺得,先讓他反省一下,等會再審。還有十個小時,總能找到突破。你說的那個補習班的馮老師,我們也派人去查證了,有人證,劉健無法否認他和顧詩怡的關係。”


這時辦公室門口傳來說話聲,肖楠的丈夫拎著兩個袋子早點走進來。


結婚七年,如果沒有丈夫無條件的支持,肖楠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聽從肖楠的命令,柯楊在小會議室的長沙發上睡了一覺。一覺醒來剛好葛銘豪被帶了進來。


兩個人一起在小會議室裏坐著,不時從玻璃牆外經過的人都朝他們看一眼。


葛銘豪的兩隻腿架在長桌上,身體慵懶地靠向椅背。椅背太矮無法撐住他的頭,他幹脆仰臉望著天花板。


“都二零二零年了,警局的辦公環境還是這麽老土!”


葛銘豪說完,晃動著兩隻腳,黑色馬丁靴上的銀鏈子晃得嘩嘩作響。


“你犯了什麽事?”


柯楊側身一手在桌上撐著頭,一手拿著一卷白紙,望著葛銘豪,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葛銘豪和劉健的五官長得沒有一分相像,不過他們的神情倒是如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他們父子的眼神都一樣隱隱透著陰鬱狠辣。


“什麽犯了什麽事?”


葛銘豪停止晃動雙腳,歪頭看了柯楊一眼。


“我是來協助警察調查壞人的,我是大好人。嘿嘿嘿……”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