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欲求不滿
loading...

重新裝修的愛琴海酒吧,已經不是何芷記憶中的樣子了,整麵外牆裝飾著炫目的海藍燈光,閃爍之間讓人目眩神迷仿佛置身夢幻海洋。


柯楊走到酒吧門口站住,回身朝馬路對麵的甜品店招了招手。


隔著玻璃窗,何芷可以確定柯楊看不見她和豆豆,不過豆豆能看見柯楊,興奮地揮著兩隻小手,好像才分別又迫切想要見麵。


柯楊的身影消失在炫目的海藍燈光中。


這個時間藍浩應該早到了,柯楊故意開慢車遲到五分鍾,說是要磨煉藍浩的意誌,一會見麵好方便追問一些難以啟齒的問題。


藍浩一向是個守時的人,為了和何芷約會還特意提前十分鍾到達。他坐在隱密又方便觀察門口的位置,目光不時投向進來的人,希望何芷進來的那一刻,他是第一個看見的人。


“先生要來點什麽?我們這裏最有名的是深水炸彈和長島冰茶。”


酒吧招待熱情的問話讓藍浩不得不收回目光。


“來兩杯紅粉佳人。”


估計何芷就該到了,幫她先點上一杯喜愛的飲品,肯定能喚起她甜蜜的回憶。


“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裏沒有您說的飲料,或者您可以看看水牌?”


女招待微微曲膝遞給藍浩一張酒水牌。藍浩掃了一眼,不由得苦笑,十年沒再進過酒吧,已經不認得水牌上的酒水了。


時過境移,想要重溫過去太難了!


“那來兩杯隨便吧。”


藍浩點了點水牌上一款粉紅顏色的酒水。


“怎麽能隨便呢!給我來一杯白水,你可以隨便。”


突然聽到身後有人說話,女招待趕忙站直身體。


柯楊在藍浩對麵坐下,嗬嗬笑著朝女招待點了點頭。


藍浩看著柯楊愣住了,感覺有印象,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見過;好像是位重要人物,卻想不起他為什麽重要。眨眼撫額皺眉扁嘴,終於想起來柯楊是何芷帶去參加大學同學聚會的男友。


“怎麽是你?何芷呢?”


意識到柯楊是代替何芷來的,藍浩還是忍不住朝門口望去。


“何芷要照顧豆豆不能來,我隻有十分鍾時間,咱們痛快說完話我就走。”


柯楊探身向前直視藍浩的眼睛。


藍浩哪受過這樣的目光,下意識地朝後靠去。


柯楊提到豆豆的名字已經讓他開始緊張了。明白何芷約他今晚出來根本不是敘舊燃情,很可能涉及到豆豆的撫養問題。


“你說吧。”


藍浩咕噥一句。他是肯定不會撫養豆豆的,本來和何婧結婚就沒打算那麽早生孩子,豆豆的出生純屬是個意外。再說現在妻子肚子裏懷的是雙胞胎,母親已經答應過來幫忙照看孫子。家裏根本沒有豆豆住的地方。


“何婧對夫妻生活頻率要求高不高?”


“啊?這個……”


藍浩吃驚地張著嘴說不出話。這時女招待送來酒水,柯楊把粉紅酒水推到藍浩麵前。


“這個問題隻有你能回答,關係到何婧失蹤的真相。如果你也想盡快找到何婧,請如實回答我。”


“你是刑警?”


柯楊看起來一副雅痞樣子,可他目光銳利,說話的語氣更是令人難以置疑。藍浩也算閱人無數,第一次見到柯楊時就覺得柯楊的氣質與眾不同。今天這麽近距離地說話,更讓他感受到了柯楊強大淩厲的氣場。


柯楊點了點頭,目光依然緊盯藍浩。


“剛開始在一起時她沒什麽興趣,會覺得不舒服。大概結婚一年以後她要求比較多,特別是豆豆出生以後,每個星期都要過三四次夫妻生活。有時候我滿足不了她,她還會跟我耍脾氣。


你知道男人有時候要顧事業,那種事也不是總有興致。有時候心裏想身體太疲勞也不成……”


“何婧也是因為這個和我離婚的。畢竟我創業精力有限,哪能時時滿足她。”


藍浩說完低頭摸了摸鼻子,感覺如釋重負。再抬頭時,對麵的人已經走了。


豆豆吃了一碗奶糕正準備吃紅豆沙時,看見柯楊來了,馬上放下手裏的小勺子朝柯楊撲過去。


明天一早要出發去伍彤州的老家穎州,不能讓豆豆熬夜。好不容易在十點半前把豆豆哄睡著了,何芷自己卻失眠了。


按照藍浩的說法,何婧是個對丈夫欲求不滿的人,那麽她和伍彤州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伍彤州給不了她夫妻生活……


起身披衣拉開陽台門走進夜風裏,冰涼的感覺瞬間灌醒大腦。


何婧,顧詩怡,宋美君,劉健,伍彤州,豪帝……


腦海裏不停串聯著這些名字,還是無法從中發現何婧失蹤的任何線索。如果何婧和豪帝在一起,她何必要離家出走呢,直接和伍彤州離婚就可以了……


按了按發漲的太陽穴,感覺到有人在看她。扭頭看見柯楊在隔壁陽台側身看著她的笑臉,何芷抬手扯了扯睡袍的衣襟。


“早點睡,明天路上要走十三個小時。”


柯楊拍了拍陽台欄杆,好像在拍汽車方向盤。


“我擔心豆豆會吃不消,可以考慮在中途休息一晚。”


“嗯,我想我們可以去伍彤州畢業的那間藝術學院看看,我很好奇他在大學期間的表現。他回到穗城從來沒談過戀愛,和你妹妹是初戀初婚,這個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初戀……”


長相完美充滿藝術才華的男人二十八歲竟然才初戀,的確不可思議!


柯楊轉回身背靠陽台扶欄,抬頭望著懸在中天的月亮。


何芷也看向月亮。明天應該是個晴天,這時穎州應該穿棉服了,還得給豆豆添置冬衣才行。這一趟千裏之行希望能有所收獲,何婧失蹤的時間越久,找到的希望越渺茫……


沉默中,風吹樹搖的細瑣聲,遠處湖水拍岸的嘩嘩聲,何芷的手機振鈴聲。


拿起手機看見何婧的名字,何芷激動得心跳加速。聽到伍彤州的聲音,她的目光暗淡下來。


伍彤州要接豆豆回去,不能讓豆豆一直請假不去幼兒園。幼兒園還要排練節目慶祝聖誕節,豆豆是核心主演。


“我想還是等何婧的事水落石出了再安排豆豆入學。現在讓豆豆去幼兒園肯定會被小朋友議論,對她的身心沒有好處。”


“你有什麽資格管我們家的事?”


伍彤州突然發起火。


“我沒有管你們家的事,豆豆是我妹妹的孩子,我有資格照顧好她。”


何芷不明白伍彤州為什麽突然發火。


手機裏沉默片刻,然後傳來掛斷的聲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