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老板的婚禮開始了
loading...

沒有哪個男人會對自己鍾情愛戀的女子有心理障礙,就是耄耋老翁對著自己喜歡的女子也會激情澎湃,身有餘力不足和心理性生理障礙是兩回事。


伍彤州的病是真真切切的,說明他對何婧的一見鍾情是謊言!


何芷的思路開始混亂起來,急需整理出一張思維導圖來判斷何婧失蹤原因的一切可能。


“我想你最好找藍浩了解一下,你妹妹在夫妻生活中的表現。”


“……”


讓一個未婚女子詢問已婚男人的夫妻生活已經夠難堪了,而且這個已婚男人除了是自己的妹夫,還是曾經表白過自己的男人。何芷無論如何張不開嘴。何況現在藍浩可能在醞釀和她打房產官司,兩個人已勢成水火。


何芷的神情顯出煩惱,望著豆豆的目光變得複雜難堪。


“如果你不方便問我來問,不過還是得勞煩你約藍浩出來。”


這種事柯楊也不好開口,可事關伍彤州的作案動機,何婧失蹤的原因,如果沒人深入調查下去,何婧的失蹤案什麽時候才能真相大白呢。


為了尋找妹妹失蹤的真相,沒有什麽是不能做的!


何芷馬上給藍浩發信息約他見麵。


藍浩收到何芷的信息時正在公司開會,他以為何芷要和他談房產的問題,猶豫著要不要見麵時,何芷又發來一條信息,約他晚上九點在愛琴海酒吧見麵。


看見愛琴海酒吧幾個字,藍浩有點坐不住了,匆忙結束會議,等大家走出會議室,馬上撥打何芷的電話。


電話一直響卻無人接聽,藍浩又趕忙發信息回複,“愛琴海,晚九點,不見不散!”


愛琴海酒吧是藍浩向何芷求愛的地方。為了求愛成功,藍浩在愛琴海酒吧兼職服務員一個月買了一枚藍鑽戒指(其實是鋯石的),又讓同事幫忙把戒指放在何芷的汽泡酒裏送出驚喜……


想起那天求愛失敗後的狼狽,藍浩搓了一把臉。


這時手機響,以為何芷回撥他電話,藍浩趕忙抓起手機興奮地“喂”了一聲。


聽到老婆的聲音,聲音頓時冷淡了幾分。每天差不多這個時間,老婆都打電話來問他幾點回家,晚上要吃什麽,她一會去買菜……


這才中午,藍浩皺起眉有些不耐煩。


“我晚上要應酬客戶不回家吃飯了,可能回去會比較晚,你不用等我自己先睡吧。”


不等對方說話藍浩掛斷了電話。


半年前藍浩帶公司女業務員出差,沒想到和客戶應酬喝醉了,一時沒忍住和女業務員發生了關係。就那麽一次女方卻懷孕了……


藍浩被逼得沒辦法隻能領證法辦,又被逼著在同學聚會上公布對方身份。雖然領了證,但是沒有舉行婚禮,藍浩在同學聚會上隻好說是訂婚。


唉!


藍浩雙手抱著後腦勺靠向椅背,耳邊突然聽到手機信息提示音。


“不見不散。”


何芷回複他了!


一股興奮的熱流自心口直湧上頭,藍浩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從醫院出來,柯楊提議帶豆豆去兒童公園玩一會,豆豆興奮地摟住柯楊的脖子高興得直跳腳。


何芷看見路邊有一家汽車銷售中心,決定去看車。


柯楊隻好向豆豆保證明天再帶她出去玩。


豆豆懂事地坐回座位,踢蕩著兩隻藕節似的小腿表示不開心。


“明天大姨帶你去看風景吃好吃的,保證比兒童樂園還好玩。”


何芷拉過豆豆的小手握在掌心,溫柔地撫著她毛絨絨的頭發。和伍彤州比起來,何芷自認手殘,連豆豆的辮子都沒伍彤州梳的好看。


“保證不騙人?”


豆豆瞪著烏溜溜的眼珠,粉嘟嘟的小臉讓人忍不住想捏一下。


“騙人是小狗。”


何芷伸出小手指,豆豆馬上勾起來奶聲奶氣地重複,“騙人是小狗。”


按照柯楊的意思,明天駕車去伍彤州的老家,了解十年前伍彤州在老家療養的情況。


伍彤州的母親、伍彤州的補習班老師,再加上何婧,三起失蹤案肯定都與伍彤州脫不了幹係。


何芷很懷疑柯楊的破吉普車能不能順利到達,千裏之外伍彤州的老家。


現在不買新車等待何時呢!


破吉普車駛進汽車銷售中心停車場,幾家品牌車行門口的銷售員,紛紛朝從破吉普車裏下來的柯楊瞧了一眼,然後又齊刷刷地收回目光望向別處。


按照汽車銷售員總結的經驗,要換車的車主,通常是換高一兩個檔次的新車。按照柯楊破吉普車的估值,根本換不起他們品牌哪怕是最低配的車。


“哈哈哈,這幫銷售員真是看破紅塵啊!就知道我買不起他們的車。怎麽樣,你給他們來一個下馬威,把這裏最貴的車給開走。”


柯楊朝何芷挑了挑眉,目光透著看好事的神采。


以他的經驗,何芷既然和大律師男友鬧矛盾搬出來單住,花錢消費最能彌補心裏的不痛快。


“……”


何芷瞥了柯楊一眼,隨即又皺了皺眉。


膚淺!


何芷拉著豆豆朝一間大眾品牌車行走去。


連續經過幾個中端品牌車行,門口的銷售員都對何芷和柯楊視若無睹。柯楊倒是無所謂,何芷心裏開始不痛快了。


發現兩個女銷售員對望擠眼努嘴,示意一旁的男銷售員不用浪費口水招呼他們一行,何芷折回身昂頭走進了店裏。


“你們給我介紹一下有什麽最新款的車型。”


何芷朝門口的兩個女銷售員揚了揚下巴。


兩個女銷售員不得不進來招呼,畢竟四周有監控,不能讓老板發現她們工作時間不作為。


“一般,才四十多萬!算了,我的預算要買百萬級別的。”


兩個女銷售員說得口齒發幹介紹了十幾款車型,何芷最後丟下一句話,然後領著豆豆和柯楊去了旁邊的奔馳4s店。


想起那天左岸在他的銀色大奔被撞以後說柯楊的話,何芷決定買左岸同款。


沒有現貨不要緊,直接全款把展廳的高配車開走。


在各品牌車行銷售員驚詫的目光中,柯楊開著白色大奔緩緩駛出大門。馬上有工作人員從奔馳店裏出來,去處理柯楊留下的破吉普車拿去報廢。


白色大奔駛進花園酒店露天臨時停車場。


停車場對麵是奔之驛老板露天婚禮的豪華現場。


綠草如毯鮮花錦簇,造型別致的白色拱門上,裝飾著如霜勝雪的輕紗,半空中數不清的彩球飄蕩著甜蜜和浪漫。鋪著紅毯的通道上,來賓三三兩兩地說笑著。


嘉賓區已經坐了不少人,何芷和柯楊在後排位置坐下,豆豆從柯楊腿上滑下來,擺弄前排坐椅靠上係著的金邊蝴蝶結。


紅毯盡頭的高台上,身穿白色西裝的司義正在和樂隊商量著婚禮奏樂環節。


絲絲縷縷的樂音伴著午後輕風和美酒果香,一切都像夢幻一樣。


“劉老板娶了一個搞音樂的小嬌妻就是不一樣,這排麵簡直了!”


“知命之年能娶一個可以當女兒的小老婆可不是得寵著呢……”


嘉賓區有人竊竊私語,隨後爆發出一陣會心的笑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