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美麗是道風景
loading...

葛銘豪既不是伍彤州的親戚也不是朋友,為什麽卻不遠千裏跑來探望因病休學的伍彤州?


隻有兩種可能:要麽葛銘豪知道伍彤州的秘密,跑來要挾伍彤州想獲得某種利益;


要麽葛銘豪和伍彤州是某種利益共同體,特意過來安撫伍彤州……


柯楊正說著話,豆豆睡夢中翻身,一條小胖腿從被子伸出來,壓在了何芷擱在棉被外的手臂上。


何芷正要挪開豆豆的小腿,柯楊也伸手去拉豆豆的小腿,兩個人的手猛然碰在一起,何芷被火燎著似地縮回了手。


柯楊僵了一下然後把豆豆的小胖腿送回被子裏。


兩床厚棉被在一米五的床上顯得非常擁擠,柯楊放開被子才發現他把豆豆的小胖腿塞進了自己的被子裏,然後趕忙掀開何芷的被子送回豆豆的小胖腿,目光又無可避免地看到了何芷紫緞睡裙下露出的一雙修長美腿。


估計何芷發現又被他的目光吃了豆腐,柯楊非常有覺悟地跳下床,邊說泡個熱水腳再睡,邊拉開門走了出去。


何芷拉了拉睡裙,又把四周的被子裹個嚴嚴實實。條件所限,她也不能怪柯楊無處安放的目光。


又不是青春少女沒有見識,不用和男人同房就感覺到忸怩不好意思。如果一直臉熱心跳不好意思和柯楊對視,反倒會讓柯楊覺得她對他有意思。


等柯楊拎著洗腳桶回來時,何芷已調整好了心態。


盛情難卻,既然人家都把洗腳水打來了,她也不用推辭客氣。


看著白淨纖腳在溫熱的水中慢慢變成粉紅色,心底湧起的暖意奔向全身,何芷意識到柯楊在泡腳水裏下了藥。


“感覺怎麽樣?這個泡腳藥是女人專用。”


“你哪來的?”


“劉健婚禮的伴手禮啊。如果不是鄰桌的客人議論,我也不知道那個粉盒子裏裝的是泡腳藥水,不然我還以為是擦臉的。後悔隻拿了一份,如果你覺得不錯我回頭問問是在哪買的。”


柯楊上床鑽進被窩,見何芷神情自然語氣淡定,他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


長這麽大除了兒時和母親睡過一張床,今天還是第一次和女人同房共床,這種感覺說不出來地奇怪又讓人情難自禁。


不知是泡腳水助眠的作用還是因為有柯楊在身邊,何芷睡得特別踏實,早上起床時發現柯楊已經出去了。


廚房裏傳來陣陣米粥的香味和柯楊與阿婆的說話聲。


“你媳婦可真有福氣,找了你這麽細心體貼的相公。我都沒發現那床電熱毯調溫器壞了,你進屋鋪床就發現了。還知道在屋裏放一盆水防止空調幹燥,我都沒見哪個女的那麽細心……”


何芷拉著豆豆的小手在廚房門口停了一下,又轉身離開去前麵餐廳坐下。


她可不想和阿婆解釋她和柯楊的關係,也不想當麵被說成柯楊的媳婦而尷尬。


三口之家大手拉小手走出門,身後是阿婆和其他客人羨慕的目光。


美麗是一道風景,美麗的人在美麗的風景裏更是一道靚麗的風景,怎麽會不吸引他人的目光呢!


伍彤州當年回老家養病時他的爺爺奶奶還在,如今隻有他的叔嬸還住在老宅。上次柯楊過來,伍彤州的叔嬸都在外地做生意,現在家鄉旅遊經濟迅猛發展,他們已回鄉安定下來。


柯楊敲門自稱是伍彤州的朋友,開門的女人吸了吸鼻子,回頭喊男人出來。


伍彤州的父親病故以後,財產被分割成幾份,伍彤州的爺爺奶奶也有分到了一部分,伍彤州父親創業公司的股份可以直接置換成現金分給他們,伍彤州父母的別墅一時就沒辦法分割。


一晃十年,伍彤州的叔叔還惦記著那份沒有拿到手的財產,一聽柯楊是伍彤州的朋友,馬上以為柯楊是來幫忙處理那棟別墅的分割問題。


當聽說是來打聽伍彤州當年來養病的情況,不等伍彤州的叔叔說話,他的嬸嬸先開口了。


“來的時候說是得了抑鬱症,我看可不像抑鬱症。誰不知道得了抑鬱症的人想尋死啊,他可沒有尋死的意思,整天躺在屋裏讓我們好吃好喝地供著,還得天天陪他出去曬太陽……”


“你少說兩句!”


如果伍彤州尋死了,那伍家的財產就全都是伍彤州叔叔的了,女人這麽說話讓人聽著非常不舒服。


被男人攔在身後,女人哼了一聲轉身回屋。


“彤州的病不算嚴重,所以住了快一年就回去了。你們為什麽打聽這事?難道彤州又犯病了?”


男人瘦長的臉上兩隻細眼警覺地打量著柯楊,目光落在何芷身上時,又露出一抹微笑。


人家沒有請他們進去說話的意思,柯楊決定速戰速決,直接說伍彤州的妻子失蹤了,就像當年伍彤州的母親失蹤時一樣。伍彤州的叔叔馬上咳了起來,神色也顯得慌亂不安。


柯楊不失時機地抓住他的手問道:


“隻有證明失蹤人口已經身亡,才能分配夫妻共同財產。這位是伍彤州的妻姐,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哦……原來是這樣啊!”


男人的細眼馬上露出笑意,敞開大門請柯楊入內詳談……


離開黃謠鎮時柯楊顯得很興奮,直接把何芷和豆豆送去穎州機場,讓她們乘飛機回穗城。他會連夜趕回去和肖楠碰頭,盡快提審伍彤州和葛銘豪,查明宋美君失蹤真相,也就能更快解開何婧失蹤的答案。


兩個半小時以後,何芷帶著豆豆回到了芙蓉嶂別墅。


物業租售服務部的銷售小羽聯係何芷,明天辦理付款和過戶手續事宜,另外希望何芷辦理完過戶手續以後,能去物業變更業主信息,順便把原業主拖欠的物業費給交了。


“這個我當時也沒注意,原業主已經拖欠兩年物業費了,合同上雖然沒有這一條,不過何小姐既然承諾承擔辦理過戶時的一切費用,幾萬塊的物業費應該也不算什麽大問題……”


莫名其妙要多付幾萬塊錢,何芷可不想吃暗虧,讓美女銷售和原業主聯係,明確告知對方她不會出這個錢。合同不是擺設,大家要有契約精神。


“那我試試吧。”


聽出對方免為其難地語氣,何芷又補充說:


“物業費交割時間以買賣雙方交接鑰匙的那天算起。”


“行吧。”放下電話,小羽朝身邊的同事撇了撇嘴。


“越是有錢人越摳門,今天我算是又見識到了。”


“說誰呢,誰敢惹咱們芙蓉嶂的銷售美女生氣?”


左岸慢悠悠地走了進來,物業公司前台美女紛紛起立笑臉相迎。


左岸是來打聽何芷找誰租的一期老別墅,發現何芷不是租別墅而是買別墅,他的神情有點不淡定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