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生理障礙
loading...

劉健,奔之驛汽車維修中心老板,現年五十二歲。從城郊中學畢業以後到穗城打工,從汽車維修學徒工做起,後來成為汽車維修高級技師。


二十五歲結婚入贅接管嶽父經營的汽車修理店,不到十年時間,把一間街邊補胎充氣維修車輛的小店,發展成汽車維修養護知名連鎖公司。


柯楊嗬嗬笑著關上手機搜索頁麵。


“從時間上推算,劉健接到翰林補習中心馮老師的電話以後,馬上趕往芙蓉嶂別墅,在芙蓉湖邊呆了不到五分鍾又立刻離開了。


他應該是去湖邊祭奠兒子曾經的補習老師顧詩怡。嗯,是個有情有義的好男人啊!”


“算了吧!靠老婆發家然後拋棄人老珠黃的原配,離婚再娶年輕貌美的嬌妻,這種男人何來的有情有義?”


何芷控製不住心裏的衝動了。


“也不都是吧!有些男人是被女人拋棄的,再婚娶的也不見得比原配好。”


柯楊發現何芷不像他以為的那麽“不染人間煙火”的女人了。


何芷麵上平靜語氣淡然,可是心情卻是跌宕起伏的。


她曾以為父母的愛情完美無瑕,可是那年暑假無意間聽見父親向母親提出離婚,直接擊碎了她對愛情的憧憬。


當時母親一直哭著不說話,一連幾天都紅腫著眼睛。她想找父親談談,可是又不知要怎麽說服父親和母親和好如初。


愛不再了就放手。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人生不長,要遵從內心的感覺追尋幸福的真諦。


……


父親說的每一句話都很經典,何芷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母親和父親曾是大學同學,一起創業風雨同行。二十年的婚姻裏,母親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精打細算過日子,連一張麵膜都沒有用過,唯一的護膚品是一瓶sod蜜。母親把一切好的都留給了父親和兩個女兒,自己卻變成了一個被丈夫嫌棄沒品味不會打扮的黃臉婆。


不知父母後來是怎麽和好的,或者他們隻是在孩子們麵前假裝恩愛,私底下可能在協商離婚事宜。半個月後兩個人出車禍同時身故……


何芷一時沉默了。


柯楊馬上轉移話題。


“一個學生家長,十二年來一直關注著孩子曾經補習班老師的失蹤案,確實有違常理啊。就是朋友之間十二年不聯係,也已經生疏了。這個劉健非常可疑!明天咱們去瞧瞧他的婚禮,順便帶豆豆吃頓婚宴大餐。”


何芷白了柯楊一眼。


分析案情這麽嚴肅的事,這個人心裏就想著吃。


“你說伍彤州有病,到底是怎麽回事?”


晚飯前柯楊在車裏說到伍彤州有病時欲言又止,這個關子賣的很成功,何芷一直在心裏揣摩,卻實在想不到伍彤州有什麽病。


如果實在要說伍彤州有什麽毛病的話,隻能說他長得太好看了,皮膚比女人還要細膩白晰,五官比孩子還要精致完美。


“伍彤州有心理性生理障礙,通俗來說就是**障礙。”


“**障礙?”


突然意識到是什麽意思,何芷的臉倏地紅了,急忙扭頭看向別處。


感覺到柯楊的目光追隨著她,臉色又多了一層窘迫,雙手抓著扶欄有些手足無措。


“我去看看豆豆是不是醒了。”


何芷說完逃似地離開柯楊的房間。回到自己屋裏才發現,剛才窘迫之間,酒紅絲絨睡袍的係帶鬆開了,脖頸之間暴露著白花花一片。


暈!難怪柯楊一直盯著她看。


何芷暗暗叫苦,這時卻也隻能啞巴吃黃蓮。


這麽多年,除了和藍浩那場算不上正式的戀愛,何芷對男人具有極強的“免疫”力。和男人的關係隻有同學同事鄰居,連朋友都懶得發展。


男女之間一旦做了朋友,如果不能進一步發展成戀人,那也基本上等於斷交了。


與其到時斷交自尋煩惱,不如防患於未然拒絕一切愛昧示好。


沒想到剛才被柯楊用眼睛吃了豆腐!


何芷懊惱了一夜,早上起來時還得裝作沒事人一樣。坐上柯楊的破吉普車,聽著破車發出的各種混響,決定一會就去買一輛新車。


吃早餐時,柯楊不時引豆豆說話。


“粥粥爸爸幫媽媽按腳丫……”


“粥粥爸爸幫媽媽吹頭發……”


“粥粥爸爸幫媽媽穿裙子……”


豆豆嘟起小嘴想起一句說一句。


柯楊抬頭朝何芷笑了笑。


何芷低頭喝著魚蓉粥。


“伍彤州應該很愛何婧,他也想和何婧生一個孩子。不然他不會去治病,他找的那個醫生很有名……”


“你怎麽知道得那麽清楚?”


聽柯楊提到伍彤州的病,何芷就覺得臉熱心跳。


“昨天在伍彤州家別墅時,他接電話我聽到了兩句半。然後我讓朋友幫忙查了那個醫生的電話,順便了解了一下情況。


伍彤州已經有兩個月沒去治病了。他治病應該是為了何婧。一會我們去找那位醫生談談,看看伍彤州的病嚴重到什麽程度。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


和柯楊的目光對視以後,何芷的腦袋突然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伍彤州愛何婧,但是給不了何婧幸愛,何婧耐不住激情衝動和其他男人跑了……


穗城中西醫結合醫院五樓專家門診。


柯楊拿著掛號單走進診室。


何芷領著豆豆在門口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中年女醫生,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又回到了候診區長椅上坐下。


沒想到柯楊是以這種方式和伍彤州的醫生談話。


也沒辦法,柯楊已經不是警察了,沒有資格找人問話。


真不知道柯楊麵對那個女醫生要怎麽描述病情……


不到五分鍾柯楊從診室出來了。


何芷鬆開濕漉漉的手心,豆豆馬上抱住了柯楊的大腿。


“叔叔打針疼嗎?”


豆豆仰起小臉關切地問。


“打針不疼,勇敢的人打針都不怕疼。豆豆是不是勇敢的小朋友?”


“是。”


豆豆一本正經地望著柯楊。


柯楊彎腰在豆豆的臉蛋上捏了一下,順勢把豆豆抱在懷裏。見何芷一臉憂慮的樣子嗬嗬笑了。


“一會跟你說什麽情況。”


天空陰沉沉的,醫院的花壇盛開著大片大片的紅花。


豆豆在花間追著蝴蝶玩,柯楊和何芷站在一旁,目光齊齊地追著豆豆。


“醫生說我很健康,生理功能非常強大,你放心吧!”


噗!


何芷是憂慮伍彤州的病,伍彤州的病關係著何婧失蹤的原因。


柯楊當然知道何芷想什麽,故意逗趣一下,發現何芷並沒有冷臉對他,隻是扭頭不想對牛彈琴的樣子,不由得又嗬嗬笑了起來。


“如果沒有猜錯,伍彤州的病症隻是針對你妹妹,他對你妹妹有某種心理抗拒才造成生理障礙。”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