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隱瞞什麽
loading...

“你確定這些東西都是那個叫豪帝的給何婧寄來的?”


何芷拿起白鋼耳環在眼前細細打量。


要重複回答同樣的問題,伍彤州顯出一絲不耐煩,皺著眉心點頭表示可以確定。因為當時何婧收到快遞不拆開,他問過原因,何婧表示是一個網友寄來沒用的東西。快遞員直接放在了代收點,沒辦法拒收或者退回,雖然不感興趣扔垃圾桶又不太好,隻好拿回家。


“哪有美女收禮物還不感興趣的!”


柯楊咧嘴嗬嗬笑了。


何芷默然地再次掃視一遍茶幾上的東西,心裏似乎有了答案。


伍彤州被柯楊說得有些不自在,雙腿往沙發裏收了收,雙手扣在膝頭上,對何芷無奈地抿了抿嘴,然後說:


“警察已經都查清楚了,順著網上購物商城顧客的id查下去,肯定能查到那個人。可是都這麽長時間了,他們卻一直沒有下文,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在查案。”


“你和何婧結婚以前住在哪兒?”


何芷突然問。


伍彤州愣住,雙手在膝蓋上摩擦了一下,狐疑地望著何芷。


“我以前住公司宿舍。何婧說住在娘家有安全感,雖然她父母不在了,可娘家還是在的。這裏出門逛街方便,到時候豆豆上學也能劃到好學校。”


“我記得你家好像住大別墅吧?”


柯楊捏著自己的下巴窩,似乎在回憶。


“對,我家在芙蓉嶂有一棟別墅。不過那裏上班交通不太方便,所以公司提供宿舍方便上下班,我為什麽不住呢?”


伍彤州話鋒一轉望向柯楊。


柯楊嗬嗬笑道:“啊,也對。”放下相框拍了拍手,背後雙手在屋裏轉圈打量。。


“我記得我家搬到這裏時何婧才五歲,我們一起在這裏生活了十二年……我可以四處看看嗎?”


“當然可以,這裏就是你的家啊。”


伍彤州邊說邊急忙站起來邀請何芷參觀。


重新裝修的房間布局已經不是何芷記憶中的樣子了,原先父母住的主人房配套的起居室,現在改成了衣帽間。兩間次臥把原先的儲藏室擴充進來,麵積增加了不少。一間裝修成粉紅女孩房,一間裝修成了藍白相間的男孩房,看來何婧打算生二胎。


朝北的客房做成了和式風格的茶室,也可以兼做客房。書房還是原來的書房,隻是裝修風格一改傳統中式變得簡約現代,一張寬大的原木桌上擺著一台大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個高檔專業手繪板。


除了在何婧的衣帽間和客廳陽台多停留了一些時間,其他房間何芷都隻在門口瞧了一眼。


“這些花草長得不錯,打理起來一定很麻煩吧?”


“平時都是何婧照顧的,我一個大男人那會養花,能把自己打理好就不錯了。這個家離開何婧就完了,你們也幫忙去警察局多催催,希望這個案子能盡快破了。你朋友在警局應該做領導吧?十年前他是實習警察,現在也該升職了。”


“柯楊現在不是警察了,暫時幫我開車。”


何芷沒注意到伍彤州驚詫萬分的表情,扶著陽台扶欄往下看,老小區裏濃蔭蔽日,小路四通八達,如果真想要躲開人們的視線,也確實不容易被發現。


按照伍彤州的敘述,何婧是淩晨離開家的,那時他在書房畫畫,一直畫到淩辱三點多回主人房睡覺,發現何婧不在房間,家裏幾個房間也不見何婧人影,打何婧電話發現她並沒有帶手機出去。


當時伍彤州以為何婧臨時有事出去了,周圍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藥店和美食店很多。直到當天中午也不見何婧回來,伍彤州才想到報警。第二天下午警察出警,開始大規模地毯式搜索,結果隻取得了何婧手機裏的資料……


一陣手機鈴響,伍彤州拿起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接聽。何芷轉頭看了他一眼。


柯楊扶著陽台門框說:“時間差不多了,咱們該告辭吧。”


何芷點頭,兩個人向伍彤州道別。


伍彤州喊豆豆出來送客人,何芷這才想起來剛才在粉紅房間沒見到豆豆。


伍彤州喊了幾聲不見豆豆出來,尷尬地笑著歎氣,估計豆豆又躲到衣櫥裏玩玩具去了。


“豆豆不太愛和陌生人說話,有點像我小時候。”


伍彤州雙手插在褲兜裏看著何芷和柯楊下樓。


何芷在樓梯轉彎處回頭看向伍彤州,伍彤州趕忙從褲兜掏出手朝何芷揮了一下,這時他的手機又響,他望著何芷消失在樓梯口的背影接起電話。


離開何家老宅沒多遠,柯楊把車停在路邊一處休閑公園。


“看來咱們得分道揚鑣了,我要去找那位豪帝不能送你。你能不能先幫我把這輛錢的錢先報銷了?我手頭緊,不預支點工資沒辦法幹活。”


來的路上柯楊已經提過破吉普車的價格。何芷從包裏取出一疊錢遞給柯楊。柯楊拿到手上也沒數直接放進了褲袋裏。


“真是好久沒見過現金了,你一個女人出門帶太多現金不好,網上支付安全又方便。”


“……”


何芷才回來還需要整頓一段時間,現金還是在出關時兌換的。


“我有些疑點需要和你確認一下,你先聽我說完再去辦事。”


不等柯楊走過來幫她拉車門,何芷已經下了車,步入公園綠道旁的一張長椅坐下。


柯楊雙手扶著椅背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我希望你能認真聽我說話。


“必須的。”


柯楊轉到椅子後麵,探頭俯身側耳,目光盯著何芷身邊的空處,神情顯得專注認真。


何芷皺眉。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選擇了柯楊幫忙查案,就要相信他的能力和為人。何芷不想推翻自己用人的判斷。柯楊騎摩托和奔馳車相撞飛身而去的動作瀟灑利落,顯然是經過多年訓練的專業人士,一雙故意隱藏鋒芒的眼睛絕對具有敏銳的洞察力。


“你是懷疑伍彤州吧?”


何芷還沒張嘴,柯楊先說道。


“是,你先調查伍彤州的身世。我想盡快了解他的過去,他的一切。”


“豪帝暫時不查了?”


“當然要查,查案也要分輕重緩急吧。我覺得伍彤州一定隱瞞了什麽。”


“嗯,說來聽聽。”


柯楊從椅子背後一躍跳到了何芷身邊坐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