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美女讓人渴望也讓人妒忌
loading...

馮老師翻出手機通訊錄,指給柯楊看那位家長的名字。柯楊點了點頭。


十二年前不敢跟警察說的話這會有機會說出來,馮老師的話匣子打開就關不上了。


顧詩怡家境困難,讀大學的助學貸款都是補習班學生家長捐款給還完的。有些男家長對顧詩怡格外關照,送她禮物還出資請她去旅行……


“那顧詩怡都接受了?”


“沒有,顧老師可精明著呢,小恩小惠的她才看不上呢!她要在穗城落戶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有幾次我看她都故意和男家長套近乎,她對每個學生家庭狀況都了如指掌。聽說她還上學生家去家訪過。家訪那是學校班主任幹的事,我們一個補習班的老師也不用啊!想想就知道她安的什麽心。”


柯楊好像非常感興趣,笑眯眯地望著馮老師。


被一個年輕帥氣的男人注視著,四十多歲的馮老師顯出嬌羞,不時伸手抬黑框眼鏡,看柯楊的眼神也變得不敢正視。


何芷聽馮老師的話卻像是女人之間的八卦和妒忌,領著豆豆到一邊的圖板前去玩,順便教豆豆認字。不過柯楊和馮老師說的話還是一字不露地傳到她的耳朵裏。


“顧老師是不是有一個學生叫伍彤州?”


“哦,那得看學生登記簿。電腦版的我沒有登陸密碼,紙質的行嗎?”


“當然可以。”


柯楊嗬嗬笑著。馮老師得到鼓勵飛快地轉去後麵辦公室,不一會取來二00七年至二00八年補習班學生登記簿,認真地翻找著伍彤州的名字。突然興奮地指給柯楊看名簿上伍彤州的資料。


馮老師對伍彤州沒什麽印象,對伍彤州的父親印象很深。伍彤州的父親總是穿著深色商務裝和高檔皮鞋,開著一輛黑色凱迪拉克來接孩子下課。顧老師每次都會和他聊一會,看兩個人的神情感覺關係不一般……


柯楊朝望著他的豆豆擠眉弄眼鼓嘴做鬼臉。豆豆轉過身抱住何芷的腿藏起臉……


馮老師順著柯楊的目光望了一眼豆豆,又打量何芷,眼底出流露一絲驚慕。


美人通常會讓男人驚豔渴望,讓女人嫉妒排斥。


馮老師撇了撇嘴。


“馮老師的車子平時都在哪裏保養的?我的車也該修理一下了。”


柯楊的話讓馮老師的目光頓時充滿警覺。


“要找一家靠譜的修車行太難了,我都被坑好幾回了。我那破車修車錢都可以買一輛國產小車了。”


“這位學生家長開的修車中心挺實惠的,每個區都有一家分店,可以就近去方便得很。”


被看破心事馮老師尷尬地笑了,低頭扶著黑框眼鏡。她剛才讓柯楊看的手機通訊錄裏登記的不是家長的名字,而是奔之驛汽車維修保養。


柯楊把登記簿翻了一遍還給馮老師,走過去抱起豆豆,讓豆豆向馮老師揮手再見。


馮老師長籲了一口氣。望著柯楊和何芷離去的背影,心跳竟然有些忐忑。


這個男人看著不著調吊兒郎當似的,說起話來讓人有種無形的壓力。不知不覺就被他的問題牽著走。


真是嘴碎話多!


女人扇了自己一個嘴巴。


從商廈出來,見豆豆一直盯著廣場上的滾動玩具車看,問她想不想坐車玩,豆豆點著小腦袋,撲閃的大眼睛裏全是玩具車反射的五彩燈光。


看著豆豆坐在玩具車裏咯咯笑,何芷在旁邊的長椅上坐下來。這會她已經想明白柯楊為什麽來補習中心了。


在芙蓉湖邊發現的屍骨應該是補習班的老師顧詩怡,伍彤州曾經是顧詩怡的學生,柯楊懷疑伍彤州與顧詩怡的失蹤案有關。


這時柯楊在另一邊講完電話過來,一邊看著玩具車裏的豆豆一邊走到何芷身旁。


“柯楊,你到底是什麽想法?”


柯楊自顧自行動什麽都不跟她說,被蒙在鼓裏的感覺很不舒服,何芷揚起下巴看著柯楊。


“噓,你看豆豆玩得多開心。一會回去我跟你說我的想法,現在讓我們做好豆豆的監護人。”


“你如果總是這樣,我想我們很難合作下去。”


“我明白你的心情,不過看來得做最壞的打算。”


“……”


從伍彤州別墅陽台的小白鞋裏提取到的毛發,經檢驗是何婧的。從別墅裏收集到的指紋除了柯楊和何芷的,隻有何婧和伍彤州的。何婧和顧詩怡的失蹤,伍彤州是最大嫌疑人!


肖楠下午去伍彤州家別墅收集證據,晚上又接到柯楊的電話,馬上決定去請伍彤州到警局問話。


伍彤州始終一言不發,穿著一身白衣白褲端坐在椅子上,好像打坐修禪的得道高人。


兩個問訊的警員束手無策,去請示肖楠,肖楠忙著脫口秀女王趙雪芬中毒案最後的結案工作分身乏術,隻好讓天亮以後放人。


“沒有關鍵證據很難讓伍彤州交待,別墅裏偵查不到血跡很難證明何婧在那裏遇害。那雙小白鞋隻能證明她去過那裏。那裏是伍彤州的父母家,何婧想去看看並不違背常理。大門鑰匙就在門邊的花盆底下,伍彤州不記得有沒有告訴過何婧,不代表何婧找不到鑰匙。”


聽完肖楠在電話裏急促的話語,柯楊皺起了眉頭。


他給肖楠提供線索,並沒想過今晚就能讓伍彤州交待犯罪事實,讓伍彤州到警局走一趟起到一個威懾作用,以便讓他露出犯罪馬腳。


“我會盡快找到更多證據,不信真相會被嘴嚴給封住。”


柯楊趴在陽台扶欄上望著前麵那麵湖水,幽深灰暗的湖水無聲地浮動著,不知湖水下麵藏著多少秘密。


聽到身後腳步聲,知道是何芷過來了,他沒有回頭,掏出一根煙送進嘴裏卻忘了點燃。


何芷在柯楊身旁站定,雙手交抱著胸口,不讓夜風掀開暗紅的絲絨睡袍。


“豆豆睡著了?”


柯楊下意識地拿下嘴裏的煙,發現煙頭濕了。


“睡了。看樣子明天是個陰天。”


何芷望著遠空一點在暗雲裏忽明忽暗的星光。


“今天豆豆很開心,希望她的未來永遠沒有陰天,總是充滿陽光。”


柯楊轉過頭望著何芷的側臉。何芷眯眼望著遠天的側臉像隻充滿靈氣的狐狸。


冷麵靈狐!


柯楊片刻怔神之後,想起明天要帶何芷去個地方。掏出手機打開朋友圈,讓何芷看奔之驛汽車維修保養中心的老板明天結婚的喜訊。


給柯楊換輪胎的維修工在朋友圈裏發布老板結婚喜訊,希望老板除了請大家吃喜酒還能給大家發一個大紅包。


望著照片上的男人,何芷馬上滑開自己的手機,翻出上午在湖邊拍到的照片。


“是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