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補習班的美女老師
loading...

守了一夜並沒發現伍彤州家別墅再有任何異樣,柯楊揉了揉酸漲的眼睛,站在陽台的晨光裏迎風伸展雙臂,這時何芷敲門。


“一夜沒睡?”


柯楊開門看著何芷的臉問道。


何芷下意識地摸了摸臉,以為失眠在臉上留下了痕跡。昨晚研究柯楊拿來伍彤州的資料,再結合初次見麵時的幾個疑點,大腦一直處於思考的興奮中竟然失眠了。


“看你房裏一直亮著燈。”


柯楊敞開門笑著補充道。


兩個人住隔壁,陽台挨著,燈光互映,想不注意都難。何況他還時時注意著。


這人看著魯莽卻能讀懂別人的心思,不愧是做過刑警的人。


何芷沒有說話,心裏對柯楊不禁多了一絲好感。


“柯楊,關於伍彤州的資料你有什麽想法?”


何芷已經把伍彤州的資料爛熟於心。


伍彤州的父親九十年代初辭職下海經商,是名成功的企業家。母親曾經是地方戲劇團的一名演員,劇團改製後辭職回家成為一名全職主婦。二00五年的時候購入芙蓉嶂別墅,於二00七年九月入住,同年秋季開學,伍彤州轉入芙蓉嶂附近的私立高中就讀高一,二0一0年高考考入外省美院。


二0一0年國慶節期間全家人去溫泉度假,父親突發心梗猝死,一周後母親失蹤。伍彤州在老家休學一年後回到美院繼續修完學業,畢業後回到穗城工作至今……


“我想伍彤州和你妹妹結婚,應該不是奔著錢去的。”


“……”


何芷明白柯楊的言外之意。她開始確實懷疑過伍彤州追求何婧,是因為何婧有錢。


僅憑一見鍾情,一個未婚男青年不可能和一個帶孩子的離婚女人迅速結婚。


何婧對金錢從沒概念,她隻在乎對方的顏值和浪漫,隻要能時時陪伴著她,她覺得那就是愛情。她對名校校草的藍浩一見鍾情,主動示愛貼身追求,卻沒想過婚姻是兩個人的勢均力敵,三觀是否匹配才是最重要的。他們的婚姻注定不能長久。


“還有呢?”


再次被柯楊猜中心思,何芷盡力裝作淡定。從資料上看,伍彤州就算不工作,也可以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他持有父親創業的科技公司百分之四十股份,每年的分紅比何婧從燈飾公司拿到的分紅多不止一倍。


“我想我們可以去伍彤州的老家走一趟,也許他在老家一年的經曆可以說明點什麽。”


柯楊總是不按常理出牌,何芷再次無語。何婧總不會跑去伍彤州的老家吧!


“你覺得怎麽樣?聽說那個小鎮曆史悠久風景不錯。”


“我想我們還是先處理好手上的幾個疑點吧。等會你去找肖楠,我去接豆豆,順便和伍彤州一起過來查看他家的別墅。”


“哦肖楠,我倒忘了這個茬兒。”柯楊又說:“十點半我會爭取趕過來,豆豆確實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小證人。小孩子不會撒謊,你也許能問出一些警察也問不出的細節。”


何芷的心思又一次被柯楊看破。


破吉普車剛駛出芙蓉嶂別墅區,突然發出“噗”的一聲巨響,車胎爆了。柯楊控製著方向盤和車速,終於把車停了下來。


“謔,裝樣子的貨!”


發現後車門上掛著的備用胎比爆掉的車胎還要破,根本不能用,柯楊朝站在路邊的何芷攤了攤手。


“要麽你先打個車,我找這附近修車的過來給換個輪胎。”


柯楊用手機定位查找附近的修車行,何芷想起左岸修車的那家奔之驛汽車維修保養中心。


電話打過去很來了一輛麵包車,跟車的兩個維修工動作麻利地換上新輪胎收了款。這時何芷叫的出租車還沒到,再看叫車軟件上顯示訂單因為用戶原因取消了。


“老板,你這輛車如果在我們店翻新一下也用不了多少錢,肯定比現在開著要舒服許多。”


維修工技術過硬做業務也是一把好手。


“我這車一共才值兩千塊錢。”


“那不一樣,如果翻新一下這車再出手至少能值兩萬。翻修費三四千就夠了,還是穩賺的。”


“容我想想再找你們。”


柯楊嗬嗬笑著拍了拍手上的灰。


等何芷坐上去市區的出租車,柯楊趕緊去找肖楠。


肖楠靠在辦公桌邊對著牆上的白板出神,聽見敲門聲,扭臉看見柯楊走進來。


柯楊舉了舉手裏拎著的快餐盒,他給肖楠帶了雲吞麵,讓她趕緊趁熱吃。


“你應該知道我從來不吃早點。”


“那是以前,現在必須得吃了。年過三十,歲月不饒人。”


“真是招人煩!說什麽大實話。”


昨天又是一個不眠夜,肖楠的臉色不太好,不過笑起來很明朗。接過柯楊遞過來的筷子,送到麵前的雲吞麵,一口一口地吃了起來。


肖楠邊吃邊說案情。昨天在芙蓉湖發現的屍骨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死者是十二年前失蹤的顧詩怡,失蹤時二十七歲,未婚,是一家補習班的語文老師。


“柯楊,你應該記得當年宋美君失蹤時,你和我說過宋美君和顧詩怡失蹤案會不會有聯係,我當時很肯定地說她們之間不可能有聯係。因為顧詩怡來自偏遠的農村,是她們村唯一考上大學的女生。她身份證上的本名叫顧海紅,顧詩怡是她大學畢業以後到穗城工作自己改的名字。”


“似乎有點印象。”


柯楊看著肖楠給他打開的電腦屏幕。屏幕上照片裏的女人長發披肩,模樣端莊,笑起來的樣子帶著幾分嫵媚,如果不看她的資料,很難想像她來自貧困落後的鄉村。


“現在我覺得顧詩怡失蹤,很可能和宋美君失蹤案有關聯。我打算申請搜查芙蓉湖。”


肖楠把吃完的快餐盒送去垃圾桶,然後拿出一張芙蓉湖地形圖。


“上頭能批準嗎?”


芙蓉湖麵積大地形複雜,進行打撈搜查無疑於大海撈針。


“如果不批準的話,宋美君的案子隻能是懸案。”


肖楠抿著嘴唇。她希望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不然申請搜查工作等於浪費資源。她需要柯楊的到來能給她的決定一個定心丸。


“這個不能太肯定。我想還是證據再充分一些行動比較好。先把顧詩怡的案子破了。”


柯楊嚴肅的神情讓肖楠微微一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