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學生家長
loading...

柯楊陪何芷參加同學聚會演一場戲倒是無傷大雅,可是在何芷和左岸之間一定不能製造誤會。柯楊深知其中的厲害關係,愛情是最經不起試探的東西。


柯楊正要起身下床,突然感覺到腰上一熱,何芷的雙手摟在了他的腰上。


聽見左岸氣急敗壞的喝問,何芷決定今天徹底讓他死心。


“左岸你進來也不敲門?”


何芷攀著柯楊的腰緩緩起身下地穿鞋。


柯楊感覺大腦有些斷片,這是又被眼前的女人利用了。如果此時向左岸解釋誤會,等於當麵打何芷的臉。現在何芷是他的委托人和搭檔,不能把兩個人的關係鬧僵。


何況以他對何芷的了解,何芷利用他打擊左岸應該不是為了報複。


“哈,你們聊。”


柯楊蹲到床邊伸手把豆豆拉出來領出門外。


左岸瞪大眼睛神情陰晴不定,一直盯柯楊領著豆豆出去,然後又望向一片淩亂的大床,叫了一聲何芷,快步走過去。


“那小子怎麽會在你床上?你該不會是看中他的六塊腹肌吧?”


“你有什麽事?我今天沒打算請你吃飯。”


何芷整理著衣襟和裙擺。


“我不放心你,所以來看看。我可以請你吃飯,你怎麽搬到這裏來了?這裏租金多少?幹嘛要租房子住,我那別墅不好嗎?”


左岸的目光無法從何芷均勻纖長的美腿上移開。


“現在不比以前,社會複雜什麽樣的人都有。柯楊故意接近你,肯定是為了報複我弄丟了他的工……”


“他是我朋友,我請他幫忙尋找何婧。你如果沒有別的事,我要出門了。”


何芷下了逐客令,左岸也不能強留,剛才柯楊和柯芷在床上的畫麵給他的刺激太大,他還一時無法平靜內心。


左岸拉開銀色大奔車門準備上車,又回身叫住何芷。


“藍浩找我谘詢離婚財產分配事宜,他不準備歸還和何婧結婚時住的那套房產。結婚時他在房產證上加了名字。你覺得我應該怎麽辦?”


“該怎麽辦就怎麽辦吧,我會堅持我的主張。”


何芷微微一笑,左岸有些訕訕。


“那行,能賺他律師費谘詢費我也不用客氣。”


左岸吧嗒一下嘴,狠狠瞪了一眼柯楊。


柯楊抱著豆豆站在何芷身後。


開滿大葉紫薇的樹下,看著他們三個人溫馨有愛的畫麵,左岸感覺心裏在滴血,他不明白何芷為什麽對他十幾年都不來電,卻和一個小保安這麽快就混在了一起。看樣子兩個人租房同居的生活很愉快,把何婧的女兒接來一起住是為了避人耳目吧,這招夠絕!


銀色大奔揚長而去。


看得出這次是把左岸的心給傷了,以後不會再對她有任何愛情幻想了。何芷的心情說不出是輕鬆還是擔憂。


左岸雖然是靠著父親的提攜在法律界取得了今天的成就,不過他骨子裏是有野心和韌勁的,一旦認準目標絕不會輕易放手。


眼看著就到傍晚了,何芷這時才想起柯楊應該還有吃過午飯。剛才去逛商場也沒想過買食物回來,隻是帶豆豆吃了一頓兒童餐。


柯楊提議去附近農莊吃農家菜,順便還可以去地裏摘點青菜再買隻土雞回來。


“我不太會做菜。”


在國外生活十年,何芷隻會做簡單的西餐。她一直覺得把時間用在烹飪上,隻是為了滿足一下口舌之欲等於浪費生命。


“沒關係我會做菜。沒抓到那個躲在伍彤州家別墅的家夥,我會一直住在你這裏,最好包吃包住。”


“……”


何芷看著柯楊的後腦勺哭笑不得。今天不過是再次利用他打擊左岸,沒想到他還賴著她了,真要和他同居一起,恐怕真會讓人誤會了。


“辦案需要及時溝通,這些天我們要一起做許多事。再說你一個人住也不安全。雖然別墅物業有保安,保安也不能二十四小時守在你家門口。”


不等何芷說話,柯楊扭頭誇豆豆的辮子好看,“是州州爸爸給梳的嗎?”


豆豆摸了摸頭上插著的紫薇花,一邊點頭一邊說粥粥爸爸天天都給她梳頭發,做的粥也很好吃。然後把小腦袋伸到前排坐椅中間,讓柯楊看她頭上的花,那意思還想聽柯楊再多誇誇她。


柯楊嗬嗬笑著摸了一下豆豆的頭。


何芷伸手要摘豆豆頭上的小紫花,豆豆急忙躲到一邊不讓她摘。紫薇花是柯楊出門時摘下插在豆豆頭上的,可把豆豆給美壞了,當然不許何芷碰。


“伍彤州一直在看醫生。”


柯楊看著後視鏡裏的何芷。哄小孩子何芷顯然不在行。


“他有什麽病?”


柯楊沒有馬上回答,見何芷從鏡子裏看著他,他嗬嗬笑了笑欲言又止。


吃過晚飯,農莊的客人開始多了起來。柯楊帶著豆豆在菜園子摘了一些青菜和瓜豆,臨走時又讓老板給抓一隻土雞放在車後備箱裏。


土雞趴在後車箱裏不停地發出“咕咕”聲,和破吉普車發出的轟轟聲交雜在一起,聽得何芷頭疼。側頭望著車窗外,發現並不是回別墅的路。


吉普車在一棟商業廣場門前停下,柯楊打開車門請何芷下車。


“上去逛逛。”


柯楊抱起豆豆,一邊逗豆豆說話,一邊走進商廈電梯。


“翰林文化補習中心”占據了大廈四樓半層。前台接待美女看見進來一家三口,馬上笑臉相迎。聽說是來找顧詩怡老師,美女接待神情微變。


“我是顧老師的朋友,聽說她失蹤十幾年了,想問問最新情況。”


柯楊把豆豆放到椅子上,言辭懇切一臉憂慮。


“啊,今天公安局打電話過來了,好像說顧老師找到了。我才來沒多久不了解情況,等我幫你找馮老師來問問。”


前台美女不敢怠慢,馬上去後麵辦公室找來一位戴眼鏡的中年女老師。


“沒想到小顧還有這麽多關心她的朋友,真替她感到惋惜。她怎麽會掉湖裏淹死了呢!我記得她會遊泳,而且水性還挺好,她老家就在長江邊上。說不定是感情不順一時想不開吧!”


馮老師很愛說話,她和顧詩怡同期進入翰林補習中心教學,也算知交甚深。


“馮老師的意思,今天還有人來了解顧老師的情況?”


柯楊靠近馮老師認真聽講的樣子。馮老師抬了抬黑框眼鏡。


“那個人是顧老師一個學生的家長,他一直很關心顧老師。顧老師失蹤以後他留下電話,讓我們一有顧老師的消息就聯係他。今天我接到公安局的電話就馬上聯係他了。”


“哦?那這位家長一定對顧老師的教學非常滿意。顧老師對他的孩子也應該格外用心。”


“誰說不是呢!”


馮老師笑得意味深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