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醉的表白
loading...

柯楊像欣賞模特表演一樣看著何芷,心想這個女人的氣場也太強大了,那是一種骨子裏透出來的冷豔高傲,絕不是有錢財大氣粗那種傲慢。


短短十幾步,何芷走出了國際超模範。


早年就習慣了被人注目,柯楊探照燈似的目光並沒有讓何芷感到一絲不安。看得出眼前這個男人並不是欣賞她的美色,那玩世不恭的神情分明是在探究她的思想。


在柯楊麵前一米站定,何芷輕揚下巴說道:


“我猜你當過兵。”


何芷雖然用了一個猜字,可她的語氣卻非常肯定。


“好眼力!果然是金子藏在泥裏都能被發現。”


柯楊笑嘻嘻地說道。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你說說看,我未見得能幫上忙。”


見何芷神色鄭重,柯楊收攏起嘻皮笑臉。


這個女人住高檔別墅,坐百萬豪車,老公又是大律師,柯楊實在想不到何芷有什麽需要他幫忙的。他倒是需要有人能幫他還下個月的房貸,一會回家肯定又要被老娘嘮叨了。


何芷頓了一下,像是在考驗柯楊的耐心。


“我請你幫我找一個人。”


“找人?啊……”


不等柯楊多問,何芷將妹妹失蹤的經過一字不漏地告訴了柯楊。


柯楊的身姿不自覺地站得越發挺拔,多年刑偵辦案經驗讓他聽完何芷的敘述擰起了眉頭。


“我出雙倍報酬,事情結束之後我再付你獎金,或者你也可以提條件。”


柯楊擰著眉頭的樣子好像在作思想鬥爭,何芷以為他對報酬不滿意,馬上補充說道。


“尋找失蹤人口你去找警察,為什麽要自己找?”


“警察偵破的結果我剛才已經告訴你了,他們認為我妹妹和男人私奔了。警力有限,除非是重大案件才會更讓他們重視吧。”


何芷彎起嘴角。


“你錯了,刑偵辦案從來都一視同仁,沒有誰希望自己辦的是一樁無頭懸案。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你,不過容我回去仔細考慮一下。”


“這是我的電話,請你明天上午盡快聯係我。”


何芷拿過柯楊的手機撥打自己的電話,然後又把手機還給柯楊。


何芷的動作一氣嗬成,似乎胸有成竹他會答應。


柯楊咧嘴挑眉啞笑。接受這樁委托好像也不賴,接警辦案為人民服務,還能找回當年辦案叱吒風雲的感覺,何況還有不錯的報酬,也不耽誤他繼續追查十年前的那樁神秘案件。


“ok。”


柯楊擺個手勢扭身往院外走。這時一輛出租車在院門前停下來,左岸搖晃著下車,撲到門前的柵欄上哼哧哼哧地吐著酒氣。


“你老公回來了,撞車賠償的事我就以你說的為準了。”


此時柯楊又恢複了吊兒郎當的樣子。


柯楊走到門外拍了拍左岸的後背,語氣同情地說:


“不能喝酒就別喝,何必把自己整得這麽難受。”


“我也不想喝多,可是我身不由己……”


左岸抬起頭,醉眼朦朧中看清了柯楊的臉,馬上抓住柯楊大聲說道:


“你個渾蛋怎麽在我家門口?撞了我的車還逃跑,你是覺得我好欺負是不?”


左岸臉紅脖子粗揪著柯楊的手臂,那架式要和柯楊開戰。


何芷走出來拉開左岸。


“讓他走吧,我已經和他談過了。”


“你和他談什麽?”


左岸大腦斷片舌頭打卷。


“當然是和你老婆談撞車理賠。我撞了你的車,你把我工作弄沒了,咱們兩清了。對了,你家的大門鎖不靈,關院門記得隨手再確認一下是否鎖死了。”


柯楊朝左岸笑嘻嘻地揮了揮手,轉身從路旁的樹後拉出一輛破自行車,跨上自行車很快消失在了夜色裏。


“老婆?”


左岸回過味來,扭臉看著何芷,忍不住伸手攬住了何芷的腰。


“那個渾蛋說你是我老婆?”左岸哈哈大笑又說:“”何芷,你看渾蛋都看出來咱倆很有夫妻相!我們結婚得了,真的,我覺得我們一定很協調。”


“左岸你喝醉了,我一直當你是好朋友。”


何芷巧妙地滑脫左岸的手,扶左岸回到別墅房間,衝了一杯蜂蜜水放在床頭小桌上,然後帶上門回到自己屋裏。


左岸在隔壁房間不時弄出動靜,何芷擔心他從床上摔到地上,過去推門看了一眼。


左岸抱著枕頭坐在床尾的地毯上喃喃地說著醉話,


何芷上前扶左岸上床,左岸一把將何芷拉倒在自己身上。


酒能壯膽,今天如果不是為了向何芷表白,左岸也不會醉得胃裏翻江倒海還要回來見何芷。


何芷被左岸拉倒,順勢雙手撐著床墊,她淡定地望著左岸,大概能猜到左岸要做什麽。


該來的總會來,趁著這個機會大家把話挑明也好。


眼前人吐氣如蘭嬌麵如一朵白蓮,左岸呼吸急促喉嚨像火車駛過隆隆作響。憋了好一會才說道:


“何芷,我一直在等你。我們結婚吧,我會好好對你的,我一直拚命努力為了能配得上你。”


左岸感覺都被自己的話感動了,眼角濕濕癢癢的。雙手搭在何芷的腰身上,卻不敢用力。他不敢褻瀆自己心中的女神,也擔心他一個不小心的動作會讓何芷厭煩他。


在左岸激動表白的過程中,何芷一直像一尊雕塑僵硬不動地盯著左岸。


左岸說完,緊張地仰著臉,感覺眼前那兩片唇瓣隨時會落在他的唇上。


何芷抬起一隻手拍了拍左岸的臉頰輕聲說:


“看來你真的是喝醉了!我們做了這麽多年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我覺得這樣很好。我心裏現在隻有一個念頭,就是必須盡快找到何婧。快睡吧,我們都需要好好休息。”


何芷輕盈地跳下床開門離去。


左岸聽到了自己心裏破碎的聲音。喉嚨裏發出一聲嗚咽翻轉身,拉起被子蒙住頭,好一會突然掀開被子又平躺過來,望著屋頂無聲地苦笑。


何婧你到底在哪兒呢?你能一嫁再嫁還跟人私奔,你姐姐卻像個冰雕冷美人拒人千裏之外。


何芷回到自己房間靠在門上深深地呼吸,隨後走到窗邊,望著外麵無盡的黑夜,沉靜的眼神好像兩潭深泓。


遠處的湖水在夜色裏反射著灰亮的光,似有若無的霧氣漸漸聚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