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美人在骨不在皮
loading...

劉健走進酒店炫金玻璃門裏,挺直的腰杆突然萎了幾分,走路的姿態也顯出了老邁的遲滯。


“可憐!”


何芷望著劉健的背影隨口說道,對柯楊眨眼讚許她的機智視若無睹。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吧!兒子砸老子的婚禮總是有原因的……”


柯楊把手機舉到何芷麵前。


看到手機裏的畫麵,何芷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放大的照片顯然是劉健的全家福,劉健和妻子並肩挽手站著,女子的身體似乎有意側向一邊,又緊緊靠向坐在她身前的老太太後腦勺上。老太太懷裏抱著一個兩三歲的小男孩,小男孩瞪著一雙黑溜溜的眼睛,一隻手抓著一隻蘋果,一隻手被身旁坐著的外公握著。


五口人衣著光鮮神情喜悅,畫麵看起來溫馨有愛。如果不注意看,很難發現劉健妻子的脖子上有一塊延伸到耳根的黑色胎記。


“其實也不算醜,如果化妝好好打扮一下,和今天的新娘子還挺像的。”


驚訝過後何芷客觀地評價道。


“這個女人讀書時因為臉上的胎記被同學歧視排擠,一時想不開得了精神病,時好時壞一直無法根治。劉健入贅時應該是知道情況的,所以劉健和他兒子說夫妻生活的痛苦都是哄人的。他既答應入贅娶一個精神病妻子,就應該明白會過什麽樣的夫妻生活。”


“你的意思是兒子砸老子的婚禮是應該的?”


“嗬,我隻是不同意你說劉健可憐。比他可憐的人多著呢,他根本排不上號。要不你聽聽我的故事?”


“……”


柯楊剛嚴肅不過一分鍾又恢複了吊兒郎當的模樣。


何芷拉著豆豆扭頭就走。她不喜歡聽別人的私事,聽與己無關的事占用大腦空間等於浪費。她更不想聽柯楊的故事,她和柯楊的關係僅限於一起尋找何婧的下落。


“喂怎麽準備走了?現在離藍浩的約會還有兩個小時呢。”


柯楊快步追上何芷,發現何芷臉色清冷,估計剛才說話讓她覺得不著調了。他們是來調查劉健與顧詩怡失蹤案關係的。


“先別著急走,咱們找個地方坐下聊一聊。我有資料給你看,看完你再決定討厭我。”


柯楊說得一本正經,“豆豆跟叔叔去玩好不好?”


柯楊俯身抱起豆豆朝酒店大廳走去,邊走邊給豆豆講笑話。


豆豆咯咯笑著摟著柯楊的脖子。看著兩人比父女還親,何芷隻好在他們身後亦步亦趨。


原來小孩子才是善變的小動物!


肖楠發來的資料顯示,三年前葛銘豪因為打架鬥毆被判刑三年,三個多月前刑滿釋放以後,一直和母親生活在一起。直到父親婚禮前,葛銘豪才知道父母已經離婚了,他來砸父親婚禮現場,他的母親本來想通知劉健,但是劉健離婚後換了手機號碼,葛銘豪的母親情急之下到公安局報警……


“兒子坐過牢,母親擔心兒子再犯事也在情理之中。你看這張照片。”


柯楊滑動手機屏幕給何芷看顧詩怡的照片。


何芷再次驚訝地瞪大眼睛。


“是不是覺得我剛才說的對?”


柯楊望著何芷的眼睛,像個等待表揚的孩子。


觸上柯楊的眼神,何芷想起來了,柯楊說過,男人對喜歡的女人的類型比較專一。


沒錯,照片上的女子和劉健的新娘幾乎長得一模一樣,和劉健前妻年輕時的模樣也有七八分相似。


“這說明什麽?你有什麽想法?”


“嗯,我還得好好想想,現在不好說。”


“那等你想好了再說。”


何芷若有所思。


如果劉健果然喜歡外形相似的女人,說明他和顧詩怡之間肯定發生過什麽。


“啊!”


豆豆緊張地叫了一聲,然後跳到地上就要趴下鑽沙發底下。柯楊趕忙把豆豆拉起來抱到沙發上坐好。


柯楊探身揀起掉在沙發底下的綠恐龍公仔交給豆豆。


豆豆像失而複得的寶貝把綠恐龍公仔緊緊摟在懷裏。


柯楊和何芷都奇怪豆豆為什麽會喜歡看起來有些醜萌的綠恐龍公仔,按說何婧不可能給女兒買這樣的玩具。通常母親都是把自己喜歡的東西送給女兒。


聽到信息提示音,柯楊拿起手機,翻看完屏幕咧嘴笑了,隨即回複信息,一副聚精會神的樣子。


何芷不急著問,如果是需要她知道的信息,柯楊肯定會告訴她。拿起豆豆的綠恐龍公仔拍去表麵的灰塵,不等她把公仔還給豆豆,豆豆伸出小胖手趕忙拿了回去,好像生怕別人搶了去。


“豆豆,這隻公仔是誰送給你的呀?”


“媽媽買的。”


“哦?是豆豆自己看中要媽媽買的嗎?”


豆豆似乎不太理解何芷的問題,何芷解釋是不是豆豆自己選的。豆豆搖頭,然後很肯定地說是兒童節時媽媽買的,她隻有這一個公仔,媽媽要她抱著不要弄丟了。媽媽平時不給她買公仔,說公仔有毛毛髒,容易過敏打噴嚏。


真是奇怪!


何芷盯著已經有點髒汙的綠恐龍公仔。


“豆豆喜歡什麽就跟你大姨說,你大姨什麽都可以給你買。咱們現在該出發了。”


柯楊心情愉悅地打開收音機,穗城熱點新聞正在播報,脫口秀女王趙雪芬中毒死亡案的最新進展。


“穗城警方雷霆出擊,成功偵破11.24趙雪芬被投毒謀殺案。犯罪嫌疑人焦某被抓獲歸案……”


“破案還挺快的!為什麽我妹妹的案子就破不了呢?”


何芷記得她剛回來那天警局門前的“盛況”,這才不到四天時間殺人案就破了。


“別急,應該很快了。剛才肖楠告訴我,已經找到了給你妹妹寄禮物的那個網物id。如果能排除伍彤州的犯罪嫌疑,咱們就得重點偵破你妹妹那個叫豪帝的網絡情人。”


“那為什麽還要在劉健身上浪費時間?”


這半天除了喝茶吃喜宴,沒覺得在調查劉健上有什麽進展,柯楊趴窗偷聽還差點被保安抓現形,何芷覺得他們是在做無用功。


有這個時間可以好好研究伍彤州和何婧結婚的目的。


伍彤州對何婧有心理障礙一直在積極治療,又突然在兩個月前停止了治療。如果大膽推測,很可能在兩個月前伍彤州開始策劃何婧失蹤案。


“劉健必須得查,他的半山豪宅離芙蓉嶂別墅不遠,說不定他和顧詩怡還有宋美君的失蹤案都有關係。你沒覺得她們長得都比較像嗎?說起來你妹妹何婧和她們長得也有點相似。”


“胡說!”


“不敢胡說。美人在骨不在皮,我覺得你妹妹、顧詩怡還有宋美君,她們都有著相似的神韻。怎麽說呢,”柯楊苦思冥想地在腦海裏搜刮形容詞,然後咂著嘴說:


“她們都有一種讓男人想要保護憐惜的神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