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老板的婚禮砸了
loading...

輕柔的音樂突然轉為激揚,一輛飾滿粉紅和白色玫瑰的敞篷老爺車,緩緩從酒店側道駛來。


婚禮司儀一手舉著金光閃閃的話筒,一手激動地朝鮮花老爺車揮舞著,高聲宣布新人入場。


嘉賓們紛紛起立,回身向老爺車行注目禮。


“花車車,新娘子,仙女……”


豆豆想看坐在老爺車裏的新娘子,抱著柯楊的肩膀還是看不著,又去抱柯楊的頭。


柯楊把豆豆舉到頭頂,讓豆豆騎在他的肩膀上。


“這下看清楚了?”


“嗯嗯。”


豆豆興奮地點著小腦袋,雙手緊張地抓著柯楊的耳朵。


柯楊的耳朵被豆豆給扯得發紅,看得何芷都覺得耳朵根子疼。何芷讓豆豆抱住柯楊的頭應該不會掉下來,豆豆扭回伸長的小脖子,不好意思地抱住了柯楊的兩邊太陽穴,又覺得不夠安穩,幹脆把棉花團似的小身子整個趴在了柯楊的腦瓜頂上,雙手捧著柯楊的下巴。


“不要弄她,這樣挺好。”


柯楊握著豆豆的小腿躲開何芷的幹預。


這時一對新人已經在幾個花童的簇擁下從老爺車裏走下來。在嘉賓們聚光燈似的目光下,新郎劉健滿麵紅光挺著腰杆,一身訂製高檔禮服襯得他意氣風發,挽著臂彎裏的新娘穩步走向紮滿鮮花的高台。


人群中發出新娘子好漂亮的議論聲。


新娘似乎對周圍的議論聲很享受,頷首微笑顧盼生輝。拖地頭紗和婚紗裙尾被小花童扯成一道流瀑,纖細的腰肢款款嫋嫋,走上高台的台階時,身體又向新郎靠近了幾分,側臉甜笑眨動長睫脈脈含情。


“聽說新娘子二十七歲,看著比二十二的還鮮嫩啊。那眼睛真水靈!”


“不知在哪家醫院整的,我也想整整。”


”聽說不安全,我不敢!”


近旁的兩個中年婦女小聲議論著。


“可惜大老婆辛苦了半輩子,最後還是得給小三騰地方。女人到了年紀,想整也整不了二十歲的樣子了。男人有錢以後都不是東西……”


何芷朝那兩個婦女望去,兩個人擠了擠眼睛馬上開始咬耳朵說話。


何芷低頭苦笑。


成功男人的婚姻之路都是何其相似!


高台上新人互相鞠躬行禮交換婚戒,男司儀賣力地和新人互動製造熱烈氣氛。


這時突然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聲音,一輛重型摩托像失去控製一般從酒店側道衝了進來。不等大家反應過來,隨著一聲轟隆巨響摩托車撞向高台。


眼看著高台架子傾倒下來,司儀和樂隊鳥獸般散去。


一對新人站在台上卻是目瞪口呆渾身僵住。


一道身影如閃電般衝向從高台,又如大鵬展翅飛躍而落。


眾人驚呼未定,有人看到高台上的一幕開始鼓掌,隨即掌聲雷動。


柯楊放下左右手臂挾持的新郎和新娘,眯眼打量摩托車倒地處,一身黑衣的青年被酒店保安按在地上掙紮著。


“放開他。”


劉健從驚恐中緩過神色,上前讓酒店保安鬆開青年。


“他是我兒子。”


“呸!”


青年朝劉健狠狠瞪了一眼,被鉗製的雙手乍一鬆開,抬手朝劉健胸前揮去。


“多大的仇這時候來鬧事?”


柯楊一把抓住了葛銘豪的拳頭。


葛銘豪震了幾下胳膊都擺脫不了柯楊的控製,嘴角抽動了兩下鬆開了手。


“少管老子的閑事!這個老家夥不要臉,沒人治他我來替天行道。”


“銘豪!有事咱們父子私底下可以談,今天你這樣做就不對了。趕緊下去,等會我去找你。”


劉健的助手得到老板的指示慌不迭地上前挽住葛銘豪,在酒店保安的護送下帶去酒店休息室。


婚禮司儀不失時機地宣布新人禮成,邀請嘉賓到自助餐區享用浪漫茶點,稍後婚宴會準時舉行。


劉健安撫好新娘,高舉雙手向大家抱拳道歉。


人們踩著繽紛灑落的鮮花湧向餐區。


何芷鬆開豆豆,豆豆立刻朝柯楊跑去。柯楊抱起豆豆走到摩托車旁,看了一下又蹲下仔細研究。


“有什麽問題嗎?”


何芷已經猜到這出鬧劇的前因後果。


兒子砸老子婚禮現場不外乎是替母親出氣。


“這輛摩托車可以買我那輛破吉普車至少一百輛!”


“我不是問你摩托車的價格,你看出劉健有什麽問題嗎?”


何芷擰眉,感覺柯楊的思維和她不在一個頻道上。


“問題大著呢!是不是呀豆豆?”


柯楊捏了捏豆豆的小臉。


“那個叔叔摔傷了嗎?”


“那個叔叔沒有摔傷。”


“那他為什麽要撞舞台呀?舞台多漂亮呀!”


豆豆嘟著嘴想不明白,為什麽紮滿鮮花的舞台還沒表演歌舞就倒塌了。


“嗯,可能那個叔叔有病。咱不說他了,咱去吃好吃的。”


柯楊沒有深入何芷的話題,抱著豆豆去茶點區,拿來一大盤果點放到何芷麵前的圓桌上。


“不想吃?這家酒店的茶點很有名。如果沒人請客我都吃不起。”


柯楊胃口大開,一邊照看豆豆吃,一邊不停往自己嘴裏塞。


“你說劉健有什麽問題?”


“噓!”


柯楊拿起一塊長條果糕伸向何芷麵前。


何芷別過頭,心裏開始對柯楊不滿。柯楊明明就是來混吃混喝的,從劉健進場到登台行禮,柯楊哪有多注意他一眼。


“我說新娘有問題。”


“新娘?”


明明是來查劉健與顧詩怡失蹤案的關係,這會又扯到劉健再婚的新娘了!


何芷盯著柯楊緊抿著嘴角。


柯楊把果糕塞進嘴裏有滋有味地咽下,發現何芷盯著他,馬上嗬嗬笑了。


“新娘很漂亮!”


何芷握著拳很想當胸給柯楊來一下。


“和顧詩怡長得很像,你一會仔細看,慢慢品。”


柯楊拿餐巾給豆豆擦嘴角溢出的果汁。


“……”


何芷很想把新娘和顧詩怡聯係在一起,但是她沒見過顧詩怡。


這時柯楊也想起何芷沒見過顧詩怡的相片,馬上一本正經地道歉。


“怪我一時大意了,不過沒關係,一會你見到新娘就想像那是顧詩怡,她們的長相有七八分相似,估計氣質也差不多。如果沒猜錯的話,劉健的原配年輕時長得也應該差不多那樣。”


“你為什麽那麽肯定?”


“據科學權威統計,男人對喜歡的女人的類型比較專一。”


“……”


何芷再次無語。


這是哪門子的權威統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