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買棟別墅
loading...

“等會看,先不著急。”


何芷往前探了探身再次引起警察的注意,她要提供線索,十年前住在別墅區的一位婦女失蹤了,在湖裏發現的屍骨有可能是那位失蹤的婦女……


黑臉男警聽完何芷的話點了點頭,隨後轉身朝湖邊的一群人招手,大聲喊“肖隊”。


一位短發女警從人群裏走了過來。何芷一看認識,正是昨天在警局接待她的那位女警。


紅臉男警正要介紹何芷提供的線索,肖楠認出了何芷。


“死者不是你妹妹。”


肖楠奇怪何芷的消息挺靈通,這裏才發現有屍體她就趕來了。


隻要有點醫學常識,也能看出湖邊的死者應該死亡好幾年了。


何芷對肖楠說住在這裏的一位業主在十年前失蹤了,也就是何婧的丈夫伍彤州的母親,兩者之間會不會有關聯。


伍彤州是她妹夫,說起來伍彤州的母親也算她的姻親,這樣問應該不算唐突。


肖楠正是因為伍彤州母親失蹤案而來,可惜法醫現場就給出她檢驗結果,死者年齡不超過二十五歲,死亡時間至少十年以上。當然不可能是伍彤州的母親宋美君。


出於職業保密原則,肖楠沒有向何芷明說,讓何芷知道死者不是何婧已經算對失蹤者家屬負責了。


“如果有何婧的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家屬。


肖楠淡然地說完轉身又回到法醫身邊。


望著肖楠離去的背影,何芷問黑臉男警肖楠的名字。黑臉男警頗為敬佩地說,肖楠是穗城最年輕的女刑警隊長,全國三八標兵模範,連續三年被評為穗城十大傑出青年。最近接連發生命案,肖楠已經好幾天沒有休息好了。


黑臉男警說得神情動容。


“十年前有人在這裏失蹤,現在又發現十多年前的沉湖死者,這裏是不是太邪門了?”


何芷轉回身像是自言自語,聽在售樓小姐的耳朵裏腦袋頓時大了一圈。敢情眼前這位是有備而來,說這樣的話明顯是為了打壓房價呀!


老別墅隻有三戶業主放售,一戶是老夫妻要去國外隨兒女養老;一戶是夫妻倆離婚需要賣掉別墅分割財產;還有一戶做生意急需現金周轉。


想壓價的才是真正買家。


售樓小姐的心情陰轉多雲,隻要不是把價格壓得太狠無法成交,總還是有傭金賺的。


“這棟別墅景觀最好……”


售樓小姐說得心虛。一覽無遺的湖邊全是警察和警車,地上還有一具恐怖的白骨。


何芷站在別墅院裏倒沒去看那湖邊的景象,她望著近旁的鄰居。


鄰居別墅院裏草木叢生,爬藤把一樓幾扇落地窗都給占滿了。二樓和三樓的窗簾半垂著,看起來經年不洗汙雜難辨顏色。


售樓小姐發現何芷並不關心她的推銷,好像對鄰居別墅充滿好奇,稍一猶豫還是決定告訴何芷實情。


看起來荒蕪破敗的別墅是伍彤州家的!


就算售樓小姐不說何芷也猜到了。再好的房子如果沒人住也會破敗,伍家的別墅已經十年沒人住了。


“男主人猝死不到一個星期女主人就失蹤了,有人說業主夫妻特別恩愛,女主人無法接受丈夫早逝跟著殉情了。具體怎樣我也不知道,我也是聽老同事們說的。他們家還有一個兒子,當時好像十七八歲正在讀大學,自從母親失蹤以後他也不住這裏了,他們家的物業管理費倒是準時從卡裏扣。”


售樓小姐討好地對何芷微笑,“做我們這一行是不能對客戶隱瞞房源情況的。”


何芷決定買下別墅和伍彤州家做鄰居。


業主生意急用錢肯定希望盡快出手,前麵湖有沉屍,鄰居又是家破人亡,他自己又生意慘淡,怎麽看他的別墅風水都不好。房價幾番討價還價下來,最終達到何芷的目標成交。


簽完合同,業主趕忙把一串門鎖鑰匙交給何芷。何芷可以先開始裝修,後續手續幾天就能搞定。


半天時間成交一棟別墅,售樓小姐難掩興奮,說話也輕鬆起來。送何芷回程的路上,何芷問物業公司保安隊長柯楊是個怎樣的人。


“他呀?怎麽說呢……”


售樓小姐眯起月牙眼。


一年前柯楊應聘成為芙蓉嶂別墅區物業保安隊長,每天早晚都會親自巡邏一遍,有時候晚上值班也會去老別墅區看一看,好像要在老別墅區找什麽寶貝似的。


“前兩天柯楊巡邏時發現一個流竄進別墅區的通緝犯,他騎著巡邏摩托抓捕的時候,把一位業主的大奔馳給撞了。那個業主是大律師,我們客服中心的小姑娘背後都說他是超級土豪,家裏有律師樓,買我們這裏的別墅也是位置最好最貴的那棟……”


售樓小姐意識到她跑題了,馬上糾正說柯楊被大律師業主告狀,公司領導本來想調他去旗下的其他樓盤繼續做保安隊長,結果第二天早上他辭職了。


“聽說他以前是個警察?”


“對,聽說柯楊以前可威風了,破案率百分百從沒失手過。”


“那他怎麽不當警察做保安了呢?”


“是做保安隊長,做保安那可太屈才了。”


“……”


何芷可沒覺得保安和保安隊長有多大區別。


急赤白臉地為柯楊辯解似乎有得罪客戶的嫌疑,售樓小姐轉頭對何芷甜甜地笑,粉紅的雙唇輕歎一聲,繼續說:


“柯楊以前有一個談了三年的女朋友,結婚前那個女的反悔了,然後火速嫁給了一個富二代。柯楊這邊都給同事朋友發了請諫,被那個女的擺了一道肯定得問問清楚,等他找上門的那天,正好是那個女的出嫁回門的日子。


柯楊和那個女的說話的時候新郎帶人圍觀,其實是一群人打柯楊一個。過後新郎還汙告柯楊在工作時間辦私事,騷擾群眾婚禮。具體是怎樣的我也說不好,反正柯楊就被迫停職了。然後他又被查出酒駕,隻好辭職了。你認識柯楊?”


何芷點了點頭。


售樓小姐露出一抹嫉妒的目光。


這時電瓶車開回了物業管理處門前。


何芷正要下車手機響了,左岸十萬火急地問她在哪。


聽說何芷在物業管理處,左岸讓她不要走,他馬上開車過來接她。


左岸開著一輛雲石灰色的保時捷趕到,他在電話裏賣個關子不告訴何芷要去哪。


保時捷閃閃放光地停在物業管理處門口,頓時引得物業前台的幾個小姑娘伸長脖子觀望。看見左岸身穿灰藍西裝下車殷勤地給何芷打開車門,小姑娘們眼裏的光暗淡了下來,有人議論左岸有女朋友了,芙蓉嶂別墅最後一個土豪也名豪有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