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完美妹夫
loading...

透過防盜門紗網,可以看見一個男人從走廊深處走出來。男人穿過客廳的幽暗,俊美無瑕的五官漸漸清晰,在門口的光亮裏,他閃著疑惑的目光,右手下意識地插進長過耳邊的柔軟發絲裏。


“你們找誰?”


伍彤州打開防盜門。


何芷和柯楊幾乎同時被伍彤州的相貌驚豔了。


塵世間怎麽會有這樣的男子!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的以為是動漫裏的人穿越了,那氣質是coser無法模仿的超塵脫俗。


“我是何芷,咱們昨天通過電話。”


何芷望著伍彤州神情瞬間恢複平靜。


“噢,你是何芷?我沒注意時間,請進吧。”


伍彤州清了清沙啞的嗓音,一雙如畫的鳳目眸光深沉憂鬱,站在門邊側目看著跟在何芷身後的柯楊。


“他是我朋友。”


何芷回身瞥了一眼柯楊介紹道。


柯楊嗬嗬笑著朝伍彤州點了點頭。


伍彤州微一點頭在柯楊身後關上防盜門。


在客廳落坐以後,伍彤州顯得有些局促,不願和何芷目光對視。


“我聽何婧說過她有一個姐姐,隻是沒想到你們長得這麽像。如果不是你的穿著和氣質,我肯定會以為是何婧回來了。”


伍彤州盯著自己擱在膝頭上的手。


從伍彤州的嘴裏聽到妹妹的名字,何芷的心微微一顫。


何婧喜歡粉色係公主造型,說話行事也溫溫柔柔地像個小公主,沒有人能抵抗得了她的溫柔攻勢。何況她長得還非常美,是那種美在骨子裏而不自知,她撒嬌任性哭鼻子都能讓人心疼自責。


“何婧離開家多久了?”


“三十二天。”


伍彤州歎息著。聽到臥室走廊有動靜,扭頭看見豆豆躲在臥室門口朝這邊偷偷觀望。他喊豆豆過來,把他的拖鞋還給他。


何芷這才發現伍彤州光著兩隻腳。


“豆豆過來給大姨問好。”


豆豆望著何芷不說話,一隻手扯著伍彤州的衣襟,一手抱著一隻恐龍公仔。


“都讓何婧慣壞了,豆豆不愛喊人。”


伍彤州抱起豆豆去穿她自己的小拖鞋,然後送去房間讓她畫畫。


趁著伍彤州進屋,柯楊拉開了客廳的窗簾打開陽台門。


屋裏頓時充滿陽光,空氣也新鮮起來。不過剛進門時那股甜膩的味道還在,好像某種果香沐浴乳的味道。


伍彤州再回到客廳,下意識地望向陽台。


柯楊馬上抱歉地說:“沒經過主人同意就把窗簾打開了。”


伍彤州尷尬地咧了咧嘴坐回單人沙發上。


柯楊雙手抱肘靠在陽台門框上,一副愜意隨便聊聊的樣子。


“能說說你和何婧是怎麽認識的嗎?”


伍彤州抬頭看了何芷一眼皺了皺眉,隨即又舒展開自嘲地歎了一聲,說起他和何婧的一見鍾情,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神采。


伍彤州去見客戶時,在客戶樓下大廳和何婧相撞,何婧把伍彤州的畫稿撞散了,伍彤州把何婧的離婚協議書撞掉了。兩個人都慌忙揀起地上的文件遞給對方,四目交匯猶如磁石吸引,好一會才相互挪開眼睛。


“何婧一直顧慮我未婚她帶著孩子,拒絕我的追求。後來可能是我的誠意感動了她,她終於答應嫁給我。緣份是個玄學,愛來了擋不住,我不想錯過我們彼此。”


“你說你們當時撞在一起,是你撞上何婧,還是何婧撞上你?”


何芷盯著伍彤州垂下的眼睛。


“她從電梯出來走得太快撞到了我,我當時正低頭查看帶的畫稿。”


伍彤州抬眼看著何芷,不明白她為什麽要問這個問題。按說何芷應該更關心他為什麽要追求一個離婚帶孩子的女人。


“等等,我好像想起來了……”


柯楊按著腦門作思索狀。


“嗯,伍彤州,十年前你的母親是不是失蹤了?”


“啊?是,你知道我母親失蹤案?”


伍彤州驚得站了起來,臉色頓時刷白一片。


“記得記得,我說怎麽聽到伍彤州這個名字好熟悉呢!那時你十七歲,一個人到警局報案,當時下著雨,你渾身都濕透了。”


“你是當時給我遞毛巾的警察?”


柯楊點點頭說:“我當時是實習生,你母親失蹤案是我接的第一個報案。”


上下打量著眼前已褪去青蔥少年身影的伍彤州,如果在路上,柯楊已認不出他了。


“十年前你母親失蹤一直沒找到,十年後你妻子也失蹤了,這兩起失蹤案都發生在你身上,也真是太巧了吧?”


柯楊的神情突然一凜,目光如炬地籠罩在伍彤州身上。


伍彤州被柯楊突然投來的如炬目光嚇了一跳。


“我也覺得太巧了!警察說何婧和人私奔了,我希望能把她找回來,如果她想離婚我肯定不會阻攔她,不要這麽不明不白地離開家。我不想再經曆一次這樣的痛苦……”


“當時調查結果好像是你母親也是和人私奔的?”


“是!”


伍彤州咬著牙說道,隨即雙手抱頭語氣呢喃起來。


“我希望她還活著,不論她做錯了什麽,我可以原諒她,畢竟她生養了我。”


柯楊和伍彤州的對話讓何芷的心情好像坐過山車。伍彤州的母親竟然失蹤十年了!這位在大家眼裏非常完美的妹夫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柯楊話鋒一轉,一手托腮一手抱肘目光在屋裏掃視著。


“啊,你們懷疑我殺了何婧?”


“我隻是一個畫畫的。何況我深愛何婧,我寧願替她去死。”


“你的意思,何婧死了?”


柯楊瞪向伍彤州。


何芷的臉刷地白了,她寧願相信何婧在某個地方受苦,也不願相信何婧死了。


“不不,不是的。”


“看來你可不隻是一個會畫畫的,你也會關心天下大事。”


柯楊調侃一句向何芷瞧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