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夜探破窗
loading...

就在破吉普車發出放屁似的刹車聲時,伍彤州家別墅三樓的猩紅亮光倏地消失了。


柯楊跳下車飛身躍進院裏,直奔別墅門口打算來個守株待兔。


何芷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隻能眼睜睜看著柯楊私闖民宅。


剛才三樓的亮光很奇怪,消失得更是詭異。


看一下時間,晚上九點十分,這個時間給伍彤州打電話應該不算失禮。


何芷注視著別墅門前那道隨時準備捕獵的人影,撥通了伍彤州的電話。


伍彤州正在家裏給豆豆洗頭,接到何芷的電話已經很意外了,聽說舊居別墅有燈光更覺得意外了。家裏的別墅荒廢將近十年了,他一次也沒有回去過。


“那你明天最好抽空過來一趟,我會等你。”


“你怎麽去我家老別墅了?”


洗發液糊了豆豆的眼睛,豆豆揮著小手抹眼睛。兒童洗發香波不辣眼睛,豆豆揪下眼前的一串香波泡泡甩到了伍彤州的臉上。伍彤州正說著話,沒提防一串泡沫吞進了嘴裏,連著咳嗽了幾聲,臉漲得通紅。再把手機移到耳邊,聽何芷說搬去了他家別墅做鄰居。伍彤州又猛烈地咳了起來。


“行,明天上午十點半我過去帶你看看。”


掛上電話,伍彤州出神地盯著麵前的浴缸,腦袋轟轟作響。


難道是他?十年前說好以後再不交集,他應該不會背信棄義。


豆豆嚶嚶地喊了幾聲粥粥爸爸,伍彤州猛地回過神,低頭發現他把洗發香波揉了豆豆一臉的泡沫……


別墅燈光消失了許久,不見有人下來。門鎖安然無恙,樓上樓下的窗戶緊閉。除非有鬼,不然那個亮燈熄燈的人一定還在屋裏。


柯楊一個彈跳抓住了門廊柱子,準備爬上樓去。


“私闖民宅不好。”


何芷從院外進來剛好看到這一幕,急忙伸手拽住柯楊的腳腕。


被女人抓著腳腕的感覺可不好,柯楊隻好從門廊柱子上跳下來。他本來打算爬上三樓翻窗進去捉人。


伍彤州母親失蹤案發後,柯楊到伍家別墅調查取證過兩次,當時情景依稀在目,故地重來輕車熟路,他知道哪扇窗方便進入剛剛亮過燈的主人房。


柯楊仰頭望著那間已陷入黑暗的房間,怎麽也不會想到主人房床頭燈的猩紅燈光會再次亮起。他在芙蓉嶂做保安一年時間也沒見過伍家別墅有過任何異常。


“我剛剛聯係過伍彤州,他明天會過來查看情況。”


何芷堅持自己的原則。


“等他明天過來黃花菜都涼了。今天不抓住這個鬼我絕不睡覺。”


為了追查疑案也顧不了許多了,柯楊不等何芷說話,再次躥上窗沿,眨眼之間攀上了一扇窗邊。原以為風蝕腐化的老窗框,沒想到用力也拉不開,裏麵的插銷鎖得死死的。


隨著柯楊又一次猛力撬窗的動作,窗玻璃發出“嘩啦”一聲悶響,先是有無數道如菊的裂紋綻開,隨即像一塊融化的冰雕垂向地麵,落地的瞬間傳來珠玉落盤的清脆。


何芷仰臉瞅著柯楊的身影鑽進黑洞似的窗裏。


三樓燈光驟亮,積滿灰塵的水晶吊燈依然豪光萬丈。


不一會門鎖打開,柯楊擰著眉頭站在門裏。他來回關了幾下門,終於確定門是被人從裏麵反鎖的。


“你是說有人有房門鑰匙?”


柯楊點點頭,耳邊聽到一聲細微碰撞聲,他馬上折身朝二樓奔去。


何芷跟著衝進門裏,高跟鞋絲毫不影響她動作迅捷,等她追上二樓,發現柯楊已經跳窗出去了。


“柯楊!”


何芷驚得俯身望向樓下。


院裏及腰深的雜樹亂草中,兩道身影一前一後如雄獅逐鹿迅疾衝向院外。


那身影離他隻有一步之遙了,柯楊伸手去抓那人肩膀,一抓沒抓住,觸手滑溜溜的,好像抓著一條泥鰍的感覺。


隻是稍一遲疑之間,那道人影朝前俯衝躍過路邊護欄,撲通一聲跳進了湖裏。


“渾蛋!”


柯楊懊惱不已。剛才如果不是稍微遲疑了那麽一下,隻要再往前一點就能把那人放倒製服。


湖水死寂一片,不見半點水花。


這湖一般人是不敢跳的,除非他水性極好又熟悉芙蓉湖地形。


芙蓉嶂別墅圍湖而建,卻是因背靠的芙蓉嶂山而得名。


芙蓉湖原先是一處廢棄的露天礦坑,地形複雜,最深處近百米,最淺處也有十幾米。經年積水和地底滲水慢慢形成一處死水。芙蓉嶂別墅開發商經高人指點,將芙蓉嶂山上一處溪流引入湖中,開挖河道將死水變活水,命名芙蓉湖。


柯楊這時才明白剛才為什麽會手滑,那人穿著潛水衣,跳進湖裏潛遊逃走應該是早有預謀。


怕何芷有危險,柯楊趕忙折回伍彤州家別墅。


“沒抓到!跳湖裏跑了,穿著潛水服,看體形動作應該是一個小鮮肉。”


柯楊穿著西裝歎氣自責的樣子像一個生意失敗的總裁。


“太晚了,還是明天等伍彤州來再說吧。”


何芷一向覺得自己不會安慰人,對柯楊剛才的行動更是想不出什麽安慰的話。


“看來是打草驚蛇了。雖然還不知道那家夥躲在這裏做什麽,是不是與伍彤州母親的失蹤案有關,不過私闖民宅就是違法,穿著潛水服私闖民宅更是居心叵測。”


“……”


在私闖民宅這一點上何芷不發表意見。


兩個人在三樓主臥室細細檢查了一遍。整個別墅隻有這間房間幹淨整潔,好像時時有人打掃一樣。雙人大床上的被褥疊得整整齊齊,拉起來還有股陽光的味道。陽台上有一個移動晾衣杆,地上一雙女士小白鞋特別紮眼。


“剛才那個人不會是女人吧?”


二十三號半的名牌小白鞋是今年最新款,何芷盯著小白鞋若有所思。


“不可能,那家夥如果是女人我把這雙鞋吃了。”


柯楊決定晚上住在別墅幫伍彤州看家,又不放心何芷一個人住新居,最終還是決定在何芷新居視野最好的三樓陽台,監視伍家別墅的動靜。


柯陽從破吉普車裏取來下午換下來的休閑裝,何芷已經幫他整理好了臥室。


別墅原業主保養新淨裝修時尚,平時很少居住,隻在節假日用來度假宴請客戶朋友。室內家具家電齊全,倒省了何芷不少事。隻是柯楊住的這間房的大床四周,掛著粉紅水晶珠簾,看起來說不出的香豔旖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