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持久戰
loading...

何芷不像妹妹何婧是顏控,她內斂深沉理智,更看中男人的才學品格。


為了達到何芷的擇偶標準,左岸已盡力表現出樂觀開朗積極向上,把目前所取得的成就不露痕跡地展現在何芷麵前。


可是現在很明顯,左岸的名車豪宅根本不放在何芷眼裏,他的大律師身份和名譽也一眼就能看穿是仰仗父親的保駕護航得來。


要怎麽才能取得何芷的芳心,左岸一時亂了方寸。坐在剛修好的大奔裏愁眉難展,這時看見一位阿姨拎著菜藍從車旁經過,頓時好像一盞燈點亮了左岸的大腦。


可以去找何芷的表姨媽來個曲線救國!


一個剛回國的大齡剩女,要找一個各方麵條件都不錯的男人很難,像他左岸這樣條件的,可以說打著燈籠也難找啊!何芷自命清高意識不到,她說表姨媽肯定能意識到。


何芷對表姨媽的感情並不比對母親的感情淺,父母下海經營燈飾公司,何芷姐妹年幼時多虧了表姨媽照顧,那時姐妹倆學習才藝都是表姨媽接送,有時候吃住都在表姨媽家。


表姨媽打來電話時何芷正在浴室泡澡。


買這個別墅時也隻有主臥的浴室最符合她的審美,除了按摩浴缸還有一間桑拿房。這幾天一直沒有來得及享受一下完美的浴室,趁著豆豆睡覺,燃上香氛蠟燭,一邊聽著音樂,一邊欣賞窗外一望無邊的湖光夜色。


“何芷啊,你說你都回來好幾天了也不到姨媽家來看看,你都十年沒吃過姨媽做的菜了,你看明天有沒有空過來,我做好吃的給你。你最愛吃粉蒸排骨,我都備著了。”


聽表姨媽說話的語氣都帶著笑意,好像有什麽大喜事。上次去燈飾店找她,她可是不停訴苦。這麽多年,何家的燈飾公司全都靠表姨媽夫妻兩個給艱難撐著的。


表姨媽隻有一個兒子,一直在學校讀書,今年應該研究生畢業了。難道是這位表弟學業有成飛黃騰達了?


“好,那明天下午我過去。”


考慮到柯楊明天淩晨才能回到穗城,必須得好好休息一下才行,安排下午去表姨媽家吃飯比較合適。


“行行,我在家等著你啊,能早點過來就早一點。”


從電話裏都能聽出表姨媽完成使命似地長舒了一口氣,何芷決定明天得給表姨媽備一份大禮。


就算表姨媽今天不聯係她,她也會再去找表姨媽了解一下情況。


當年父母與表姨媽天天在一起工作,母親也許沒有察覺父親出軌,可表姨媽凡事都愛打聽都愛猜測的性格,肯定會知道一些情況。


躺在床上不時能聽到湖邊馬路傳來的摩托車聲,物業加強了一期別墅的巡邏工作,還特意派了兩名保安,在伍彤州家的別墅前站崗值班。


看了一下時間,晚上十點半,這時柯楊該到中州了。連續開車不安全,他應該會在服務區休息整頓一下吧……


莫名地忐忑不安,拿著手機想給柯楊打電話問問,又怕影響他在深夜的高速上行車安全。


手心握出了汗涔涔的感覺,正要放下,屏幕閃亮鈴聲響起。


柯楊打來電話,他已到穗城了。此時正在趕去警局,肖楠已經把劉健請去問話,需要他過去協助旁聽。


“那你什麽時候回來?”


“嗯,可能要到明天中午或者下午吧。明天上午會請伍彤州再到警局問話,這次希望能有所突破。我算間接證人,會有助於案情突破。”


柯楊愣了一下然後笑道。


何芷問完話其實就後悔了,這話怎麽聽怎麽感覺像夫妻或者男女朋友該問的話。柯楊是她聘請尋找何婧的,隻要關心他是否能正常工作就好了。


何芷馬上道了一聲“晚安”掛斷了電話。


剛才在桑拿房蒸得渾身無力昏昏欲睡,此刻卻怎麽也睡不著了。輾轉反側終於等到天亮,看了一眼時間,估計這時柯楊應該不會再旁聽審問劉健了,忍不住給他發一條信息,問劉健與顧詩怡的案件是否有關。


“劉健咬死他和顧詩怡隻是普通的學生家長和老師關係。


對於他在伍彤州家別墅留下的腳印指紋一直保持沉默。肖楠還在問話,恐怕是個持久戰。”


柯楊的信息秒回。


何芷盯著手機屏幕,皺起的眉心舒展開來。


“你們直接問劉健,在他婚禮的前一天,他到芙蓉湖邊灑花,是不是向顧詩怡懺悔。”


給柯楊發了一段語音,何芷望向窗外。


顧詩怡的骸骨被打撈上來的位置就在她的院門不遠,劉健向湖水裏拋灑粉色百合花的情景令人記憶猶新。


聽完何芷的語音,柯楊示意身旁的警員請肖楠出來一下。


肖楠善長和嫌犯打持久的心理戰,可是經常這樣熬夜審問也比較傷身體,有時候效果也並不好。


“有事?”


肖楠進門,接過柯楊遞來的熱茶,一邊在唇邊吹涼一邊抬眼望著柯楊。


“你都在裏麵坐五個小時了,再坐下去就該成女菩薩了。”


“去你的!”


肖楠喝到嘴裏的茶猛地笑噴出來。


“我說真的,你長期這樣,姐夫能沒意見?”


柯楊話音剛落胸口猛地挨了肖楠一拳頭。


肖楠的拳頭並不重,柯楊卻被打得彎下腰皺著眉頭,好像傷得不輕。把肖楠嚇得以為下手過重,趕忙上前扶柯楊,關心地問他是不是傷著了。


連一旁的警員都誤以為柯楊被肖楠打疼了,跑去找藥箱拿紅花油過來。


“內傷,抹紅花油沒用。”


柯楊直起身嗬嗬笑了起來。


“你這家夥,還是沒正形!”


肖楠這次使全力揮拳打在柯楊的肩膀上。


“好麽,真下狠手。”


柯楊揉著肩膀唏噓著。


“還要不要紅花油了?”


肖楠拿過紅花油遞到柯楊麵前。


柯楊搖頭擺手說:


“累了一夜,打兩拳當按摩了,還挺得勁的!說正事,我知道雖然顧詩怡的案子結案了,你還是覺得其中有疑點想盡快找出破綻,不過和劉健耗著不是上策,你想劉健做上門女婿二十多年,他的忍功一般人比不了。要突破他,得用非常手段。


“非常手段?”


“對,趁其不意,詐他在婚禮前跑去芙蓉湖邊灑花,是為了向顧詩怡表達懺悔。


我看也許能管用。等會把他兒子葛銘豪請來,我想和那小子聊聊。等你請伍彤州過來問完話以後,可以把葛銘豪和伍彤州關在一起,說不定也能發現點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