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夫妻生活
loading...

第十八道美味佳肴擺上了桌,新郎新娘換上了中式禮服,從主桌開始向客人們敬酒。


劉健舉杯豪氣痛飲,似乎絲豪不受結婚儀式現場被砸的困擾。每次客人要求新娘喝酒,劉健都搶過去替新娘幹杯。


新娘強顏歡笑,眉眼間還是難掩心裏的不痛快。劉健承諾的浪漫豪華婚禮根本不是她想像的樣子。沒有迎親車隊,沒有伴娘伴郎,沒有浪漫婚紗vcr,隻有一個粉紅玫瑰結婚儀式還被人給砸了……


劉健連續向三桌客人敬酒,臉已變成了豬肝色。助理過來要和他說話,劉健以為助理要攔著他喝酒,哈哈笑著表示沒有喝多,今天就要痛飲盡興,人生難得幾回醉。


有人附和男人中年發財換老婆,劉健都趕上了,必須得喝千杯,不醉不許歸。


清瘦的男助理被劉健肥厚的大手揮到一邊,差點撞到身後的椅子上,扶穩站好以後,不得不重新湊近劉健俯耳小聲說話。


聽完助理的話,劉健頓時酒醒了一半,先向麵前的賓客告退,攬著新娘的腰回到主桌坐下,然後急匆匆離開婚宴廳。


望著新郎離去的背影,新娘的臉籠上一層陰鬱。


“我先出去透透氣,你帶豆豆吃完到酒店大廳找我。”


柯楊摸了摸豆豆的頭,朝同桌的客人們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站起來快步離開婚宴廳。


室外空氣清爽了許多,看見劉健的身影走進了門口的保安室,柯楊趕忙跟了過去。


保安值班室裏傳來桌椅的碰撞聲,茶杯掉在地上的破碎聲。


柯楊貼在窗邊偷偷往裏瞧,果然看見劉健在裏麵和保安說話。


剛才婚宴開始前隻有新娘一個人在門口迎候客人,劉健過了好一會才出現在宴會廳門口。那時柯楊就注意到劉健是在休息室和兒子談話。劉健出來以後保安把劉健的兒子“護送”出了酒店。這會他兒子怎麽又回來了?


葛銘豪的雙手被綁在椅子扶手上,身體帶著椅子撞向桌子,神情顯得非常激動。兩名高大健壯的保安也按不住他起伏劇烈的身體。


“劉總要不報警吧?我們怕他衝進去破壞您的婚宴,萬一再傷了您和您夫人……”


“不,不,他的精神狀態不太好,其實對我並沒有惡意。你們二位辛苦了,等一會婚宴結束再放他走吧。”


劉健伸手想拍兒子的肩膀以示安慰,葛銘豪突然扭頭像狼一樣齜牙瞪視他。


“不要臉的老家夥,你就那麽管不住褲襠裏的玩藝,非要逼我媽尋死?”


“麻煩你們先出去一下。”


家醜不可外揚,剛才在休息室和兒子談了半天,看來還是沒有談透徹,這次必須得讓兒子知道他的痛苦和難處,如果不解開父子兩人的心結,這個兒子就是他的不定時炸彈,隨時可能要了他的命。


劉健客氣地請兩位保安出去,然後反鎖上了門。


“哼!”


葛銘豪翻著眼白,瞪視人的樣子顯得陰狠冷漠。


“銘豪,你不了解大人的事。我和你媽沒有感情,就算我今天不和小姚結婚,也不會再和你媽一起生活了。”


“呸!你不如直接說你就是喜歡睡小妖精。”


“……”


子不教父之過。劉健沒想到他一手帶大的兒子竟然是這個樣子!兒子看他的目光哪有半點感情,說是仇人見麵都不為過。


“唉!”


劉健暗啞長歎,歎息聲未絕,葛銘豪哈哈狂笑起來。


“除非你弄死我,不然我不會讓你和那個妖精好好過日子。”


望著兒子囂張的神情,劉健一時錯愕無語。


“不信你就試試看。要麽你就再把我弄進牢裏去,我不怕,我還年輕,我不信你會死在我前頭,就算你死在了我前頭,我也不會放過你睡過的小妖精。”


“銘豪……”


劉健抬起頭,一雙浸過酒精的眼睛變得淚水婆娑。


“不要跟我煽情,你那一套對我不起作用。隻有那些妖精才會願意聽你的悲慘故事,你應該也知道她們根本不是同情你愛惜你,她們隻是想要你的錢。傻逼老頭,哪個年輕姑娘會喜歡舔老男人味。”


劉健突然簌簌抖動的手臂,讓葛銘豪以為他的話擊中了父親的要害,不由得得意狂笑。


等兒子的笑聲隱去,劉健抹了一下眼睛,幽幽歎息著。


“你和人打架鬥毆致人重傷,如果不是我請律師為你辯護,你怎麽可能隻判了三年!我自認對你盡到了父親應有的責任。”


“狗屁!”


劉健這時顯然已調整好了心態,繼續說:


“當初我沒有嫌棄你媽醜,所以才會生了你。我也不會因為入贅你外公家,生了兒子隨葛家的姓而覺得難堪。你應該知道你媽生了你以後精神病發作,清醒時打我罵我怪我讓她生孩子,發病時四處亂跑惹是生非。


這些年為了給你媽治病,我什麽都可以忍。現在她病好了,我可以解脫了,也不想再忍了。難道我就不應該尋找自己的幸福嗎?


你也是男人,你難道就一點也不理解你爸這二十多年的痛苦嗎?”


劉健語重心長地說完,又歎了一聲。


“二十多年?哼!不要臉……”


“你在這裏好好反省,不要再讓我失望了。另外我和你媽離婚,我給她的錢足夠她下半輩子衣食無憂。我給你兩間門店,位置隨便你挑,隻要你肯用心打理,收入不會比我差。你如果能找個好姑娘結婚生子,你媽也算人生圓滿了。”


“嗬,好大方的劉總!你的一切都是我外公給你的,你吃進去的應該都吐出來。十幾間門店你才給我兩間,你怎麽好意思說出口!我也不會因為兩間門店就饒過你和你的女人。走著瞧吧!”


葛銘豪可能是掙紮累了,說話變得心平氣和,說完最後一句話,閉上眼睛靠向椅背,仰著下巴像是睡著了。


劉健盯著兒子看了幾秒,搖了搖頭打開門出去。隨即兩位保安走了進來。


“什麽人在哪?”


柯楊正要轉身離開,突然聽到屋裏保安喝問,張嘴暗叫不好,一時大意忘了低頭隱退,被發現了!


“瞧你喝多了還四處亂跑,說是去透透氣,怎麽連酒店大門都找不到了?害我和豆豆在大廳等你好久!”


何芷上前拉住柯楊的胳膊,顯得很生氣地把豆豆塞進他懷裏。


從保安室追出來的保安看到這一幕,又轉身回去了。


“你什麽時候發現我在保安室窗外偷看的?”


柯楊朝何芷眨了眨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