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誰會嫁給窮光蛋
loading...

顧詩怡失蹤案是肖楠從事刑警工作接手的第一樁案子,十二年懸而未破一直讓她如鯁在喉。現在陳案終於有了進展,她想一鼓作氣趁機幫柯梗也破解心結。肖楠比誰都清楚,十年前的宋美君失蹤案一直是柯楊的心結。


“兩起失蹤案相隔不到兩年,都與芙蓉湖有關,我想搜查芙蓉湖應該不會一無所獲。”


肖楠的語氣不太肯定。


柯楊當然明白肖楠是想幫他解開心結,這麽多年隻有他一直認為宋美君失蹤不可能是追隨丈夫殉情。如果一個女人真要殉情,直接在丈夫入葬時就發生了。


“不急,十年都等了,我想用不了多久應該會水露石出。不要因為這件事毀了你的一世英明。”


大規模搜湖就為了一個可能會搜到的失蹤者,顯然不太理智和科學。


柯楊馬上轉移話題,看著肖楠手邊法醫出具的死亡鑒定書問:


“死亡原因是溺水?”


“時間太久,無法百分百判斷。不過從屍骨的外觀看,沒有任何外力致傷和掙紮的痕跡,也沒有中毒的可能,最可能的死亡原因就是失足落水。”


“失足落水應該會掙紮吧,除非當時昏迷不醒,或者落水瞬間失去了意識……”


柯楊接過肖楠遞來的資料,又補充說:“如果是失足落水不應該這麽久才發現屍體。”


“對,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不過上頭有令,這件案子時間太久,既然沒有更多線索,隻能按失蹤人口意外死亡結案。昨天晚上已經通知了顧詩怡的家屬,她家人表示讓我們處理顧詩怡的後事。”


失蹤十二年的女兒因為追求浪漫貪玩墜湖死亡,顧詩怡的父母接受不了,也負擔不起把顧詩怡的屍骨帶回老家安葬的費用。


這時辦公室陸續有人進來,柯楊不便再逗留。


肖楠看著柯楊上了破吉普車有些哭笑不得。破吉普車是肖楠介紹柯楊找她老公的同學買的,沒想到會這麽破。


“能代步還行,本來要送我,是我非要給他意思一下,你不用往心裏去。”


“注意安全。”


肖楠歎了一聲,為她這位品學兼優敏銳能幹,卻總是展現出吊兒郎當態度的學弟感到惋惜。如果他們能一起共事,一定是最佳搭檔。


柯楊趕到伍彤州家別墅的時候,何芷和伍彤州還沒有到。把破吉普車停在路邊,探頭查看昨夜那人跳湖的地方。


湖岸陡峭,湖水拍打著基石,傳來嘩嘩的細碎水聲。石圍欄邊種著劍蘭和虎斑葉,形成一道綠化帶。


柯楊蹲下扶起昨晚被踩折的幾株劍蘭,發現石欄上纏著一圈小指粗的鐵絲,鐵絲接頭的尖刺上掛著一條幽藍色布條,正是他西裝褲上破爛的那道口子。


“嘟嘟嘟……”


手機震動不停,母親打來的電話硬著頭皮也要接。


不出所料,老母親問他為什麽辭職了。鄰居有“內奸”,辭職想要保密是不可能的。


“昨晚為什麽不回家?都辭職了還要值班?”


“沒加班,和朋友忙點事。我這段時間都比較忙,媽你不用擔心。”


“舅舅,你啥時候回來,你答應了給我買酒心巧克力。”


“乖乖到一邊去玩,別影響姥姥和舅舅說話。舅舅給你買旺旺雪餅,咱不吃酒心巧克力。”


因為一顆酒心巧克力,柯楊被查酒駕,老母親對酒心巧克力真是恨之入骨。


聽母親和小外甥女在電話裏鬥嘴,柯楊直皺眉頭。


自從一年半前母親帶著姐姐三胎生的女兒隨自己落戶穗州,生活算是徹底改變了!


“媽,我還有事不多說了。”


“喂喂別急著掛啊柯楊,我還有事說呢。你咋就不考慮考慮小羽呢?人家小羽長得也好工作也好,對你又有意思,她媽也相中你了,跟我麵前都提過好幾回了。


這種事總不能讓人家女方先開口吧。你趕緊主動點,再不抓緊點可就過這個村沒這個店了。你說你都和前一個對象鬧掰一年多了,咋還想著那姑娘呢!那姑娘嫌貧愛富容不下我和妞妞,結婚前分總比結婚後再離婚要好。再說小羽過年就二十七了,她媽著急讓她嫁人,女人年紀大了生孩子不容易……”


“媽我真有事,改天再說等我電話。”


如果再讓老母親說下去,恐怕得說一個小時。


小羽是他的鄰居,也是物業公司的同事。說人家對他有意思,那必然是老母親眼花看錯一廂情願,現在的漂亮女孩子都奔著有錢男人嫁,小羽怎麽可能例外。小羽在芙蓉嶂物業租售服務部工作,每天接觸的不是豪客就是金領,對他有好感興許可能,要嫁給他一個窮光蛋那肯定不可能。再說他也不是見個漂亮女人就能愛上,愛情那是一種感覺,他對小羽沒那感覺。


一輛白色路虎攬勝在柯楊的破吉普車邊停下來,何芷從車窗裏探出頭朝柯楊招手示意。


“我馬上跟過去。”


柯楊跳上破吉普車,緊跟在白色路虎攬勝後麵。兩輛車並排停在別墅門前,陽光下破吉普顯得更加灰頭土臉一身殘破。


伍彤州關上車門扭頭看了一眼柯楊的破吉普車,眼神顯得難以置信。像他這種兩年換一部新車的人,當然無法理解柯楊為什麽會開一輛扔在路邊都沒人揀的破車。


“豆豆還是去我家吧,這裏太髒了。”


何芷拉著豆豆的手,豆豆已經不像上車前那麽抗拒她了。


“這裏有我沒問題。”


柯楊對何芷說完,俯身朝豆豆眨眼做鬼臉。


豆豆想笑,小下巴壓著手裏的綠恐龍公仔上忍住笑,看著自己的粉紅小皮鞋。


伍彤州不放心,蹲下身問豆豆如果不願意住在大姨家,一會可以帶她回家。


豆豆揪著公主裙上的蝴蝶結不願意抬頭,看樣子是在作思想鬥爭。


手心裏的小手綿軟不安地扭動了一下,何芷稍微用力握住,豆豆在大家的注視下搖了搖頭。


“豆豆你說話,沒人會勉強你。”


何芷要盡一個親姨的責任帶豆豆玩幾天,伍彤州找不到理由拒絕她,豆豆的表態最重要。


“大姨給你講故事做手工,帶你去旅行。”


何芷蹲下,目光柔和地望著豆豆微笑。


“我跟大姨玩。”


豆豆怯生生地說道。


“好吧。”


伍彤州站起來微微歎了一口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